「渺渺」很擺味道,這是我看電影過程中,不斷拋出的觀感。



來自日本的交換學生渺渺,為了逃避搭訕的男學生,跟同學小璦成了朋友。

為尋找奶奶最愛的糕餅店,渺渺在台北巷弄穿梭,卻在一家二手唱片行外,聽到小時候奶奶教唱的日本歌曲,在音樂的吸引下,她踏入這間小小的二手唱片行,認識氣質憂鬱、又不愛搭理人的唱片行老闆陳飛。

沈默的陳飛,深受過往逝去戀情之苦,他總戴著耳機,將自己和世界隔出一道距離。

渺渺被陳飛奇特的行徑吸引,一次又一次回到二手唱片行,希望能和他成為朋友;而不斷陪著渺渺回唱片行的小璦,卻慢慢喜歡上愛做蛋糕、會跟記憶停留在17歲的奶奶說著日文的渺渺。

三個活著的人、一個死去的戀人,交織出一段沒有交集的愛情故事。



「渺渺」的劇本非常工整。

每一組角色都是對照:渺渺和因老年癡呆而活在17歲記憶的奶奶是一組對照。

奶奶忘不了她17歲的初戀,比對刻正17歲的渺渺;奶奶對糕餅店的記憶、比對上渺渺對唱片行的回憶。

渺渺和小璦、渺渺和陳飛、陳飛和逝去的愛情,也是對照。

他們都深愛著對方,卻又努力壓抑情緒,心中的遺憾,總在逝去的時刻才敢大聲說出口。

陳飛拒人於千里之外,小璦拒絕和父親溝通;陳飛的冷、渺渺的暖手,也能相互對應。

片中,渺渺問小璦:「妳為什麼這麼愛吃蛋糕。」

小璦看著一個個精美的小蛋糕說:「因為蛋糕酸甜、各種滋味都有。」

蛋糕是電影重要的象徵(愛情),外表美麗的蛋糕,滋味不一定甜美;外觀崩塌的蛋糕,卻也不代表味道差人一等。

崩塌的蛋糕,可以是主角們對愛情的包容(嚐起來一樣,美醜又何必計較,換言之,只要是真心的愛情,性別又如何???)、或是小璦父親對女兒的包容(父女兩對蛋糕的同等態度,說著互動冷漠的兩人,其實心靈距離並不遙遠啊。)

編劇努力在角色間,勾勒出愛情的不同面向。

電影做足起承轉合工作,從飛機抵達台灣展開、結束於離去,搭配陳綺貞的歌曲「旅行的意義」,點出每段愛情、每個階段的人生,都有酸甜、有苦辣。

而渺渺患有老年癡呆,從未露面的奶奶,則訴說著刻骨銘心初戀,可以在旅行結束多年,仍舊深埋心中不滅。



(底下會討論到結局,不想知道結局的朋友,可以閃人囉~~)
「渺渺」的三個主角(渺渺、小璦、陳飛)雖有互動,卻互動地很表面,實在可惜。

劇中,陳飛開車載著渺渺回家,途中車子拋錨,陳飛只好在大馬路上推車,試圖幫忙的渺渺,因不諳車性,失誤連連,引來戲院觀眾一陣陣笑聲。

可是,笑完之後呢???這對劇情的推演有何關連???

推車的舉動,是否讓渺渺和陳飛的關係更為密切???陳飛是否因為他的汗水和渺渺的緊張,而對這名女孩多了點親切感???

答案是:沒有。陳飛面對渺渺,態度依舊。

鋪了一個有趣的點,卻無心將它延伸,實為可惜。

電影「小太陽的願望」也出現過推車場面,其推車的行為可以擴大解釋成一個原本互看對方不順眼的家庭,終於攜手完成一件事情的感動。

如此擅用生活瑣事來強化角色情感的梗,正是「渺渺」所欠缺的臨門一腳。

電影後半場,陳飛載著小璦來到他愛人失事現場,他告訴小璦為何自己對人如此冷漠、為何不願意接受渺渺、為何不想再聽見任何音樂的原因。

當陳飛說完他傷心的過往,準備離去時,我心中暗暗希望陳飛的車子會再度拋錨!!!!

為什麼???因為在傷痛的時刻,突然出現一個和前面劇情有所關連的笑點,可以豐富劇本的肌理。

因為渺渺曾經和陳飛推過車,此刻換成小璦,同樣的行為,卻能帶出不同的閱讀樂趣。(我想多了.....)



