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Want to be Understood...Listen

如果你想要被瞭解,聆聽。

這是火線交錯預告片的台詞,也清楚的點出了電影的主題:聆聽。



火線交錯的中文片名實在取的不好,片商又強力宣傳這是布萊德彼特年度唯一的一部〝動作〞鉅片。讓一堆觀眾以為火線交錯是商業片,等進了戲院,才發現電影一點都不動作,多線敘事、時間交錯發展,結果很多人對電影感到一頭霧水。

我隔壁的小姐在電影開演三十分鐘,忽然頗大聲的問她男伴:這是在演什麼啊?

我前面的一對男女朋友,更是在開演一個多小時候,落荒而逃,連可樂和爆米花都沒帶走。



英文片名:Babel。指的是聖經巴比塔故事:上帝為了防止人類聯合作怪,將人類的語言打散,分散到不同的大陸去,造成全球擁有多種不同的言語,卻不能彼此溝通。

Babel讓人聯想起去年的衝擊效應,都是多線敘事、都在講人的猜疑、互鬥。不過,Babel在情緒的處理上,和議題的廣度,卻遠遠超過衝擊效應。



武器/隔閡

一把步槍,串起了三個不同國度的人民。

摩洛哥沙漠的某戶人家,父親買了把步槍給看管羊群的孩子,要他們用步槍趕走或殺死胡狼。兩個孩子拿著槍到山頭上,為了測試步槍是否真能射中三公里外的目標物,對準了一台遊覽車開槍,卻造成了意外…

一對夫婦為了逃避喪子的傷痛而遠赴摩洛哥旅遊,妻子意外遭到槍擊,心急的丈夫想要找人幫人,卻被政府和一堆政治遊戲給困在小鎮中…

在美國工作的墨西哥裔保姆因為找不到人照顧雇主的兩個小孩,她為了趕回墨西哥參加兒子的婚禮,情急之下,只好帶著雇主孩子一同回到墨西哥,沒想到惡夢才要開始…

日本的聾啞女孩,在母親過世後,心情一直無法平復,她怨懟的認為沒有人喜歡她,沒有人將聾啞女孩當一回事,她生氣、難過,卻又苦無發洩的管道,只好藉著肉體來達到目的…



武器造成人與人之間的隔閡。

警察帶著槍,人民就要噤聲。摩洛哥警察可以惡形惡狀地盤查百姓,不聽對方解釋,就是一拳。

槍,給了他們階級,也拉大了隔閡。

美國媒體可以隨意造謠,在不瞭解狀況之下,空口白話地說觀光客遭到恐怖攻擊,所以媒體也是武器;摩洛哥政府為了懲罰美國造謠國內有恐怖份子一事,而反對飛機經過領空,領空,也是武器;日本聾啞女孩,因為不能言語,而被輕視與忽視,言語,也是武器。
語言/聆聽

四段故事交錯發展,有摩洛哥語、英語、日語、拉丁語,甚至手語…不同的語言,呈現出不同的困境。

受傷的妻子痛苦呻吟著,小鎮的老婦人說著她聽不懂的語言,點了根麻煙,讓她抽幾口。語言於她們不再重要,只需意會。

而槍擊事件,讓原本感情降到冰點的夫婦,重新面對彼此,去探索心靈的傷痛,癒合的,不光是外在的身體傷口,更是心裡的創傷。



摩洛哥父親在知道兒子意外射殺美國人後,驚慌地帶著孩子逃亡。追捕的警察見到他們,二話不說,開槍射擊逃亡的三人。小兒子心驚,為求自保而開槍回應!

原來,說著同樣的語言,如果不能用心應對,那麼,即使是同樣的語言,也是遙遠的距離。



日本的聾啞女孩,一直希望被聆聽,但她怎麼都無法把寂寞的心情傳遞給她喜歡的對象。人們見到她,不是漠然就是冷酷。她氣急敗壞,以肉體來引誘不同的對象,卻一再被拒。銀幕上的東京,擠著滿滿的人潮,卻像是不同的個體,孤單地活著。



墨西哥裔的保姆帶著兩個白人小孩回國參加婚禮。她們雖然不會說拉丁語,卻依然和所有人玩得開心。

語言的重要性,往往被高估。聽不聽的懂,不是重點,能不能敞開心胸,才是王道!



邊境/困境

邊界,是有形的?還是無形的?

有形的邊界,是海關,是墨西哥裔保姆被海關警察刁難的場所。她哭著說自己親自帶大兩名小孩,餵他們吃早餐、午餐、晚餐,晚上睡覺時陪著他們入眠、這兩個孩子,就像是她自己親生的小孩…

然而,十幾年的陪伴,比不上法律的規定,她因為沒有經過孩子父母的同意而擅自帶孩子進入墨西哥,更因為沒有美國的護照,所以被判定未來永遠不准入境美國本土。

當兒子到邊境迎接母親時,她難過地哭倒在兒子的懷裡,眼淚中,是不捨、無奈、失落。

而海關人員見到墨西哥人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他們可能有藏毒品!他們可能要偷渡到美國。相對於有形邊界的規範,內心無形的邊界,更是黑白分明。



無形的邊界,也是天空的領域。人類連天空都有領域啊!

