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endies-01.jpg 

金馬手冊如此介紹《烈火焚身》這部影片:
雙胞胎姐弟循著母親的遺囑,前往中東尋找素未謀面的父親與兄長,意外扯出母親不為人知的過去。改編自劇作家Wajdi Mouawad同名劇作,巧妙遊走兩個時空,試圖從纏繞糾結的關係中,理出命運的頭緒。滄涼悲苦的國仇家恨,宿命中擺蕩不息的無奈孤寂,在《蒙特婁校園屠殺事件簿》導演鏡頭下竟如斯動人,猶如奇士勞斯基經典風采再現。

我對《烈火焚身》難掩失望。
這部影片有個驚人又必然性的結局。
追求驚人結局,在於導演意圖呈現荒謬的悲劇。
何謂荒謬?中東女性若違背家人意願,追求自己的愛情,人人得以誅之;未婚女性生下私生子,必須避走他鄉,否則性命堪慮;宗教本意皆在勸人向善,然兩個不同宗教的領導、信徒意見不合,則殺戮紛起.....。
《烈火焚身》裡的母親,是個典型悲劇性人物。
愛人遭到兄長槍殺身亡,生下的孩子被送往孤兒院;進入學校讀書,卻碰上宗教戰爭;為了尋子,返回家園,才發現老家已經殘破不堪,兒子去向不明;親眼見到人類鬥爭的殘忍(烈火燒盡了她對人的信任),迫使她用暴力手段爭取公義;日後被捕入獄,入監13年,卻遭人強暴,產下雙胞胎兒女;好不容易離開監牢,帶著兒女來到加拿大,以為所有苦難都將過去,卻發現一個令她魂牽夢縈卻又痛徹心扉的祕密....。
這個祕密,自然就是《烈火焚身》的爆炸性結局。
我說,這也是必然性的結果。
母親這名角色的過往已經萬分悲慘,還有什麼更大的荒謬,可以一舉擊倒她的信心?可以讓她一蹶不振?
答案在電影中場,女兒和跟當年監獄守衛的一席話,便已呼之欲出。(所以後半場我一直在默默祈禱會有不同的結果出現.....)
我當然理解如此安排,自能為觀眾帶來情感上強烈的矛盾與複雜感受;且可用以凸顯劇中所有「惡行」可能產生的連番骨牌效應,從個人悲劇,累積成一整個國族、家族的失落。
我也明白結果揭曉後,母親的遺囑才具有救贖的力量。
母親在遺囑中,不斷重複著:「如果能在一起,那是最美好不過的事情了。」
如果一開始便能和愛人相守、如果一開始就不用避走他鄉、如果一開始便不需要拋棄孩子.....;如果一開始,男人和女人、基督教和回教、人與人都能秉持寬容態度對待彼此,那麼,荒謬般的悲劇就不會發生了。
可惜,我認為《烈火焚身》的劇本有其巧思,但細膩度不足。
例如雙胞胎兒女為何跟母親有著距離感、為何兒子會說出「母親死了也好,總算少了個麻煩」這樣的氣話、兒子對母親老闆的反應,言談中的怨懟、憤怒和不滿,又是所為何來?
當我看到導演Denis Villeneuve剪接母親和女兒踏上同一條返鄉路,滿心以為他會將兩代女性的處境和地位做更有力的連結,比對出不同時空下,兩者的差異與相似;或是影片開場,一群男孩接受落髮,鏡頭緩慢推移到某位男孩(關鍵人物)的雙眼,眼神中帶有強烈的情緒,這一幕拍的好美、音樂也搭的極為巧妙,讓人好生期待男孩日後的發展,探看悲劇如何蔓延.....。
結果,導演既無花篇幅琢磨雙胞胎兒女和母親的關係、男孩的過往也只是輕描淡寫地交代,然後平順又不意外地將驚人的結局給說出來。(金馬手冊說:猶如奇士勞斯基經典風采再現,啊啊啊啊!!!亂講!!!!)
正因為《烈火焚身》的結局太過理所當然(若我是編劇,也會這樣編寫吧....震撼力度衰減許多),少了中間血肉的厚實,連帶消磨了電影原能帶來的強烈情感衝擊。

用一句話來描述《烈火焚身》這部片。(這句話算雷吧)

我會說:《烈火焚身》的劇情差不多是《麥迪遜之橋》+《喜福會》+《原罪犯》+《玻璃玫瑰》的綜合體。

《烈火焚身》拍的不差,只是未能感動我罷了。
步出戲院,我腦海思考著劇中母親的遺囑,母親要求雙胞胎兒女追尋謎樣的父親和兄長下落,這是多麼殘忍的舉動啊,因為事實的真相如此不堪、如此令人遺憾。
可是,影片最後,我卻也不得不認同母親的做法。
揭開瘡疤,並非要求兒女同情自己過往的遭遇;而是希望他們在明白事情原委後,會以更包容、寬闊的心,去面對生活中的不公不義,學會原諒、也學會真正的愛,別讓炙焰般的恨意,蔓延到下個、下個、下個世代。
只是,若你/妳是劇中的雙胞胎兒女,面對真相時,真能坦然接受一切?真能學會放下仇恨?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guest
  • 雙胞胎兒女為何跟母親有著距離感?
    因為雙胞胎是強暴所生
    母親對施暴者的痛恨
    導致對子女的疏離
  • 123
  • 我並不認為兒女與母親的關係"本來就疏遠"
    那回歸到游池之後我想對於一個母職角色而言確實有一種難以解開的混亂
    那段時間不管是在思考如何"和解"或是"策劃"
    那對精神上都是一種很大的考驗
    當你看完時,自然就可以同理為何一開始她與子女的關係看似疏遠
    然在整個尋根之後卻又那樣緊密
    並非劇本不細緻,而是有無去看到畫面背後那纏繞的絲
  • 泳池之後,母親和兒子的疏遠我可以理解,我只是希望多看點孩子和母親的互動吧。(母親對孩子的各種反應,更能看出這個事件背後的荒謬與悲劇性)
    如我文中所說,我其實在影片中段就猜到會這是這樣的結果,在知道可能結局的情況下,自然想多看點血肉補充。

