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奇蹟嗎?外頭那燦燦一片,可是陽光?

淺藍色的天空,掛著的可是一朵朵小丘狀的可愛白雲?

過去幾日的陰霾,忽然在午後偷偷放晴(希望可以維持一會時間啊!),讓人心情也為之一振!

真是美好的天氣,真是美好的日子!真該偷懶,真不該待在辦公室(也實在想不出來,有哪天適合待在公司哩…哈哈哈)!

真該行李打包打包,馬上奔去海邊,當然不是游泳,只是無聊待在岸邊聽潮浪…講的好像我常做這檔事,其實我難得到海邊晃啊!只覺得這麼做很…浪漫?好像天下怎麼亂,都跟我無關似地。



辦公室的老冷氣愛耍脾氣。炎熱的夏天,完全沒有發揮〝冷氣〞的功能,只能送風,啥冷媒都生不來,搞得待在辦公室好像待在三溫暖。讓我想起人二雄的漫畫,因為天氣熱,擺顆鳳梨,全公司就可以搞成免費的蒸氣室!

小氣公司不肯換新冷氣,只好不斷請人修理,短短三個月,修了不下四、五次,最後大家熱的受不了,協理跑去買〝電風扇〞,說:大家省著點用。明年就要換冷氣!

雖然大家都知道他在放屁,但也只好甘苦肚裡吞,期待已經撐兩年都還死不了的冷氣可以趕快嚥下最後一口氣,讓我們有足夠的理由買新冷氣。

夏天的尾巴慢慢溜了過去,冷氣機才肯吐出最後一口氣,垂頭撇舌宣告:我玩完了。

本想熬到明年才換冷氣的小氣公司,只好掏錢買一台新的冷氣。早上裝冷氣,下午一開,嗡嗡嗡,冷風跟著排氣孔,開始在公司各個角落大放送,彷彿說著:久等了各位,冷空氣又回來了。

只可惜過去幾天天氣不佳,冷氣卻還是照常開,搞得每個人都披上久違的輕薄小外套。秋天才到,公司已經一片深秋的某樣,真是莫名啊。

夏天熱的要命,秋天又冷的要命,是不是凡事沒有中間值?非得要這麼極端嗎?
今天心情真是有些悶。拿了一堆舊專輯出來聽。聽音樂真好,聽好音樂,更好。



先聽了Joan Baez的Diamons and Rust,呼,果然是60/70年代的民謠女王,唱起歌來,那樸質的聲音怎麼聽怎麼有魅力,處在越戰、韓戰、大麻、嬉皮、水門案…紛擾年代的Joan Baez,其音樂擺在同樣混亂的新世紀,也有安撫民心的效果。

音樂與政治,一直都難以分家,前兩天羅大佑在倒扁靜坐現場唱綠島小夜曲,聽說有很多人聽到眼眶紅…這樣的時期,聽到這樣的歌,當然叫人感慨啊!

人們藉由歌聲,幽幽想起的,是往日台灣的純樸,是小橋流水、是三合院、四合院、是農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往日的台灣難道沒有政亂?難道政治就清廉嗎?當然沒有,政治沒有變,變得是人的心。

以前的人比較容易開心滿足,因為單純、因為沒有接收到大量的資訊、沒有不斷的抗爭,所以,心胸自然比較開闊。
聽完Joan Baez,接著聽Jack Johnson-On and On專輯。Jack這兩年忽然在台灣大紅,多虧他第三張專輯:In Between Dream在台灣獲得不錯的銷售成績,之前的專輯才有機會陸續引進。

Jack Johnson的作品永遠一派輕鬆,愛玩水、愛衝浪、吸收充分陽光能源的Jack,唱起歌來,就像將陽光從耳朵灌進腦子裡,讓人好生舒服!

第一次注意到Jack Johnson的作品,是因為黑眼豆豆Monkey Business的專輯,豆豆們改編了一首Jack 的作品:Gone,收錄在專輯中。當下愛上那首歌,也愛上Jack輕鬆的聲音。

Gone收錄在Jack的第二張專輯On and On,相當好聽的專輯,呼,真是好舒服、好悠閒啊!真是該死的充滿夏日海灘味道的作品!
忙完手邊的工作,隨手拿起的專輯,是Jimmy Cliff的The Harder they Come。又是一張老專輯。The Harder they Come是一張電影原聲帶,去年看金馬影展時,有一部紀錄片:B級電影史,提到這部電影。The Harder they Come一部牙買加電影,剛在美國推出時,並沒有造成搶看風潮,可是透過美國所謂的午夜場電影推波助瀾,The Harder they Come慢慢賣出口碑,影片的配樂,更是受到觀眾歡迎,聰明的片商,趁著電影當紅之際,引進了雷鬼音樂及原聲帶主唱Jimmy Cliff到美國,果然一炮而紅!

中南美洲色彩鮮豔濃烈的印象,透過音樂,同樣鮮明。今天午後這突如其來的陽光,搭配The Harder they Come的雷鬼音樂,適應的巧妙,聽來好有感覺,好像身在異時空,身在高更大溪地的畫作裡:充斥極端炙熱的色彩,紅、赭紅、咖啡、香蕉樹、裸身婦女、嬉鬧的孩童…煞是有趣,音樂帶來的情境轉換,讓我的下午,除了呆板無聊的設計工作外,多了一份想像的空間。



天氣看來又慢慢沉了下來,音樂還是不停歇地播放著。我隨著音符偷偷擺動著身體,在午後,享受一點點個人的時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tsocks1975 的頭像
hatsocks1975

香功堂!!PIXNET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