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way-back-01.jpg

 

《自由之路》於上週四晚在信義華納辦了場試片會,由於當天臨時有事無法抽身,趕忙請山羊鬍看片去,並再三叮嚀:「看完電影後,可否寫篇感想呢?就當作是分享吧。」
山羊鬍一口應允,並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他的小短文,以下,便是山羊鬍對《自由之路》的觀後感;另外,我也想藉此機會書寫我對彼得威爾導演作品的幾點小印象,順便跟大家一塊分享吧。

《自由之路》描述1942年,在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亞中,殘酷無道的鐵幕囚牢後,七個不同國籍的囚犯秘密策劃逃亡行動,他們即將踏上艱辛坎坷的萬里荒路,而這段逃出生天之路地勢險峻、阻礙重重,他們該如何化解所有危機,重獲自由?在這段逃亡的漫漫長路,動物為求生存的殘酷野性和人類情誼的光明高尚,都將在他們眼前真實無比地揭露⋯。(以上介紹取自發行商CatchPlay)

《自由之路》並非如我原想是一部以越獄為主的電影,它更像是挑戰大自然的極限體驗影片。片子開始沒多久,男主角被蘇聯共產黨押送至勞改營時,獄卒對大家說:『囚禁你們的不是我們和狗,而是西伯利亞。西伯利亞就是你們的監獄!』,是的,嚴寒的氣候加上險惡的地形,讓人就算逃出鐵網也難以生存,除了『毅力』。
『毅力』讓這部片宛如真實世界版的《魔戒》,試煉主角們心智的魔鬼換成多變的氣候與漫長艱辛的路程。『自由』原是人類生而擁有的權利,戰爭卻能輕易從人們手中奪走,能夠『重獲自由』是他們最終的想望。而在追求自由的背後還有另一個動機:『原諒』。由於妻子被迫出賣男主角而倖存,所以他堅持著有朝一日能回到家裡,告訴深愛的妻子:『我自由了!』,不然無論死在何處,他的妻子勢必內疚自責一輩子。

艾德哈里斯 Ed Harris飾演的美國人史密斯先生話不多,卻是大家的精神支柱,沉默的父親形象令人印象深刻;柯林法洛 Colin Farrell扮演的俄國人瓦爾加,個性也如同《魔戒》裡掙扎在正邪兩端的咕嚕,一場被人拿刀頂著脖子的戲,神情真像極了被逮的野獸;莎柔絲蘿南 Saoirse Ronan則是這群個性互異又不輕易吐露心聲的男人堆裡的調和劑,聆聽每個人心中所想,讓大家更互信依賴陌生的彼此。
《自由之路》雖非實地拍攝,但與國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聯合製作,自然景觀上依舊有著出色的視覺震撼:西伯利亞的峽谷洞穴、荒涼立在蘇蒙交界彷如巴士站牌的國界標示牌、中國邊境上的共產黨領導塑像牌坊、倒塌的佛陀廟宇、群山環繞的布達拉宮......,充滿異國特色的景點像是在滿足自助旅行者的想像。

當片尾音樂響起,我回想起主角們逃獄未久,一行七人逆光爬坡而行的畫面,柏格曼導演的《第七封印》殘影在我眼前與影片相交疊一起。
人生最終的目標是什麼?人一出生即不斷地與死神纏鬥,為的只是想要完成我們心中那件最有意義的事;在《自由之路》裡,雖非所有人皆能順利抵達目的地,但我相信,當他們衝出集中營鐵網的剎那,他們業已得到能夠自主心智的那份,原本擁有如今卻得來不易的--『自由』。

the-way-back-02.jpg

我對彼得威爾導演的小印象:

其一
彼得威爾導演拍過幾部我非常喜愛的作品,包括《春風化雨》、《證人》和《楚門的世界》。
我喜歡導演處理影片的節奏,喜歡他的人文氣質,也喜歡他花大半時間鋪陳「學會思考與肯定自我」的重要性。
例如《春風化雨》的老師在孩子們的心裡種下自由(解放)種子,片末,老師被校方以不適任的理由請走,而經過他調教的孩子們,已懂得站起來對抗強權(體系/政府),懂得為自己發聲,而非一昧地遵循僵化的規則。看著學生們一個個站上桌子,我們明白心靈的自由之火已經燎原了啊。
當年觀賞《春風化雨》結局時,我可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Oh Captain my captain!!! (懷念《春風化雨》的朋友,可以點底下連結重看這個令人熱血沸騰的結局啊!)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WSZyb8-bk0&feature=related
而在《楚門的世界》中,同樣有強權(電視製作人),也同樣有自我心靈的追尋和跨出虛假牢籠的勇氣;楚門跨出攝影棚一幕,根本是《駭客任務》裡,紅、藍兩色藥丸的選擇題再現啊!

the-way-back-03.jpg

其二
第一次觀賞哈理遜福特主演的《證人》,已是好多年好多年前的事囉。
記得當時不討厭這部作品,但老覺得影片節奏亂莫名其妙一把,開場是警察貪污事件,有著警匪電影常見的緊張動作片氣息;而後影片風格一轉,哈理遜福特來到與世無爭的阿米許人保護地,跟劇中目睹殺人兇案的小男孩母親談了場戀愛;影片最後二十分鐘,風格又回到開場對峙緊湊的情調。
首次觀賞《證人》,其實不太能接受這種過於突梯的風格轉換,直到多年後又重看一次電影,心底的感動才氾濫開來。
我好愛《證人》中場那一大段的抒情篇幅喔,那肯定是導演細心安排的手段。
前、後半場的快節奏,都在揭示主角生活的嚴峻與危機重重,而中場的超超超慢節奏,既呈現阿米許人的生活態度,也用以呈現主角心境的逐漸緩和與放鬆。
影片的緊湊或舒緩,取決於主角的心靈節拍啊。多麼有趣的表現方式,讓觀眾跟著哈理遜福特一起拋開塵世,一起踏入未知又衝突又抒情的文化異地。
之後,導演安排一場鉅細靡遺的「建屋」活動,讓哈理遜福特和原先不接納他的阿米許人一起勞力、勞動。
這場戲安插地極具巧思,那不只是讓哈理遜福特被阿米許人接納的儀式,更是他首次用阿米許人的角度面對這個他毫不熟悉文化。(用雙手與汗水建屋的心靈富足與原先世界爾虞我詐的空洞做出強有力的對比!)
一塊來聽聽《證人》的配樂吧,這段音樂我不管啥時候聽,都會感動地雞皮疙瘩掉滿地啊!!!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JP_ds2bg6Y

其三
山羊鬍在他的文章中提到《魔戒》一片,《魔戒》的亞拉岡也有演出《證人》喔,這是Viggo Mortensen的第一部電影演出!!
老實說,年輕的時候我分不太出來Viggo Mortensen和Ed Harris哩,老覺得這兩人長得很像(現在看,當然天差地別啦)。
我猜,大概是因為兩人同屬理性又粗獷的演員類別,才讓我搞糊塗吧。
另外,彼得威爾導演曾入圍過四次奧斯卡最佳導演獎,至今仍未拿過任何一座,加油啊!(握拳!)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