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有三多,車多,人多,色彩多。我很喜歡大阪的招牌配色,亂中有序。

大阪的彩妝

京都的安靜讓人心情得以沉靜,大阪的鬧熱則讓人為之躁動。
大阪城予我的印象跟台北有些類似,腳步匆忙,色彩繽紛,所有的建築與人與車子與空氣都在高聲呼喊著:「看我!看我!看我!」
一刻靜不下,一刻也不想靜;從京都進大阪,被迎面而來的活力所撼動,雖不習慣卻又很快習慣,畢竟我的血管裡流著的可是城市血液啊。


顏色搭的很好看啊!


就連賣場的小掛牌都色彩繽紛。


腳踏車也是各樣色彩齊集。


櫥窗內的兒童紙雕掛飾,照樣多彩!


販賣機也不甘寂寞,將藍色做出多種不同層次的變化。


紅黃藍三原色都到齊了。


點上霓虹夜燈的大阪,另有風情。


大阪美國街上的路燈設計非常有趣。


這個路燈設計的趣味點有二,第一,身軀顏色各有不同;第二,路燈的姿勢居然可以改變!!!



奈良的鹿群。

奈良很像京都,但多了份簡樸,沒有畫上白妝的藝妓也沒有光輝燦爛的金閣,有的是路上隨處可見的鹿群,坐在路旁,溪邊,公園草地上。
對鹿的印象,不外乎怕生與敏感,奈良東大寺門口的鹿群老早習慣遊客,一見遊客接近,常會抬頭觀察遊客舉動,期待他們可以購買鹿餅乾來餵養自己。
我 和山羊鬍早早抵達東大寺好避開擁擠人潮,見寺廟旁有一攤販販賣鹿食,隨手買了一包,原本乖坐兩旁的鹿群,見我手上拿著食物,瞬間蜂擁而上,有長角的不斷用 鹿角推我、沒長角的不斷用鼻子撞我,催促著:「我要吃,快點快點」,這群等不耐煩或期待能被注意到的梅花鹿,不但會咬我的衣服和背包,其中一隻小鹿還朝我 腿上狠狠咬了下去,在我大腿內側留下明顯的齒痕;這算是意料外的紀念品嗎?
原先對鹿的溫馴印象,全在今天被顛覆了。
更叫人難忘而印象深刻的是,東大寺門口的梅花鹿,除了會推人擠人咬人外,還會追著人跑,只要他們認定你還有餅乾,便會一路追到底,我從東大寺院外跑入院內又從院內往院外跑,其中三頭鹿緊隨著我裡裡外外進出,完全沒放過我手邊食物的意思。
想不到我竟在奈良體驗到生平首次被鹿追著跑的小小恐怖感受,原來再可愛的動物,一旦犯了慾望也是可怕



探進商家討東西吃的鹿。


有鹿警戒。


東大寺門口看似和善的鹿。

東大寺門口的鹿群或許兇猛,寺內或距離東大寺稍有距離的鹿群倒挺溫和,即便手上拿著餅乾餵食,也會小小遲疑一下才慢慢接近,吃完餅乾後,還懂著知趣退開。
若將東大寺門口的梅花鹿比喻成大阪人,熱情又擅於衝撞,那麼門口以外的鹿群,大概就是京都人吧,與遊客保持著一點距離,卻又不是那麼全然的冷漠。


東大寺門口湊近我相機的鹿。


暫時看不到鹿的東大寺。


從窗外偷看我吃早餐的鹿。


聞香而來的鹿。


秋天來拜訪奈良,應該很美吧!


偷親梅花鹿的山羊鬍。


這招牌上的警告,可一點都不誇張。


公園旁的鹿雖然也會推擠,但至少比東大寺的鹿有禮貌。


從奈良回到大阪飯店,買了個剛出爐、熱烘烘、香噴噴的起司蛋糕。

一 趟和山羊鬍同遊的京都、大阪、奈良之旅,住了老長屋也住了新潮的膠囊旅館,走了很多的路也搭了很多公共交通工具,每天早起也晚睡,內心很滿足卻也很疲憊; 我喜歡這趟旅行、喜歡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頗接近當地人生活的方式,其實仍有著偌大差距、喜歡每天張開眼睛都在觀看,看著與自己截然不同但又近似的生活方 式。
我想,旅人眼中的風景和在地人眼中的風景肯定大不同,在地人多了份熟悉的親切,旅人則是新奇與刺激交錯。
這是我和山羊鬍第二次一起出國旅行,上次沖繩,這次京阪,總是日本,依然是日本。
感謝山羊鬍的行程規劃,下次,想去哪呢?

最後,附上被小鹿追著跑的狼狽照片(山羊鬍幸災樂禍,笑的非常開心!)


別追我啊!!!


就是這三頭鹿一直在找我討東西吃!您瞧瞧,他們連紙袋都不放過!


最後,我其實也能和梅花鹿和平相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香功堂!!PIXNET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