另外,陳飛一直在找尋他逝去愛人的Demo片,渺渺知道陳飛和愛人的故事後,瞞著對方到處追查著CD的下落,終於在她離開台灣之前,將好不容易尋得的CD偷偷送給了陳飛。

渺渺的貼心,說著付出、說著即使你和我沒有將來,我還是願意為你填補心裡的傷痛。

可是,我禁不住要想,如果.....如果,今天找到這片CD的人,是小璦呢????

如果讓處在渺渺和陳飛之間的小璦,擔負起串連的工作,是不是更能凸顯劇中一連串錯過愛情的包容與氣度???

她對她的愛情有了出口、她對他的愛情也有了出口,這樣的結果,能否更讓觀眾感動???(我又想多了.....)
「渺渺」讓我聯想起「盛夏光年」,這兩部電影,從劇本到導演手法,都非常相似,優點相似、缺點也相似,可以結為姊妹電影!!

我在文章的開頭說:「渺渺」是一部擺味道的電影。

這是我對電影的感觸。

也許導演想要營造偶像劇的風格,所以竭盡能力地將「渺渺」拍的美侖美奐。(導演長年拍廣告的經歷,讓電影畫面瀰漫著廣告片風格!!)

劇中每個場景都美地讓人有些不知所措,比如說小璦的家、陳飛的二手CD店、渺渺回憶中的奶奶家景象、還有,有著漂亮小盆栽的學校天台。

這樣的場景設計,根本是現代版不食人間煙火的瓊瑤姐上身啊!!

每個單品都好有氣質、每個物品的擺放,都好刻意,難道偶像電影,非要搞得這麼有氣質,才會吸引觀眾嗎????

我以為一個好的美術設計,不能只是將東西做到味道十足即可,還要懂著收放,該收斂的地方,就該收。

例如小璦和渺渺的房間都很美,可是,她們的房間太有設計感(渺渺床邊的鏡子、還有窗戶上的畫...刻意啊!!!!),很像室內雜誌的廣告內頁,看上去很美,卻沒有人味!!!



題外話:小璦的住家真的很漂亮,也很有氣質,很有味道,但是,這家中的男主人由屈中恆先生飾演....,長久看到屈先生飾演小人物,忽然間看他演一位有著藝術家氣質的父親,怎麼看都覺得彆扭哩!!!

心中暗想:如果父親的角色由戴立忍飾演,該有多好!!!那樣氣質才對味嘛。

而且父親角色出場不多,屈先生的演出,讓這名角色的存在感非常薄弱哩....。
擺味道的問題不只出現在過度裝飾的美學上,還有劇本的對白。

看看電影的主角們,名字一個比一個夢幻:小璦、陳飛、渺渺(戴詩思渺)!!!!多有氣質的名字啊!!!!

電影裡,有這麼一段:

小璦偷偷翻了陳飛的書,然後她看到書頁內的簽名,她說:他的名字叫陳飛。

渺渺用夢幻的語氣輕聲回應:陳飛??飛起來的飛嗎???

小璦:不對,是張菲的菲......。(好吧,最後這句話是我看電影時,腦袋忽然蹦出來的冷笑話~~)

咳咳,回到正題。

「渺渺」的對白,似乎也為了配合通篇的夢幻,而強說愁了起來。

說愁不是問題,但是演員能否駕馭夢幻對白,成了觀眾雞皮疙瘩會不會掉滿地的關鍵。

很遺憾地,飾演陳飛的范植偉,不斷引用「小王子」一書的內容,說著虛幻縹緲的對白,其口條聽來仍嫌平板、沒有魅力。

閉上眼睛聽他的聲音,聽不出沈重的憂傷、也聽不出歡愉的喜悅。

理當是電影的鎮片角色,反而拖累兩個新人妹妹的清新演出,真是讓我意外啊!!

對白不夠生活化,向來是台灣電影的毛病,唉,難道我們除了厘俗有趣的「海角七號」式幹剿文外,沒有其他更風趣、更生活化的對白可用嗎???



