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dark-horse-01

金馬奇幻影展的神祕場真是好神祕,一直到開演前一刻才知道要放啥片子。
紐西蘭導演James Napier Robertson的《黑馬 The Dark Horse》,根據真實事件改編,敘述西洋棋高手簡尼西斯,年輕時曾經拿過棋賽冠軍,被暱稱為「黑馬」,只是簡尼西斯熬不住棋賽壓力而精神崩潰,時常進出精神醫院,他的兄長亞利齊獨自一人扛起生活的偌大壓力,學會壓抑、忍耐與冷酷;多年過去,簡尼西斯離開精神病院,在一間小西洋棋社找到生活目標,幫助一群生活困苦的社區孩子精進棋藝,帶領他們前進西洋棋比賽,而簡尼西斯的侄子馬納想要跟進叔叔腳步學習西洋棋,卻遭父親阻止,父親逼迫馬納加入幫派,對亞利齊來說,沒有靠山沒有權勢沒有拳頭的人將無法在社會上生存......。

懂西洋棋的朋友,觀賞《黑馬》應該會有更多想法吧。
我不懂西洋棋,但我欣賞劇本用棋賽喻人生,棋盤與現實人生都有戰役,差別是棋賽結束後,尚能握手言和,等待下次對弈,但現實戰局往往是弱勢遭受強勢者打壓,戰役結束,落敗者難有翻身機會。
《黑馬》用一盤棋來凝聚棋社成員的心,每個人都從棋盤上拿走一顆屬於自己的棋子,他們既是獨立個體(各司其職,小卒、城堡、國王、皇后),但將棋子擺回棋盤上,又是一個小家庭小團體的呈現(多元成家啊!)。一盤棋,是一個家庭

the-dark-horse-02

一盤棋,有兩個派別對立廝殺,往小處看,彷彿信仰希望的簡尼西斯與信仰拳頭的亞利齊的生命價值之爭,往大處看,則是擁權的白種人與弱勢的原住民、富人與貧困者、幫派與平民的戰爭;一盤棋,也有激勵原住族民的意義,要懂著團結才能出頭天,只懂內鬥(派系),輸了棋賽也輸了生活。

一盤棋,簡尼西斯原本保管國王棋,他是領袖,帶領眾人往更好之地前進。
簡尼西斯後來把國王棋給了侄子馬納,而馬納把他在房間裡找到的城堡棋給了叔叔;棋子的對調,既有簡尼西斯將未來交到馬納手中之意(年輕一輩接手開創未來新局),另一層含義是城堡的作用在於保護國王,正似簡尼西斯克服內心焦慮,挺身保護馬納的行徑,馬納就是簡尼西斯的國王,是他想要全心保護與珍惜的人。
(維基解釋:西洋棋一步棋只能移動一個棋子,唯一的例外是「王城堡易位」,是在一步棋同時移動王和城堡)

一盤棋,也講援軍與孤立無援。簡尼西斯精神焦慮時,亞利齊安慰弟弟說:「一切都會好轉」,亞利齊是簡尼西斯的援軍,是幫助簡尼西斯渡過困境的精神支柱,然而簡尼西斯從來都不懂亞利齊的孤單,亞利齊是棋盤上的孤獨國王,身旁沒有朋友親人給予幫助(保護),獨自扛下壓力重擔,壓的他喘不過氣,壓的他失去對生活對人的信心;簡尼西斯亟欲拉拔馬納不讓他淪落至幫派,一方面是對侄子的疼惜,一方面是對重病且擔心兒子未來的兄長的回報;早年亞利齊承擔起照顧簡尼西斯的責任,如今換簡尼西斯撫慰兄長內心的不安,當我聽見簡尼西斯對亞利齊說:「一切都會好轉」時,心裡很是感動。

the-dark-horse-03

電影片名叫做《黑馬》。西洋棋盤裡的「騎士」類同中國象棋的「馬」,走法與攻擊性奇特,簡尼西斯年輕時被稱做「黑馬」,指的是進攻手法的出人意表;「黑馬」亦可以解釋成意料外的贏家,有爆冷的意思;而在電影裡,小社區棋社打敗資金充裕的大棋社是黑馬、簡尼西斯從露宿街頭的中年魯蛇到後來肩負起保護弱勢孩子們走上生活正軌的責任,亦是一匹出乎眾人意料外的黑馬!

《黑馬》不是好哭的電影,影片拍的動人但不煽情。《黑馬》令我聯想起曾經驚艷奧斯卡獎的紐西蘭電影《鯨騎士》,大概是兩部影片主角都是紐西蘭原住民、都提到原住民遭擠壓的生活困境、都提及年輕孩子努力走出自己一片天的勵志;此外,《黑馬》裡飾演簡尼西斯的Cliff Curtis,同樣也有演出《鯨騎士》,他在《鯨騎士》裡飾演女主角的父親,一個選擇背離傳統的男子,而在《黑馬》裡,反而是全心擁抱傳統,並將孩子們帶往原住民傳統建築受訓,喚醒孩子對自身歷史的記憶與驕傲。(《黑馬》片中的傳統建築跟《鯨騎士》裡酋長訓練孩子成為戰士的房舍似乎是同一類型)。
最後,Cliff Curtis應該有刻意增肥吧?他在《黑馬》的演出,非常的出色精采。

the-dark-horse-04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