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誰說末路狂花是女性版的虎豹小霸王?這兩部電影壓跟不一樣啊!

好吧,雖然兩部電影都有黃沙大漠、都有不得已的逃亡、都有黑色幽默、都在頑強抵抗中,透露一絲淒涼的感覺...,但這兩部電影因為主角的出發點不同、理由不同、想法不同,而有了不一樣的結果。

(布魯斯威利主演的終極搶匪,還比較像是虎豹小霸王哩~~)



早年美國西部搶案頻傳,其中,尤以山洞幫最為聞名。山洞幫有兩大知名領頭者,一個是鬼點子最多、屢次策劃搶案的Butch;另一個,則是槍法極準,可以短時間內解決對手的Sundance。

兩人犯案多起,早是政府頭號通緝犯,由於多次搶劫同一輛火車,終於惹腦富有大佬,他不甘心火車老是被搶,不惜重金派出一隊菁英人馬,揚言置Butch和Sundance於死地。

為了躲避這群菁英人馬的追緝,Butch和Sundance展開逃亡生涯,最後被迫離開美國,遠赴墨西哥,另起爐灶....。



一則浪漫傳奇!

虎豹小霸王真是一部浪漫到不行的電影。我說的浪漫,不是男歡女愛,而是主角行為。

我常在想:為什麼搶匪電影可以這樣歷久不衰,一部接著一部推出?同樣類型的影片,還有我倆沒有明天、終極搶匪、天羅地網、將計就計....等等等。

這些片子都有一個特點,就是:搶搶搶。

裡面的主角不是小偷、就是搶匪。他們一個個長得人模人樣、一個個四肢健全、一個個腦袋聰明伶俐,看來都有成大事、立大業的可能,為什麼非要選擇當強盜呢?

以不浪漫的角度來看,可以說他們天性懶惰,夢想一蹴可幾,不願腳踏實地。

當然,如果以這種方式解讀電影,那麼,這些片子都要賣座慘澹了。

以浪漫的角度來看呢?他們就是反社會的偶像。他們象徵著人們心目中對生活的總總不滿。

虎豹小霸王中,Butch和Sundance曾經討論過要改邪歸正,最後不了了之,因為他們實在沒法融入社會,他們要享受生活,卻不願付出。

對他們來說,生活不該是乖乖的坐在辦公桌前面寫著文書、查閱資料、服務人群;生活應該是美食、女人、玩樂。

Butch和Sundance的行徑之所以浪漫,是因為他們膽敢用生命換自由,真正的自由,是只要我高興,有什麼不可以、是老闆要你加班時,你二話不說,轉頭就走。

但是,這樣的態度並不見容於人群社會。人們一方面用規範來限制發展,一方面又極度嚮往自由。人們對Butch和Sundance的行為,既是痛恨(畢竟搶的都是自己辛苦賺來的錢啊)、卻又羨慕(如果生活可以這樣刺激、有趣,該有多好)。

正因為這種又愛又恨的反應,才讓搶匪電影可以一部接著一部推出,用來滿足了人們的不痛快。

只是,靠浪漫情懷過日子的可行性有多高?

沒有人肯忍受自己辛苦打拼的錢全部落入匪徒之手,也沒有人能忍受有人可以這樣輕鬆愜意、不負責任的過日子。

靠浪漫情懷過日子,總是有了個悲苦的結果。

不管是我倆沒有明天、或是虎豹小霸王,主角最後的伏法,是好萊塢電影古早年代不變的法則,堅持壞人終要受到懲罰。

然而隨著時代變遷,好萊塢的搶匪電影變得更加浪漫化(或者反而現實化?邪不勝正?別傻了!),搶匪不再走上絕路,他們靠著聰明機智騙過警方、保全、一堆精密的電子防搶機器,終於可以拿著搶來的錢,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超陽剛的西部風情!

看完虎豹小霸王,再回頭想末路狂花,不難理解何以末路狂花推出時會引起諸多的討論。

西部向來是充滿男性、陽剛氣息,而女性在西部電影中,往往沒有功用,頂多只是提供一點軟調、柔性的特質,淡化電影的陽剛味。

虎豹小霸王的女主角Etta,本來可以發展成相當精彩的衝突點。

她處於兩個男人之間,她是Sundance的女友,卻又暗暗欣賞著Butch,她是矛盾的,該要阻止這兩個深愛的男人走上不歸路?還是該跟著他們一起做惡?該要跟著Sundance一輩子,還是可以腳踏兩條船跟Butch暗通款曲?