「渺渺」入圍今年金馬獎的最佳女主角(飾演小璦的張榕容)和最佳插曲兩項獎。

嗯....,飾演小璦的張榕容表現討喜,可動可靜,但要以本片奪下女主角獎,應該很難吧;飾演渺渺的柯佳嬿,有出色的外型和氣質,演技仍嫌生澀,未來的星路,有待多多琢磨。

劇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兩個演員,不是劇中三名主要演員,而是飾演愛到處抱人的二手唱片行老闆和陳飛的神祕愛人小貝。

首先,陳飛、渺渺尋找失落CD的二手唱片行,位在永康街上,以前去逛過幾次,看到電影將這個場景拍攝入鏡,有種莫名的親切感。

飾演老闆的這位仁兄,全片出場兩次,每次都有笑果,口條也自然,哈哈,我很喜歡。(抱一下嘛,因為你是我最後看到的人!!!嗯,看過電影的人才知道我在說什麼~~)

而陳飛的神祕愛人小貝(吳慷仁飾演),一直覺得他很眼熟,直到電影跑字幕,我才想起在哪看過他....嗯,現泡的最好!!!
我肯定首次執導劇情長片的程孝澤導演用心,肯定電影的技術面,多過於電影的內在。

可惜的是,「九降風」帶給我的欣喜與意外、或是「海角七號」的通俗魅力,皆未能在「渺渺」身上看到。

只能說,這部電影沒有對到我的頻率,沒能打動到我。

喜歡「盛夏光年」這樣氣質電影的朋友,倒是可以去戲院捧捧場吧。



後話:

當陳飛的祕密揭曉,他和小貝是同志愛人的結果出現時,我心裡不斷大喊:為什麼又是同志???為什麼?????(跪地)

為什麼我們的唯美商業愛情電影,幾乎都是同志電影啊???除了同志、除了鬼片、除了都會愛情,我們還能拍什麼???

台灣電影的困境,不光是大環境不好、資金不足,創作者常侷限在特定類型影片中,無力駕馭、突破類型電影的限制,也是問題之一啊。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讀.冊.人
  • 佩服
  • :-)謝謝~

    hatsocks1975 於 2008/11/18 08:07 回覆

  • 超強神學生阿蟲
  • 感覺像花與愛麗絲的同志版^^
    老實說,國片的導演都很用心
    但正如站長所說的:創作者常侷限在特定類型影片中,無力駕馭、突破類型電影的限制,也是問題之一啊。
  • 是啊,導演們都很用心,可是格局總是不夠開。
    渺渺畢竟是導演的第一部劇情片,也許下一部會更好吧~~~:-)

    hatsocks1975 於 2008/11/19 08:05 回覆

  • 
                                                                Luke
  • 外觀崩塌的蛋糕,卻也不代表味道差人一等。

    沒錯,有陣子我可是窮到吃蛋糕邊邊呢,很好吃啊!

    小璦:不對,是張菲的菲

    我笑了,哈哈哈

    坦白說,聽你的劇情描述後我就不想看這部電影,這類型的電影日本拍了一堆,我不認為台灣的導演能夠拍出不同的味道,如果某幾個如侯孝賢般的導演也許有機會吧,其他人,不了謝謝~
  • 我的好友山羊鬍說:淡水有一家麵包店,都會賣蛋糕邊,非常便宜、非常好吃!!!
    哈哈哈哈~~可是要我跑一趟淡水只為了買麵包邊,實在太懶了~~

    哈哈哈~~我覺得我們拍偶像、純愛電影,都抓到形,卻拍不出太多的厚度,所以,看完電影,常常覺得不夠深刻哩~~

    hatsocks1975 於 2008/11/24 08:25 回覆

  • 
                                                                席
  • 我有聽說過一個可能不真實的消息,會讓站長想從跪地變成趴地…

    渺渺的名字會是戴思詩渺是因為,她原本想裝成她哥哥(戴思渺),但是後來沒有這麼拍,所以又講回自己的名字(戴詩渺),才會變成戴思詩渺…
  • 喔~~~那為何想要裝自己哥哥的名字????(疑惑ing~~)

    hatsocks1975 於 2008/11/24 08:26 回覆

  • 山羊鬍
  • ㄟ....我來說明一下
    淡水好吃又大又便宜的麵包店是&quot金順發&quot(在英專路左轉清水街20號)---沒有蛋糕邊
    我最強力推薦給香香的蛋糕邊是在&quot桃園&quot的&quot金城蛋糕&quot...好吃到平均每月去一次!!!XD (不要批判我!!!)

    據說渺渺原劇本原是一位男扮女裝的男孩來到台灣與小曖與陳飛的三角戀.....我想因為如此才有上述的傳聞吧!
  • ㄟ~~~反正我很難得去淡水,哈哈,所以不會批判你啦~~哈哈哈哈~~

    我哩~~台灣真的好多以同志為題材發想的作品喔~~~~~

    hatsocks1975 於 2008/12/01 08:55 回覆

  • TOBY
  • 也許虛情假意 就是這個社會呈現的
  • 或許吧~~~但總希望在電影裡,多看到一些單純、一些打動人心的東西~~~

    hatsocks1975 於 2009/07/14 09: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