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524868261  

昨晚電影台播放《辛德勒名單》,我隨意看了一下,影片剛好演到一群辛德勒拯救的婦女們不小心被送去集中營,她們原本興奮地相互討論著未來,怎樣的節慶時該吃怎樣的食物....云云,卻在列車駛入Auschwitz集中營時,車廂內僅剩空蕩的噤聲。
後來這群婦女被粗暴地剃去一頭長髮,又列成縱隊一路送進淋浴間,當淋浴室的大門關上,鏡頭緩慢移到門上的玻璃窗戶,透過有限空間看進去的婦女們,竟像是屠宰廠的牲口,赤裸裸,毫無防備;接著燈火熄滅,婦女們放聲尖叫,她們不知該期待什麼,也不知道該害怕什麼;她們唯一感受到的是恐懼、死亡、傷痛、甚至.....接受。
聽見小螢幕上傳來陣陣的尖叫聲,我開始放聲慟哭,我不知道自己是因為她們的遭遇而落淚,還是因為我在她們身上看到現實的真相。
生活就像一間不知是毒氣室還是淋浴間的牢籠,我們像牲口一樣被推擠入一個陌生的房間,屠宰或洗淨,任人宰割;一方面以為自己可以改變些什麼,以為有朝一日可以逃出這四面鋼鐵的牢房,一方面又悲觀地想著:「我們真能逃離嗎?我們找的到藍天白雲底下的寬闊青翠草原嗎?我們還有希望嗎?」
逃出一間牢籠,會不會只是掉入另一個牢籠;就像生活裡偶來一道曙光,讓我們以為人生或許還有那麼點希望;可當你懷抱著希望靠近它,才發現這竟只是個幻象,一個海市蜃樓的美夢,而後驟升較之前又更大也更強烈的失落。
沒人喜歡悲觀的人,我也不喜歡;但胸中積鬱著一股散不去的傷感,壓地人喘不過氣;該怎麼排解,逐漸失了分寸;唯一想到的方法就是書寫,透過書寫,彷如能將自己的靈魂從軀殼中抽離,洗淨晒乾修補,期待它能昇華失落,找回踏實感受。
當然,如果這世上真有昇華這種東西存在的話。

And then, the dream ended,
Time to wake up.
Reality makes its powerful comeback, with an extremely loud thunder.

, , ,
創作者介紹

香功堂!!PIXNET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喬小夫
  • 我喜歡這篇文,嚴格來說並不算是篇影評,但透過電影觸發的情感卻很飽滿
    香大哥早安
  • 早安喬小夫,呵呵,有時因為一些現實生活的變化,導致一部電影的某個段落突然產生異常強大的渲染與後座力。
    放文章時,自覺內容過於自憐,容易令人感到消極與不適,抱歉啊。:-)

    hatsocks1975 於 2012/04/26 11:03 回覆

  • 喬小夫
  • 放心啦!香大哥,不會不適啦!很棒的一篇文啊!
  • 呵呵~~謝謝~~~:-)

    hatsocks1975 於 2012/04/27 09:11 回覆

  • 訪客
  • 感謝你 把我心裡想的都寫出來了 我最近一年來 也處於受傷狀態 香大哥的文章到把我的想法寫出來 看的好感動 我現在在當兵 每壹次放假 總會來這裡看大哥的文章 在去找電影來看 看完再哭的希哩嘩啦的發洩情緒 感謝你的文章陪伴我
  • 電影的功能之一,就是提供我們或哭或笑的引點,讓我們可以抒發平常積壓的情緒吧。
    謝謝你的支持;我知道當兵很辛苦,希望你一切都順利、平安,加油。:-)

    hatsocks1975 於 2012/04/27 09:11 回覆

  • 訪客
  • 想不到時間過的好快 一眨眼四個月就過了 謝謝香香的文字一直陪伴我 讓我平安的退伍 其實那時候會那麼特別的痛苦 也不全然是當兵很辛苦 而是喜歡一個人原來是件痛苦的事 那時我突然喜歡上一位學長 我一直是個克制的人 一向是在黑暗裡畫圈圈 卻沒想到與他在軍中朝夕相處中 生成了這樣濃烈的愛 我好想片刻也不離開他 摸著他的髮絲 按著他的肩 但人是自私的 我怕只對他這樣 人家會說閒話 我只好無差別 對大家既瘋且癲 軍中的人都說我變了 變的瘋狂 變的開放 他也變的有些怕我 後來他退了 我的顧慮不見了 腦海裡都是他 我傳了簡訊跟他告白 請他給我個回覆 結果他只回說 該交個女友吧 就切斷聯繫了 想想真的好痛苦 也沒人可以傾訴 只有香香的文字陪著我 走過曖昧 告白 與療傷 真的不知道要如何謝謝香香 真的 真的 愛 好難 好難
  • 時間向來都是一眨眼過,所以只能好好把握每分秒啊。
    非常謝謝你跟我分享你的心情故事,我想,喜歡一個人很辛苦,單戀一個人更辛苦;你學長選擇遠離你或許不是壞事,讓你可以趕快走出這段感情的陰霾。也許有一天,你會遇到一個珍惜也願意跟你相守的人。
    恭喜你退伍,也希望你在人生路上都能走的更順遂些,加油。

    hatsocks1975 於 2012/08/26 20: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