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尼熊與莎琳鼠》改編自比利時著名女畫家嘉貝麗文生的經典暢銷繪本,敘述熊世界和鼠世界水火不容,老鼠長輩教導孩子們:「熊族都是會生食老鼠的怪物。」,熊族則長年歧視住在地底的鼠群,覺得他們數量太多、既髒且噁。
偶然機會下,街頭賣藝過活的奧尼熊救了困在垃圾桶內的鼠女孩莎琳鼠,他們相互幫助並產生跨階級/物種的友情,然而熊世界無法接受莎琳鼠,鼠世界也無法接受奧尼熊,究竟體型相差極大的奧尼熊和莎琳鼠,能否找到共同生活的契機?




《奧尼熊與莎琳鼠》是一部讓人看了極為舒服的動畫片。
舒服來自影片畫風,不似好萊塢動畫過度追求寫實場景或鮮豔飽滿色彩,反以清淡水彩與大片留白,賦予觀者一份久違的寧靜;舒服來自音樂的運用,溫柔幽默不躁 進,劇中一幕畫面,影音搭配的極有意境,愛畫畫的莎琳鼠用沾了藍色顏料的彩筆畫了道小山丘,她說:「這是雪景。」,奧尼熊則拿起喇叭吹起音樂說:「這是雪 的音樂。」,螢幕上,只見莎琳鼠的圖畫隨著奧尼熊的音符舞動,訴說著兩人性情的互補與融洽,並透過色彩變化與旋律益發輕盈,道盡冬去春來的時間演進,簡直 是茱莉亞羅勃茲和修葛蘭主演的《新娘百分百》,劇中那段依賴氣候、顏色、路人穿著就順利表現出四季變化的經典場景重現。

《奧尼熊與莎琳鼠》的舒服,也來自於一個本該沉重的故事,卻說的如此幽默而無壓。
不得不給本片三位導演Stéphane Aubier、Vincent Patar和Benjamin Renner和編劇Daniel Pennac一個超級大的讚。
如何傳遞嚴肅議題又不致讓人覺得說教意味濃厚?煩請好萊塢編劇們好好參考《奧尼熊與莎琳鼠》的劇本。
簡單提幾個非常有意思的鋪陳。
其一,人的自私。
劇中一戶熊家庭,熊爸爸專門賣糖果給小朋友吃,熊媽媽則開業當牙醫,大賺蛀牙鄰居荷包裡白花花的銀兩;至於熊兒子想吃甜食,熊爸和熊媽連忙阻止,他們說:「吃了糖果會蛀牙,蛀牙要花很多錢!」




其二,洗腦好可怕。
鼠世界的長輩都說熊族很可怕;熊世界則謠傳老鼠又多又髒又噁。
當奧尼熊和莎琳鼠剛剛成為朋友時,他們對彼此仍充滿著疑慮與不信任,某天晚上,莎琳鼠做了個長輩警告她大熊都是壞蛋的惡夢,她尖叫驚醒,奧尼熊抱著她說:「不要怕,我不是惡夢。」;後來,奧尼熊生了場重病,恍惚之際夢見大批老鼠入侵他家,並且把家中的食物都啃光,他大吼驚醒,莎琳鼠輕拍奧尼熊說:「不要怕,我不是惡夢。」
根深蒂固的偏見是恐怖的,一如媒體對中東國家或不同宗教或文化的誇大與不實描述,深刻侵蝕人們對彼此的信任,斷絕溝通的可能性,帶來連串衝突與對立。




其三,當自己好難。
想當表演家的奧尼熊被眾人排擠,因為家人親戚都說表演家沒出息。
想當畫家的莎琳鼠被師長們逼著成為牙醫,因為當畫家對社會進步沒有幫助。(所有小老鼠們都要趁夜偷拿熊族孩子擺放在枕頭底下的斷牙,因為堅固的熊牙可以幫助老鼠咬開所有物品,建造更龐大的國度!)
後 來奧尼熊被鼠世界抓走,莎琳鼠則被熊世界關了起來;法院開庭時,鼠世界責備莎琳鼠怎可盜取熊族牙科診所的牙齒,奧尼熊回應:「誰叫你們(社會)一直逼迫莎 琳鼠成為牙醫!」;熊族指控奧尼熊偷吃糖果店的食物,莎琳鼠回應:「你們(官員們)各個都吃的又胖又肥,卻要他活活餓死?」
回看生活周遭行為偏差的孩子們,難道不是在社會共構的龐大壓力與錯誤觀念中,越來越扭曲與偏激?回看生活中的人們,不也對某些「行業」普遍存在著歧視與偏見?回看我們對自己孩子,不也常常陷入老舊傳統觀念,壓抑了他們追求自我的機會?




其四,熊可怕?鼠可怕?
鼠世界的法官指著奧尼熊說:「你的存在嚇到孩子們。」
奧尼熊一臉無辜對著旁聽席的小老鼠們說:「孩子們,我有嚇到你們嘛?」
小老鼠們各個搖頭說不,但是師長(權威)拍了一下手警告,孩子們趕忙尖叫出聲。
熊世界的法官指著莎琳鼠說:「妳的存在嚇到媽媽們。」
莎琳鼠一臉無辜對著旁聽席的某位熊媽媽說:「熊媽媽,我有嚇到妳嘛?」
熊媽媽有點不好意思的想要搖頭說不,可是身旁的丈夫用手肘撞了一下她,她連忙尖叫喊說:「啊,有一隻老鼠.....」
現實生活中的我們,是不是那群人云亦云的小老鼠們或熊媽媽?是不是一面對權威與群體壓力,就趕忙把白的說成黑的,忘了心中那道標準的尺規?




我還能說出更多關於《奧尼熊與莎琳鼠》的精采之處,例如被鼠世界流放的莎琳鼠要求借住奧尼熊家中,可是奧尼熊不斷重複說著:「家裡不能有老鼠,因為來了一隻 就會吸引千隻!」(隱喻移民問題)、或是掉了門牙的老鼠講話口齒不清,有人說聽不懂他/她在講什麼,有人說閉嘴就會聽懂,兩派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暗示即便 跟自家人溝通都有問題,更何況要與不同世界的人溝通等。
但我想我還是書寫到此為止,關於《奧尼熊與莎琳鼠》的精采與驚喜,就留待給各位朋友去探索與發掘吧;《奧尼熊與莎琳鼠》的存在,說明即使不是技術超精細的「全動畫(從人物到花草到光影都是動態)」作品,也能成為讓人難忘的經典之作。

註:
《奧尼熊與莎琳鼠》曾在金馬影展放映,當時的譯名是《熊熊遇見小小鼠》。

, , ,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