    另外,我想烈火焚身的劇本走向不合我的胃口,也是我無法對影片產生共鳴的原因之一。
    今年金馬影展的分居風暴,其實是我較欣賞的劇本走法,每個人每件事都有它存在的意義,也能提出不斷翻轉的觀點。

    hatsocks1975 於 2011/12/02 09:33 回覆

  • 您的暱稱 ...
  • 少即是多。
    編導的責任是講出故事的重點,而非全貌,若照妳教科書式的說法,故事並不會更完整。被剃髪的小男孩,他在影片裏的一生,就像在女主角的印象裏一樣,空白、模糊,導演這樣的安排並無不妥啊。
  • 呵呵~~~我對烈火焚身的印象已經逐漸模糊了,這篇文章寫的應該就是我當時看完的感觸,或許是劇本沒有打到我、或許是覺得影片未如預期中的精彩、也或許只是當下感覺不對勁吧。
    我也相信少即是多的道理,在某些影片裡,適當的留白我是能夠接受的;然而某些作品的留白卻又會讓我感冒。
    也許多年後若是有機會再次欣賞烈火焚身,觀感或許會有所改變吧。:-)

    hatsocks1975 於 2012/04/06 09:34 回覆

  • 訪客
  • 今天才看了這支片
    也覺得結局驚人但不令人感到意外

    片頭被剃髮的孩子就是當年被送走的小孩尼哈德喔
    就是雙胞胎的父親,女主角的兒子

    好複雜的關係啊
  • 哈哈哈~~對啊,關係複雜才會有這麼多的情感衝突吧。:-)

    hatsocks1975 於 2013/01/02 11:55 回覆

  • Anita
  • 我覺得版主寫得非常好,但我也同意123的部分看法;
    正因為雙胞胎是因被強暴而出之子,非她所願,因此他的心中一定有許多怨懟與無奈;但是他的仁慈之心(如從回教巴士中招劫持,說謊搶救一名回教小女孩),及因為反對以舉民族主義大旗的報復與屠殺,而鋌而走險殺死基督教民兵領袖裏,都可約略看到他是位有愛心與理想的人,只是對大局的無奈與失望,最後只能冷漠的回應所謂 "惡人之後" 的雙胞胎;難怪他的雙胞胎兒子覺得她走了,省了個麻煩,親子互動之情形,算是可窺知一二。

    雖然要孩子去找她的生命故事很殘忍,但我覺得是他對雙胞胎說不出的愧對,因為沒想到雙胞胎居然是他與前男友愛的結晶的結晶,也就是在亂世中的荒謬劇裡,與自己孩子又生的孩子,這樣說回來,都是自己所愛,是喜? 是悲? 真會令人瘋狂! 他無法(或無言)向自己的孩子告白這一切,也許讓孩子在那環境中,去尋找與了解自己在那亂世的的悲與苦,才有辦法自贖,否則自己多說,如同為自己辯駁般的無意。讓孩子去拜訪母親的原生處,才更能體會在烽火中生存的不易,無奈;與不同族群包容的重要。但不同的宗教或族群,一句了解或同理心,就能化干戈為玉帛嗎? 紛擾數百年宗教族群的怨恨糾結,如何了結? 這是大時代悲情!

    我非常欣賞這片子,故事的剪接方式,頗為扣人心弦,會有好奇心與衝動一直跟著主人翁,一層一層像剝洋蔥般抽絲剝繭,意外的結局,真令人無言!
  • 呵呵,謝謝您的留言。
    烈火焚身的劇情細節我已經快忘光了,也許改天我可以找來再看一次。
    當初不喜歡這片,主要是劇本的走向讓我失落,我可以理解導演想講什麼,卻無法被劇情所感動,一如文章所說,我在中間部分就猜到影片結局,因此秘密揭曉那一刻,我只有失落沒有解脫。

    hatsocks1975 於 2013/03/24 10:16 回覆

  • 訪客
  • 我覺得版主在劇情上感到的不解和疑惑已被樓上幾位留言中得到適當的回覆。
    但我想提一些較為不一樣的感想和觀點,我覺得孩子和母親關係之間的疏遠在這部作品中一點都不衝突,尤其是我們東方社會中,對於家庭倫理的尊重是擺在很優先的位子,然而我身邊有一些朋友因為總總原因,親生父母和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好,有時反倒是阿姨或是爺爺奶奶等其他的親人,彼此間的感情較好,更別提民風十分獨立自主開放的西方社會了,特別又是在亂世,家庭的觀念本來就沒有現金穩固,以這樣的角度來看板主題到之兒子和母親的疏遠感的問題,其實就不奇怪了。

    我覺得,真正的悲劇是建築在一種沒有辦法潰堤的狀態,個人覺得這部作品的結局有這樣的層次和深度,仍然不失為一部好作。
  • 謝謝您的留言與分享,這部影片我的印象已經不深了,如果日後有機會重看,希望我會看出點不一樣的東西。

    hatsocks1975 於 2014/03/16 15: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