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仨小確幸》

《仨小確幸》開場先交代三個不同角色的職業和生活困境,而後陰錯陽差,讓兩男一女在海邊一間結束營業的旅館內共同生活一段時間;整部影片帶著療癒情調,幽默看待三人的異與同;三個陌生男女同住的第一個晚上,英斗喜歡把燈都關上、可蘿喜歡半暗、阿豪習慣開大燈睡覺,一個晚上,燈火開開關關,最後想出的解決之道是 電燈半暗,阿豪拿手電筒照著自己眼睛睡覺,英斗則戴上眼罩躲避光害,原來生活若無妥協,便難走下去;而三人一起生活的旅館,既是桃花源也是避難所,逃避現 實生活不斷襲來的各式壓迫,給予三個主角一個短暫休憩/喘息的時間/空間;然而兩男一女真能與世隔絕,長長久久生活下去嗎?導演下手大輔安排三位主角玩起 「虛擬網球」賽,虛擬網球賽既象徵三人交心的絕佳默契,卻也映照出旅館生活/幸福只是虛幻假象,他們遲早得要面對現實,回到彼此各自的人生裡去;這場趣味 性十足的虛擬網球賽,該是下手大輔導演跟大導安東尼奧尼的《春光乍洩》致敬吧!
《仨小確幸》有著芬蘭導演雅基‧郭利基馬基冷調又充滿舞台劇風格的喜劇效果,加上一點點安東尼奧尼風采,確實讓人小小驚喜。

《仨小確幸》放映時刻表:
http://www.taipeiff.org.tw/Program_s.aspx?FwebID=f42c6212-7c25-438a-89c5-2320353cbad5&SubID=21&FilmID=33&p=1




《約他去看絕世雪景》

「那並不困難,只需要在適當時機用對鑰匙」巴哈。

荷蘭電影《約他去看絕世雪景》是今年台北電影節一個美麗驚喜,鰥夫佛瑞一人獨自過著規律而嚴謹的生活,直到他遇見遭逢意外而變得傻氣的流浪漢席歐,他先揭穿 席歐到處跟人要車油的謊言,後要求席歐幫他清理住家前的小徑走道,做為當初借錢給他的償還;席歐結束工作後,佛瑞見他無處可去而讓他在家裡多住一晚,一個 簡單善意的舉動,改變了兩人生活;保守社區鄰居見兩人出雙入對,紛傳他們是「同志伴侶」;佛瑞雖然對閒言閒語感到困擾與氣憤,卻仍堅持與席歐共同生活,甚 至邀請席歐一起去爬馬特洪峰,佛瑞說:「那是我跟妻子約定要去的場所,那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這個畫面讓我想起馬丁史柯西斯導演的《純真年代》,兩個男人硬是跟所有人相反方向而走,無畏也無懼,去追求他們內心真正的渴望!

《約他去看絕世雪景》有著極其細膩的劇本,透過佛瑞和席歐的互動,一邊丟出兩人友誼的純潔與包容,一邊對比社區鄰居共譜的偏見與打壓的狹隘心境;一邊嘲諷社群 打著「團結」口號,實則卻是「排擠」不同信仰、性向、職業、穿著者,要求所有人都得符合「標準」;相較於整個社群都在努力將所有人變成「一種模樣」,因為 意外而變的傻氣的席歐,對世間萬物抱著一視同仁態度,不改變也不排斥任何人與事,成了片中最純粹也最動人的溫暖。
《約他去看絕世雪景》的精采,在 於觀賞電影過程,我們都認定自己心胸寬大而未抱持任何偏見,但越到影片後段才越看見自己的狹隘,一如席歐穿上女裝現身銀幕,社區內的鄰居都認為他「不成體 統」,就連佛瑞看見席歐穿著女裝在外玩球,都嚇得趕忙把他帶回家去;為什麼男人不能穿女裝,男人穿女裝有何羞恥呢?坐在戲院裡的我們看到席歐穿女裝時,突 然爆出一聲大笑又是所為何來?因為這個行徑很蠢,或是我們也有一個「認定標準」,只能接受黑、白兩色呢?
《約他去看絕世雪景》的精采,在於觀賞電 影過程,我們都以為自己可以猜到電影會怎樣結束,但導演/編劇Diederik Ebbinge不斷為觀眾帶來一層又一層的驚喜,不斷逆轉之前的觀點,不斷拋出新的線索與答案;影片最後五分鐘,當所有疑惑全部解開,觀眾情緒被堆疊到最 高點,然後我們或哭或笑或傷感或動容,我們都買了Diederik Ebbinge導演的帳,都在步出戲院一刻,覺得自己心裡有個部分被撫慰了,都溫暖也溫柔了。

