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 在鄉下的老夫妻前往東京拜訪成家立業的兒女們,由於兒女都忙於事業,無暇照顧老父老母,只好出錢安排一段熱海溫泉之旅,讓爸媽們去度假勝地走走看看;可惜 度假勝地風景雖美,旅館卻大半住著年輕旅客,夜晚又是麻將聲又是喧鬧吵雜聲又是那卡西不歇的歌聲,擾的生活作息正常的老夫婦無法安眠,隔天趕忙收拾行李返 回東京。
開設家庭理髮院的次女滋子見父母親提早歸返,忍不住抱怨說:「唉呀,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不在熱海多待上幾天?」
父親笑而不答,滋子接著問道:「熱海好玩嗎?」
母親連忙說:「旅館很不錯、風景優美、溫泉泡起來很舒服。」
滋子說:「旅館是我挑的,當然好囉。既然熱海不錯玩,幹嘛不多待兩天呢?我今天晚上有一場講座,剛好由我擔任主講人,晚上忙的很,唉,早知道該在你們出發前告訴你們這件事.....。」
父母親聽了,心理大概有了個底,待女兒離去後,母親問道:「那現在怎麼辦?」
父親說:「不如我去拜訪老友服部,想辦法在他那邊借宿一晚,妳就去跟紀子(媳婦)住一晚吧。」
老夫婦倆擬好主意後,連忙把外出行李快快整好,老父親邊整理邊說:「想不到我們居然會流落街頭啊。」,語畢,兩夫妻不禁苦笑起來。

好 喜歡小津安二郎導演的《東京物語》,嘴上笑談生活瑣事,心底卻是感嘆萬千,無法一言道盡;上述情節僅是《東京物語》一個小段落,便將兒女們忙於生活無力照 顧父母,只好私自幫父母安排小旅行,打算來個眼不見為淨,一方面安慰自己盡了孝道,一方面免不了產生「出錢等於施恩」的心情。
本以為《東京物語》是一部用兒子與女兒對待老父母的種種反應,來看日本戰後(二戰),經濟發展導致父母子女情感疏離的問題(人口外移);直到劇中媳婦紀子對小姑京子如此描述滋子(京子的二姊)行為,她說:「人長大離家生活,免不了會跟父母疏離,滋子沒有惡意,只是任何人都最重視自己的人生罷了,京子年紀還小不懂,人遲早都會改變。」;京子不滿的說:「每個人都會改變?就連嫂子妳也是?」,紀子笑著說:「是啊,我也會改變,儘管我努力不讓自己變得太多。」;京子無奈的說:「啊,我真是討厭這些人情世故。」
紀子和京子的對話,讓《東京物語》不致淪於「百善孝為先/子欲養而親不待」的宣揚之作,反倒呈現出極為寬大與包容的胸襟,溫柔看待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底下有劇情討論!)



《東京物語》裡,有的人還未世故,觀看事情的態度仍是感性大過理性。
有的人想要親近家庭,卻因為距離遙遠,導致心裡的掛念遠了淡了,一如老夫婦的小兒子敬三,面對母親驟逝,只能不斷感嘆覆訴「子欲養而親不待」;然而就算老母親多活上幾年,敬三其實還是會跟父母們保持著一定距離吧。
有的人一心維繫傳統,卻耐不住心裡不斷高升的寂寞與年紀漸長的焦慮,一如丈夫過世多年的紀子,雖然桌櫃上仍留有亡夫照片,卻也不得不也誠實的跟父親說:「忘記他(亡夫)的日子,不知不覺間也變多了。」
對小津安二郎導演來說,世事終會改變,不管你/妳願不願意
戰爭可以改變家庭成員的去留、經濟可以改變家庭結構分佈、生活瑣事與人心異動,可以改變一整個家族的親疏關係;沒有對錯是非,只有不得不接受的坦然。

