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ryder-01s.jpg 

公路電影是我的罩門、美國西部的大漠風情是我的罩門、追求自由的豪放不羈是我的罩門、帶點懷舊的感傷是我的罩門....,所以,愛上「逍遙騎士」這部電影,一點都不意外。
兩個年輕小夥子Wyatt和Billy在賺了筆橫財後,共同踏上旅程,橫跨美國大陸,前往紐奧良參加狂歡節,一路上,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事、物,讓他們對生活有了更深層的感觸....。
一般的公路電影,多在呈現主角的成長,「逍遙騎士」卻反其道而行,兩名主角像是無根的浮萍,從這頭漂蕩到那頭,看到自給自足的農人一家,還會忍不住讚嘆:「這種生活,真好。」。
看著他們的笑容從開場的燦爛,到後半場的無奈苦笑,我慢慢發現,這不是講述生命美好的電影,而是一則美國夢碎的故事(Wyatt在片末前對著Billy說:「一切都搞砸了。」,充滿著力道強勁的失落與失望~~)。
有一場年輕律師George和Billy的對話,發人深省。
George說:「你知道嗎,這本來是個很棒的國家,我真不知道它現在出了什麼問題。」
Billy回他:「因為人們都變得膽小了,這就是問題的所在。你知道嘛,連二流的旅館都不願意租房間給我們(Wyatt和Billy),二流的旅館耶,他們大概以為我們會割掉他們的喉嚨或什麼的,他們就是會怕我們。」
George說:「他們才不是怕你們,他們怕的是你們所代表的意義。」
Billy說:「小子,他們眼中的我們,只不過是兩個需要剪頭髮的痞子罷了。」(Wyatt和Billy的嬉皮打扮,讓很多人側目、甚至嘲弄羞辱。)
George說:「喔,不不不,他們眼中的你們,代表的是自由。」
Billy說:「自由又怎麼了?這國家不缺自由啊」
George 說:「是的,這國家不缺自由。但實際情況是,嘴上講的自由和真正的自由,又是兩種截然不同的事情。當你身處在社會體制中,就很難擁有真正的自由。當然,千萬別跟他人說他們不自由,這會讓他們忙著追殺你,只為了證明他們擁有的是「真正」的自由。或許,他們會跟你大聊何謂個體自由,可是,當他們看到真正擁有自由的個體時,又會嚇得半死。」

easy-ryder-02s.jpg 

輪A曾說:「我討厭看戰爭片。」
悲慘的是,生活就是一場戰爭。不是加入我們的陣容,就是我們的敵人。
人類歷史上,黑人爭自由、同志爭平等、女性爭權益....,何者不是流血又流汗,只因無法包容不同的聲音。
「逍遙騎士」的英文片名:Easy Rider。聽來好不諷刺,這旅程可一點也不Easy。
看著銀幕上,長長的西部公路、空蕩著的大片土地,卻容不下絲毫的差異。偏見的狹隘,從這部1969年拍攝的影片,一直綿延直到今日。
我們與過去,有學到更多尊重與包容嗎?
1969年推出的「逍遙騎士」,讓人聯想到「胡士托」音樂會。(反戰、嬉皮、性開放、解放、同志、大麻等)
交雜著希望與死亡、新與舊、過去與未來,什麼都有可能、卻也什麼都不確定的奇妙氛圍。
40年前的「逍遙騎士」,對於人性和未來都感悲觀。
40年後,李安導演的「胡士托風波」,同樣提到小鎮居民面對嬉皮的反感,甚而激烈抗議。不過結局明顯樂觀許多。
是因為我們對未來有更多的信心?還是因為人們對自己生活的時代,總有較多的徬徨,對過去總免不了多了份距離上的美感?

「逍遙騎士」的電影語言緩慢又迷人。
攝影美的過火,廣闊的西部景緻,直讓我想拿起背包,啥都不管,就跑去流浪。
男主角彼得方達演出可圈可點,不知是否多想,我總覺得他飾演的Watty,有同志傾向。
飾演Billy的Dennis Hopper,身兼導、演、劇本多職,嘖,老小子不簡單,我知道Dennis電影演的好,想不到導戲也毫不含糊,「逍遙騎士」拍主角嗑藥後的狂歡迷幻場景,絲毫不遜李安導演的「胡士托風波」!!!剪接相當出色!!
而全片最讓我感到驚喜與訝異的是飾演年輕律師George的傑克尼柯遜!!!一出場就點亮了銀幕,搶盡所有人風采,我想,厲害的演員,就是有這份能耐吧。(精湛的演出,曾獲得當年奧斯卡男配角提名~~)

喜歡「胡士托風波」、對60、70年代的美國社會有興趣的朋友、或跟我一樣愛看公路電影的朋友,別錯過「逍遙騎士」囉。
金馬影展尚有兩場場次:11月14日星期六,20:40和11月18日星期三,14:00。(應該還有剩票,我看的那場觀眾不算多。)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