結果,劇本用最平凡的方式,處理了原本可以精彩的角色。它顯示了早年女性在西部電影的地位。

Etta最讓我難忘的台詞是當Butch和Sundance邀請她一起逃亡到墨西哥時,她不假思索的回答:我今年26歲了,我是個小學老師,生活中唯一的刺激與樂趣就是跟著你們,所以,我願意跟你們一起逃亡!

我哩!雖然我明白電影的時空是早早早年的西部、雖然我知道女性在當年實在沒有地位,但是,聽到這樣的對白,還是讓我不禁倒抽一口氣啊(那段台詞稍微解讀一下,就是:因為我生活無趣、又無法讓自己開心,所以,可以跟著你們跑路,是我生活中最有意義的一件事......)。

如果當年的編導多花點時間描述Etta這名內心矛盾、又極度徬徨的女性角色,我相信,虎豹小霸王會是一部更有意思的電影(同樣是兩男一女的搶匪電影,終極搶匪的女性角色明顯要有趣許多!)。

所以啦,末路狂花中兩個女性大鬧西部、將男人耍的團團轉的情節,很自然就引起了爭議。有人說末路狂花只是將男人換成女人,過於偏激、同樣平板。可是我卻覺得,這是好萊塢對女性主義的回應,即使,這個回應有那麼點偏激、卻又不無幾分道理啊。
帥到沒天理的男主角們!

我很喜歡虎豹小霸王的攝影,西部大漠的廣闊景致,真是美呆了,每一個畫面,都精緻的讓人想拿來當風景明信片;還有粗顆粒的攝影、墨西哥老式房舍的場景,通通都好有味道啊。

電影的配樂也是精彩,Burt Bacharach的音樂配的好啊,他用音樂淡化了逃亡的辛苦、用音樂點綴了浪漫的想像。

而本片的經典插曲Raindrops Keep Fallin’ on My Head,出現在Butch騎著腳踏車載著女主角Etta兜風的悠閒時光,這是電影最浪漫的時刻,兩人曖昧同遊,既是偷情、出軌、又是退讓、不得越雷池一步的淡淡哀愁。

至於本片的靈魂人物,Butch(保羅紐曼)和Sundance(勞勃瑞福),精彩的演出,充實了電影的血肉。

保羅年輕的模樣,哇!超有老演員的魅力,他的臉真是精緻的不得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年輕的保羅紐曼哩),深邃的藍眼睛,帶著一點狡猾、又帶著純粹的正直(正直?他可是演強盜耶~~~),兩種應該互相衝突的特質,居然可以在同一個人身上看到,神奇啊。

而勞勃瑞福的帥跟保羅則又不同,勞勃瑞福有一種很沈靜的氣質,乍看沒啥,卻內力深厚。如果他來演武俠片,會是不多話的武林高手,安靜是偽裝、殺人於瞬間。

據說勞勃非常非常喜歡Sundance這名角色(也難怪啦,這個角色真是太酷了,那拔槍殺人的狠勁、速度,真是帥到爆),所以日後勞勃創立日舞影展(Sundance film Festival),其名字就是取自虎豹小霸王中角色的名字!



虎豹小霸王是許多西方影迷心目中的經典,連成龍的西域威龍,結尾都不忘跟這部電影致敬一番。

「For a Moment There I Thought We Were In Trouble 有那麼一瞬間,我以為我們死定了。」

這是電影結尾前,Butch說的一段簡短台詞,這段台詞寫的巧妙,因為這段話,讓電影有了荒謬的美感,也讓原本應該黑色的結尾,多了點灰色的傷感、多了點不捨。

喜歡老西部電影、陽剛味濃厚、漂亮拔槍場面、一探保羅、勞勃年輕帥勁模樣、經典插曲、配樂...的朋友們,虎豹小霸王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經典插曲,不聽聽看豈不可惜!快點下去看喔~~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owEAqstkzQ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奧黛麗
  • 好啦~
  • : )加油囉~~~

    hatsocks1975 於 2007/08/23 13:14 回覆

  • CHIN
  • 勞勃瑞福真的很帥......
  • 對,真的很帥~~~~~

    hatsocks1975 於 2008/06/18 07: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