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子-01.jpg

1.兩天前山羊鬍問我:「下星期二晚上在世新大學有放電影版《孽子》,有無興趣一起去瞧瞧啊?聽說導演虞戡平也會出席喔。」
我讀過白先勇先生的原著小說、也看過曹瑞原導演的電視版《孽子》,因此觀賞戒嚴時期的電影版也不賴!
電影開演前,虞戡平導演說《孽子》拍攝時間為1985年,當時的台灣社會還相當保守,電檢很嚴苛。
由於《孽子》的題材頗為敏感,影片送檢第一次並沒過關,電影公司不氣餒,修改過後又二次送審,被剪掉二十多處才得以上映,影片被列為限制級。不過這部片子若擺在今日觀賞,大概僅會被列入普級吧。
至於被剪掉的片段有哪些?導演說原以為同性肢體接觸的畫面會被修剪的很嚴重,結果只剪了三處(我相信在拍攝過程,創作者/電影公司已經預先考量到日後電檢問題而先做「處理」吧),反而是劇中提到軍人的部份被剪了非常多刀,看來戒嚴時期,電檢單位在乎政府/軍隊形象更甚於同志議題吧。

2.要將一本厚重的小說改編、濃縮成兩小時長度影片,必會多有刪減。
《孽子》小說裡阿鳳與龍子與李青的情感糾葛,在電影版中小有琢磨,但篇幅不足,難以拉出情感厚度;同樣地,小玉與龍王爺與林桑與生父、吳敏和張先生的愛恨情仇,也都流於浮面,不夠深刻。
倒是小說中的大家長楊金海(孫叔叔飾演)有極吃重的戲份,電影版另外新增一個角色:曼姨(李黛玲飾演),楊師傅和曼姨一搭一唱,成了無法著地的飛鳥們,一個臨時的避風港,也為影片帶來溫暖的時刻。
我頗喜歡楊師傅和曼姨間似有若無的情感,有次兩人發生口角,楊師傅脫口說出曼姨之所以一直幫助他、待在他身邊,只是希望別人覺得她(曼姨)身邊有個男人罷了。
這一段戲點出了人們對於「孤獨」的恐懼,每個人,不管是熱心助人的楊師傅、或是熱血大媽曼姨、或是李青拋家棄子的生母、或是公園裡遊蕩的年輕靈魂們.....,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不管是同志還是異性戀,他們都在追求一個相同的事物,即是對「家庭」的渴望。
映後座談,山羊鬍問了導演為何要新增曼姨角色?導演說是為了給劇中這群年輕孩子們一個「家」的感覺。
這是導演柔軟一面的展現,給予劇中角色救贖的出口,相信不同信仰/性別/愛情觀的人們,都能有寬大的氣度,包覆著所有的可能性,即使是同志與異性戀,也能組成一個完美和樂的家庭啊。(因此曼姨為楊師傅出氣,厲言教訓李青生父一場戲,才顯地理直氣壯又讓人暖在心頭!)

孽子-02.jpg

3.《孽子》的演員中,我特愛孫越叔叔的演出,他只要站出來,角色就活了;飾演曼姨的李黛玲女士,將這位刀子口豆腐心的大姊演的極討喜,她後來以本片入圍金馬獎女配角;飾演李青生母的蘇明明,出場不多,但夠吸睛,可惜蘇明明將母親演的太有氣質了點...;楊麗音飾演老鼠的姊姊,全片僅出場一次,驚鴻一瞥,卻有驚喜有戲味。
演員中讓我無法理解的是:電影版的小玉居然找女生飾演!!!
導演說當初沒找到很陰柔的男生演員,才找女生反串演小玉角色......,是這樣嗎??!!!
由於劇中有場小玉站在廁所外色誘龍王爺的橋段,我嚴重懷疑劇組是為逃避電檢,將原本男生的角色改由女生演出,讓男男情慾偷渡成男女情慾戲!!!
或者,我只能勸自己:既然楊麗花能演薛平貴;凌波能演梁山伯,那麼小玉找女生演,也就不用那麼大驚小怪了吧。(嘆)
另外,《孽子》小說的靈魂人物:那個如火鳳凰一般炙熱狂野、讓龍子魂牽夢瑩的角色阿鳳。
嗯,我不知道電影版飾演阿鳳的演員是誰,我只覺得:「這位先生不適合演阿鳳吧?很沒有性魅力啊????而且,他有吃檳榔吧??牙齒看起來髒髒的耶....」(選角真的很重要啦!!!!!)

