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是逃避現實的藉口。

旅行,是喘息的藉口。

旅行,是感受的藉口。

旅行,是放縱的藉口。

旅行,是流浪的藉口。

旅行,是掏空自己的藉口。



旅行,是把所有不合理合理化的藉口。



這次的公司旅行,看似讓人逃開現實,卻怎也逃不掉內心的折磨。存在的東西,從不會憑空消失。佔據著,就走不開了。



十天,擺脫不掉的應對嘴臉還掛在臉上,但心裡,多了一份悸動。



庫倫洛夫,一個小巧的古老城鎮,把我們拉回遙遠的時代,馬車在石頭道上行走的回憶。

居住的旅館,超過4百年的歷史,小小的廳堂,按耐著昏黃的燈火,閃爍在灰白的低矮天花板上,看見自己的身影,映著。

門外有下過雨的潮味,石頭路面,濕轆一片。打著傘,走在老街上,往城牆上下望,看見紅磚色的屋頂,一整遍地,好不壯觀。

彩色的塔樓,幾何圖案、蜿蜒花紋、人物圖騰…攀附其上,是奇異的美感,異國風情,讓人聯想到土耳其,而不是歐洲慣常見到的建築風。

小橋流水貫穿城市,化掉的雪水,激起小溪的生命力,混濁洶湧水勢,和安靜的城市,恰成反比。

旅客三三兩兩漫遊期間,閒適著。咖啡館香味陣陣,在古老空間裡,飄著與舊時空相同的味道?

黃色、紅色、綠色…大色塊的牆壁,灑著雨後初見的陽光,斜披在牆身上。一個黃外套的女孩,走在牆外,搭著銘黃色牆身,將自己融入在歷史中。



陰晴不定的華貴夫人,是布拉格。東歐最古老的石橋:查理大橋。人文匯聚的地方。行在橋上,小提琴拉著悠揚的樂聲;Brige bank,一個有趣的樂團,老先生一臉白花鬍子,唱著水手的歌,輕快的音樂,感染著所有人的情緒;瞎眼的女歌手,站在最橋頭,高歌萬福瑪莉亞,不是基督徒的聽眾們,也被她彷彿聖靈的聲音所震撼。



街道交錯著,歌德式、洛克克式、巴洛克式、文藝復興式…不同風格的建築,適切地融合在一起。精美的屋簷上,捲曲著細緻的葉紋裝飾,這是洛克克式歌頌自然的表現;對稱弧形的圓窗,是巴洛克式的標誌;高聳黑色的巨塔直入雲霄,試著要跟上帝親近,這是歌德式的手法…

藝術,存在生活裡。存在巷弄間的細節裡。一盞路燈,也不馬虎。這是龐大帝國的遺產,這是盛極一時的奧匈帝國的驕傲。

長年維修的古建築,是後代子孫得以親近文化的福氣。是多年來,人潮湧入的商業手段。藝術和商業經濟,一直不分,但看政府如何加以利用,這是雙贏,這是文化發展史還年輕的台灣所欠缺的氣度和眼光。



音樂和藝術是維也納的驕傲。沒有布拉格的浮誇,維也納,多了一份矜持,她是安靜的婦人,不聒噪,安靜地,懂得聆聽。

道路是寬廣而大氣,隨處可見的公共藝術,擺放著不同的雕像,或將軍像、或莫扎特、或歌德…座落在小公園,也座落在每個廣場上。

噴泉上立著戰神雅典娜的巨大雕像,昂然望著前方。底下一尊雕像,扛著巨大的盤子,怒著臉;小天使雕像,笑盈盈對他揮著手;隔壁,一對男女裸身雕像,凝視著彼此,是敵對?還是愛情?。故事性的結構,不同的解讀。藍衣的清潔工人們,站在噴泉內清洗著泉水。神話與現實的體現,在維也納上演著。



陽光赤裸著露臉,撫過手臂的風,還是帶來涼意。坐在戶外的咖啡館,想要體驗歐洲的生活,還是裝腔作勢?苦澀的咖啡,帶著酒味,醺紅了臉。馬車上,載著的,不再是上流社會的老貴族們,而是絡繹不絕的遊客;馬車夫一身黑色斗篷,刻意營造著舊時光的氣氛。遠遠,麥當勞的鮮黃標誌,掛在老建築上,突兀之外,還多了份包容,新與舊,一起在城市裡發酵。



旅行尾聲,是釋懷,也是傷懷。



飛機上的人們盯著小螢幕,看著斷續的電影,而思緒,卻還丟在遙遠的古老街道上,伴著不間斷的提琴聲,漫步著。
創作者介紹

香功堂!!PIXNET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