受傷的夫婦苦等不到救護車的影子。心急的丈夫打電話去大使館詢問,大使館的人員說:我們決定不派救護車,改派直升機過去迎接你們。只是摩洛哥政府對於我們宣稱這個事件為恐怖份子攻擊感到不開心,所以,他們不開放領空讓我們的救援直升機過去…

生命被政治擺弄,丈夫的無奈,凸顯出不同國家間的對立與荒謬。



無形的邊界,更是人與人的心防。

聾啞女孩看到喜歡的男孩子,她對他微笑,男孩也對她回報微笑。直到後來對方過來搭訕,發現女孩原來是聾啞人士,馬上卻步離開。

說不出的言語,打不破的藩籬。當女孩邀請心儀的警察登堂入室,她全裸站在警察面前,再度被拒而痛哭失聲。這哀傷的哭泣,不光是孤獨、被拒、父親對女兒的不解、對母親究竟為何自殺的難以釋懷、還有對愛情、擁抱的渴求。

肉體是原始,也是人類出生最初的形象。

片尾全裸的女孩和父親相擁而泣,女孩解除對父親的心防,重回對親人、家庭單純信任與接受,在東京的夜晚,溫暖著彼此卸下的警戒。

肉體的意象,又和摩洛哥兄弟相呼應。劇中年輕的弟弟偷窺姊姊換衣服,並且以此自慰。而姊姊明知道弟弟在牆外偷窺,卻依然解衣。這是年輕女孩對身體的自覺、還有對感情刺激的需求,也是弟弟性經驗的啟蒙。

姊姊在屋內、弟弟在屋外、禮教的束縛、每一條規矩…都是人的邊界,都是一種無形的限制。



時間/圓/A Series of Unfortunate Events/一連串不幸的事件

熟知導演Alejandro Gonzalez Inarritu作品的觀眾,對火線交錯的手法應該不會太陌生。他擅長玩破碎時空的技法,先讓觀眾看到不同的點,經過長時間的鋪陳拼貼之後,才能慢慢看出事情的全貌。

看似破碎的點,到最後又回到影片的開端,而形成一個圓,這似乎是近年很流行的技法!不過Alejandro Gonzalez Inarritu的剪接和敘事手法總是能打動我心,他的前作靈魂的重量,是另外一部不可錯過的好片。



不管是衝擊效應、心靈角落,還是火線交錯。這類型影片故事龐雜、人物眾多,看似沒有關連的彼此,總能在某個時空中交會。

火線交錯的劇本寫的精彩,尤其對語言/邊境意象的使用,更是精彩。

但這類型故事也常給我一個錯覺,就是一段時間內,不同的人,同時經歷人生的大起大落,那該是多麼奇異的巧合啊?更何況這些人都同時面臨了人生的一大轉淚點。

以火線交錯來說,布萊德彼特夫妻於旅行中面臨生死存亡的考驗,他們的兒女,也在保姆的帶領下,橫跨沙漠,差點命喪大漠中…,真是運氣很差的一家人!

這不禁讓我想起金凱瑞的電影:波特萊爾的冒險。這部電影的英文原名很長:Lemony Snicket’s A Series of Unfortunate Events。中文直接翻譯就是:Lemony Snicket的一連串不幸事件。

我覺得這個片名用在火線交錯也適用,一群人的一連串不幸事件啊!
演員/力量

火線交錯的演員素質相當好。不管是大牌、小牌演員,通通有水準的演出。

我對劇中兩位女演員的印象特別深刻。

一位是飾演日本聾啞女孩的Rinko Kikuchi,把個性封閉又剛烈的女孩詮釋的恰到好處。片中大膽求愛,全裸露點演出毫不扭捏!從求愛時渴望的神情轉成求愛受挫的悲傷眼神,細膩的讓人動容。



另外,飾演墨西哥裔保姆的Adriana Barraza同樣讓人眼睛一亮。初出場的溫和、到兒子婚禮上的情慾外放、到最後狼狽落寞的模樣…演出層次相當精彩豐富。

這兩名女演員都獲得金球獎最佳女配角的提名,希望奧斯卡獎也能看到她們的身影!

我一直覺的演員是電影的寶,如果演員選的好、演的好,電影至少成功一半。火線交錯很幸運請到一群好演員,布萊德比特、凱特布蘭奇、役所廣司、還有我很喜歡的Gael Garcia Bernal…,因為他們精湛的演出,電影才能如此撼動人心吧。



If You Want to be Understood...Listen

有時候,我們只需要更用心的聆聽,就能化解人際間所有的困難與誤會。
創作者介紹

香功堂!!PIXNET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南極平原~
  • 這部電影我還沒有看

    不過這位導演過去的電影我覺得很好看
    像是靈魂的重量是我心目中很好看的電影
    西恩潘的演技在那部電影中可以說發揮的淋漓盡致.....
  • 西恩潘在靈魂的重量的確演的很棒!!!: )
    不過那年他不是以靈魂重量入圍奧斯卡,而是神秘河流~~
    其實我覺得他在靈魂重量的演出比較精采說~~~

    hatsocks1975 於 2006/12/26 07:57 回覆

  • 
                                                                沙挖搭
  • 當下我也覺得,每一個人都是主角,每一個人也都是每一個主角生活中的配角.
    也讓我看到整部片除了階級政治之外,還有那種關於”愛”這單字的定義與不被看到的孤獨
  • 嗯!!!火線交錯確實以愛為出發點~~
    因為人們之間沒有愛,只有冷漠,才會造成人與人的距離啊!!!

    hatsocks1975 於 2006/12/27 08: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