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y-day-now-01

(短文,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真人真事改編的《愛回來》,敘述一對同志伴侶,保羅和魯迪,傾力爭取一名患有唐氏症的男孩馬克的撫養權故事,故事時空始於1979年,彼時社會氛圍對同志伴侶懷有較高敵意,因此即便馬克母親患有毒癮且進出監獄多次、即便保羅和魯迪花費許多時間在照顧與陪伴馬克、即便馬克跟社工人員說他希望能跟保羅與魯迪共同生活,但「公正」的法官仍判定保羅和魯迪不適任馬克的監護人一職,因為他們的「異常行為」可能會對馬克產生不好的影響;受挫的保羅和魯迪不放棄希望繼續上訴,盼法院不要用變裝、同志、價值認同錯亂等理由敷衍搪塞事件的核心問題。
核心問題不該聚焦在保羅和魯迪的同志身分,而是保羅和魯迪打心底疼惜馬克、罹患唐氏症的馬克無法自主生活,無力對母親的疏於照料提出抗議;保羅和魯迪竭力爭取馬克的撫養權,不是要滿足「成家」慾望,而是相信「每個孩子都值得有人愛與照顧的權利」,既然他們有愛也有能力,為何必須因為社會對同志懷有歧視與恐懼就否定他們付出的價值?

Any-day-now-02

觀賞《愛回來》前,已經預料這會是一部「沒有圓滿結局」的哀傷電影。
看完電影後,還是忍不住嘆了口氣,就像片中保羅憤恨的說:「這個世界根本沒有正義!」,他的律師回說:「你自己也是律師,你上課第一天就該學到這個事實。」
總是如此,有能力做出改變的人,為保護自身利益而寧願維持不變;總是如此,政府與多數群眾都罹患完美秩序強迫症,只要有一丁點相左意見出現,就感到害怕就要打壓就想試圖把持相反意見的少數人給扳正成跟自己相同意見的模式;總是如此,每個不公不義事件的犧牲者,往往不是維持不變的人也不是試圖改變的人,而是絕對的弱勢者,還來不及為自己發聲就被冷漠的人與社會給吞噬了。

Any-day-now-03  

導演Travis Fine將《愛回來》拍的四平八穩,這不是一部技法特出的作品,但角色間的情感真摯,有著動人力道;飾演馬克的Isaac Leyva,擁有一個足以融化人心的純真笑容;飾演保羅的Garret Dillahunt,在法庭上說出:「每個孩子都值得有人愛與照顧的權利」時,差點逼出我的淚水;飾演魯迪的Alan Cumming,又唱又扮裝又展現滿滿愛意,說他是本片最大亮點,溫暖而迷人,也不為過。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