《約他去看絕世雪景》放映時刻表:
http://www.taipeiff.org.tw/Program_s.aspx?FwebID=f42c6212-7c25-438a-89c5-2320353cbad5&SubID=21&FilmID=34&p=2




《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

老實說《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在我看完電影當下,腦袋裡只有片段沒有完整樣貌,我清楚知道故事是關於兩個男人的紐約生活,他們是冷漠都市底下的寂寞人,飄蕩 著想要被接受又不想被接受,尋找慰藉又獨自遊走,情調令我想起蔡明亮導演的《愛情萬歲》,冷冷的幽默,疏離的情節;映後座談上,導演談起他的創作理念,關 於異鄉人,關於身分認同,關於那個偌大城市裡彼此各自存在的個體與人們賦予的種種標籤等,我的腦海開始有個模糊的東西逐漸成形,接著這部影片在我心目中的 評價,也在一夜冷靜過後,慢慢爬到一個奇妙高度。

《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讓我想起最近才讀過的劉以鬯先生小說《對倒》,關於香港都會的一 名老先生和一名女孩的一天,跟一般小說不同的是,《對倒》的男女主角從頭到尾沒有跟對方講過一句話,唯一一次相遇是在漆黑戲院內,老人覺得女孩很漂亮,女 孩覺得老人是個盯著她瞧的色狼;《對倒》的趣味在於它看似沒有明確的故事線,僅是將兩個主角的生活一個微小的生活段落給切下來,擺在讀者面前以供閱讀,然 而當我們退一步看這對男女主角的內心想望,我們瞧見香港(70年代)不斷興起的高樓與快速發展的經濟,物質加倍豐富而心靈卻日漸空虛;我們從一老一少,一 男一女的內心獨白,看見香港的時代縮影。

同樣的,《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也在沒有明顯的故事線中,透過兩位男主角(一個白人清潔工和一名 外送餐點的亞洲男孩)幾無交集的生活,讓觀眾嗅到寂寞的氣味,一如亞洲男孩站在屋外偷聽別人家的做愛聲響或者偷溜進早已人去樓空的屋子,嗅聞著體味與人 味,來滿足男孩對「人」的渴望(這一段很蔡明亮!),或是白人清潔工打電話給售票小姐搭訕、跟自稱是雙胞胎的亞洲女孩交往,都在試圖填補心理的寂寞與虛 空;影片還讓觀眾聽見人的無力感,白人清潔工想要遺忘些東西,可是怎麼都忘不了,只能遠走他鄉,眼不見為淨,究竟他想遺忘什麼?愛情?還是生活?還是無力 改變的生活現況?
《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也讓觀眾感受到尷尬的痛感,一如亞洲男孩幫父親按摩腳底,父親嗯嗯啊啊的發出滿足聲,像極高潮,暗示著亂倫,或暗示著我們看事情的不純潔?
《你 的今天和我的明天》同時讓觀眾看見主角們的身分認同危機,一如亞洲男孩拿著路邊撿來的知名女星瑪琳黛德麗照片說:「這是我媽,你/妳認識她嗎?」,亞洲男 孩為何要自稱是西方臉孔的瑪琳黛德麗為母親?因為他想被西方社會接受,或因為地域(影片開場從移民局逃走)本身就是個界線,阻隔國與國、人與人的心?或藉 由瑪琳黛德麗雌雄同體的氣質,模糊生活中的種種標籤,例如同志與異性戀、例如男人與女人、例如西方人與亞洲人?
觀賞《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前,導演跟觀眾說:「請用你的身體來感覺這部電影。」
看完電影後,不得不說《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真是一部充滿各樣感覺的電影,從有形的觸覺、聽覺、視覺一路延伸到人心底與生活中的無形觸覺、聽覺與視覺。

《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不是讓人一看就愛的作品,但它的味道在一夜發酵後,有了回甘的力道。

《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放映時刻表:
http://www.taipeiff.org.tw/Program_s.aspx?FwebID=f42c6212-7c25-438a-89c5-2320353cbad5&SubID=21&FilmID=38&p=2


台北電影節官網資訊:http://www.taipeiff.org.tw/Index.aspx

, ,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nnie Lu
  • 約他去看絕世雪景真的好好看
    (其他兩部周末要去看~)
    看完中山堂頓時響起許多擤鼻涕的聲音
  • 我是其中一個擤鼻涕的人!!XDDD

    hatsocks1975 於 2013/07/07 11:01 回覆

  • 訪客
  • 可以請問香公堂知道 約他去看絕世雪景裡兒子唱的歌是什麼嗎?
  • 我也不知道耶!!!!其實我也在找那首歌~~XDDD

    hatsocks1975 於 2013/07/07 11:09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