特此寫下《東京物語》幾個非常有感段落,做為記錄與分享。
其一,《東京物語》通篇拍來安靜詩意,很多空鏡、長鏡頭都運用的讓人心情為之悵然,像是人去樓空,也像親人伴在身旁,卻依然孤單。
電影前半段,導演不斷捕捉老夫婦同坐窗前或海邊堤防的畫面,直到片末,老先生一人獨坐窗前,悠然嘆出:「一個人過日子,時間變得好漫長。」,便將這對夫婦相伴多年的深厚情誼給講的入木三分,也勾勒出老人孤寂過日的傷懷。

其 二,滋子是片中較為負面的角色,對待父母難有好臉色、性格自私又實際,然而導演並未讓滋子流於通俗劇的純粹惡人,反透過老父和好友喝醉酒一事,讓滋子吐露 父親年輕時候常應酬、酗酒,給家人帶來許多麻煩的往事;後來滋子在母親喪禮過後,忍不住吐露心聲:「如果是父親先走就好了。」,便有了多重拆解意義,滋子 對父親的疏遠,既是源自兒時不佳的印象,也是認定父親比母親更麻煩的實際考量。

至於老父親戒酒多年,卻再次喝多醉倒一事,背後亦有隱情。
父 親帶著妻子來到東京拜訪子女,才發現兒子事業不如想像中成功、兒女和孫子們都與自己感情疏遠、他和妻子的造訪,不但未受到誠心歡迎,反像是甩不掉的累 贅......;人生走到這個階段,即使不滿足也無力多做改變;父親與友人不醉不歸的行徑,其實是老者邁入生命尾聲,發自內心傾瀉對生活、對自我、對兒孫 不滿的感傷與哭訴啊!



其三,《東京物語》開場未久,老母親抵達東京後笑著說:「早上從家裡出發,晚上就能抵達東京,真像做夢一樣。」;影片後段,老母親準備離 開東京,她跟兒女們說:「老家遙遠,日後若真出了什麼事情,大夥不用特別來探望我。」;距離到底是遠還是近?便捷交通拉近地圖兩端不同城市間的距離,未必 拉的近人心之間的距離。

其四,老夫婦準備離開東京前,談起兒女們,雖有感慨卻也不免欣慰地說:「是啊,我們很幸福。」
這裡的幸福,有妥協也有包容,儘管子女們跟自己不太親近,但見到他們各有幸福家庭與人生,也就足夠了吧。
後來老母親又說:「真好,短短十天就能見到所有的孩子。」,成了本片另一句讓我大嘆口氣的對白。
《東 京物語》其實是老母親的告別式之旅(冥冥中注定),她在拜訪過所有孩子後,才願意安心離去;讓人感到傷感的是,影片中唯一一場全家孩子同聚的場景(不包括 孫子),竟是母親喪禮,多麼真實的生活書寫啊;平常要跟各分東西的孩子們相聚,可說難上加難,唯有重大日子(婚禮/喪禮/年節),才能難得共同聚首;紀子 那句:「任何人都最重視自己的人生。」,絕非批判,而是坦承生活中必然存在的種種遺憾。



其五,老父親把妻子珍藏的懷錶送給媳婦紀子,亦是個極有情味的安排。
懷錶之於時間之於記憶,紀子懷念她的亡夫、老母親懷念戰死的次子,紀子繼承老母親的懷錶,點出兩人對「故人」難忘的相似之情;再者,懷錶之於時間之於前進,時間不會因為死亡而停頓,老父親把懷錶送給守寡多年的媳婦,便有鼓勵紀子走出傷痛,勇往前邁的動人意義啊。

萬 分感謝傳影互動引進小津安二郎導演的《東京物語》,讓更多影迷(如我)有機會在大銀幕觀賞經典作品的美好;《東京物語》雖是黑白電影,然影像優美、畫質修 復效果頗佳、翻譯流暢、配樂動人、導演與劇本與演員皆精采有味;若您未曾看過或想要重溫《東京物語》風情,趕緊去華山光點捧場吧,錯過可惜啊!!!

, , ,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