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城市:之一



這是命定的徒然,所以只能輕嘆口氣。

望著虛幻又真實的美而低迴。

寂然存在空間的抽象符號,

全能者以巴比倫塔打散人的語言,防止叛變。

卻阻止不了心靈的交流。

言語隱退至角落,

眼神傳意,傳達至原本冰冷的金屬身軀。

只需輕聲呼喚,在耳畔吹起溫暖的風,溫柔的呢喃。

閉上雙眼,架構出虛幻的城市。

兩人的、奇異的、無法憾搖的高樓,開始林立。



看不見的城市:之二



你將房門緊扣上,

害怕墮入更深的慾望國度,

擔慮這是毒蛇幻化的蘋果,引誘著,嚐一口鮮美卻腐敗的果實。

當時間沙漏吐出最後一粒嘆息,

城市瞬間崩毀,

雙手緊握,僅是好夢一場。

美麗又虛幻,易碎的玻璃球,滿地扎人。

刺痛著。

睜眼,景物依舊、人事依舊,

心?卻悄悄換了面容。



看不見的城市:之三



城市希望被記憶,所以用了最詭異的方式

交換條件。

它用身體達到目的,

那老朽街道的身軀,還透露著,最後的一絲青春色彩。

竭力散發出最後微弱的光輝。

這是它毀滅前,再一次的發熱,迴光返照。

它要被記憶,

它要能永生。

用身體的記憶,達到不死。

吸血鬼吸取人的血液而能永生。

它,則靠著高樓、街道、巷弄、街燈、氣味。純粹的.肉.體。

長存在記憶中。

這是我們交換的條件,

一次歡愉,與抹不滅的回憶。



寫於 2006/12/01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大瑄
  • 寫的真好。
  • 哈哈~~就抒發心情囉~~

    hatsocks1975 於 2006/12/05 07: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