4.既然提到阿鳳,就不能不提他被龍子用利刃狠刺胸口一刀,鮮血噴發的高潮戲。
這場戲應該讓觀眾看地倒抽口氣兼傷感難過,可我卻噗嗤笑了出來。
哎喲,「血」流如柱的戲其實蠻常見。
文藝版有王家衛的《東邪西毒》,盲劍客梁朝偉脖子被馬賊劃了一刀,血液瞬間潑灑,發出如風般的嘶嘶聲。
搞笑版有周星馳的《唐伯虎點秋香》,唐伯虎和對穿腸比詩情才氣,卻把對手逼到氣血攻心,吐血而亡。(「對對本為消遣作樂,今日穿腸兄居然對到嘔出幾十兩血,可謂空前絕後,小弟佩服佩服!」)
只可惜《孽子》的噴血大戲,既不文藝又不搞笑,不上不下,情緒突兀。
歸咎到底,問題還是出在龍子和阿鳳間的愛情不夠動人,死亡就只剩蒼白。

孽子-03.jpg  

5.自從看了《康熙來了》後,我對邵昕的印象便停留在:極度的誇張、愛演、愛耍寶。
看完《孽子》後,我必須說:「哇!!!過了25年,邵昕不管是外貌或演技都沒啥變耶!!」(放鞭炮!!)
邵昕在《孽子》一片,從頭到尾就只有兩種情緒。
情緒一,極度的安靜。不講話,皺眉頭,裝深情。(長得很帥啊!!)
情緒二,極度的驚恐。電影一開場,他和學校管理員做愛做的事情被抓包,表情瞬間「驚恐」;他返家被爸爸追打,表情瞬間「驚恐」;搬離家後,有次做夢,夢見母親掐他的脖子,表情瞬間「驚恐」;後來母親過世,他把骨灰帶回老家,躲在窗外看見父親把母親骨灰罈打破,表情瞬間....沒錯,「驚恐」!!!
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邵昕是一個完全沒有中間灰色地帶的演員耶,要不很平靜,要不很恐慌,介於兩者中間的細膩情緒通通不存在。
不知邵昕有無演過鬼片?我覺得他每次發現事情不如預期時的表情,都好像見鬼般的誇大與扭曲,若讓他演《七夜怪談》,一定可以完美詮釋被鬼活活嚇死的可怕神情!!!(真的啦,邵昕的誇大表情超適合演鬼片!)

邵昕的演出或許誇張,但我以為導演先生也有責任,因為虞導演在處理某些情緒時,確實容易流於濫情。
有一場戲,四個好友聚在一起聊天,小玉說:「我在日本找到我爸後,你們知道我第一件事要做什麼嗎?」
大家問:「做什麼?」
小玉說:「我要把他的那個東西咬下來,誰叫他要把我生下來」。
語畢,四個好友相視而笑,哈哈哈哈哈,你推我,哈哈哈哈哈哈,我推你,哈哈哈哈哈哈,你看我一眼,哈哈哈哈哈哈,我看你一眼,哈哈哈哈哈.......就這樣整整笑了1分鐘長度,我都臉綠了。

6.觀賞有點年紀的台灣電影,樂趣不單是看劇情好壞,還有看演員外貌的改變和外在環境的變遷。
在《孽子》一片,我看見25年前的台北樣貌。
公共汽車的長相不同了、部份道路景觀也換了,感覺歲月在台北城身上留下痕跡;可當我看到新公園的涼亭(現在的228紀念公園)、看到蓮花滿佈的植物園....,又覺得台北沒啥改變。
呵呵,有些人物變了、有些景觀變了;也有些東西,被保留了下來,例如,邵昕變化不大的容顏和誇大表情,哈哈。
《孽子》電影版DVD在坊間唱片行應該還找的到吧,如果你/妳跟我一樣,想重溫多年前的台北樣貌;或對年輕時期的邵昕感到好奇;或讀過《孽子》小說、看過電視劇版,也想知道電影版長啥模樣,那麼,虞戡平導演的《孽子》在此推薦囉。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