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sk-01

華勒斯和泰迪主持的廣播節目「納罪黨」,專門取笑網路出糗的知名素人,為訪問擁有三千萬點閱率的網路紅人「追殺比爾小子」,華勒斯特地飛往加拿大出任務,只是「追殺比爾小子」受不了網路盛名壓力而自殺身亡,撲空的華勒斯在某酒吧廁所內看見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我有一則精采的冒險故事要述說」,出於好奇,華勒斯撥打紙條上的聯絡電話,並與名為郝爾浩的老翁敲定訪問,當他來到郝爾浩位於拜拂裸斯特的住所時,一場惡夢正要上演......。

《人型海象》有著怪奇且奇怪的劇情,讓人看的渾身不舒服。
表面上,《人型海象》講述變態老人如何將無辜受害者華勒斯給變成「海象」的過程;故事內裡,批判著現代社會的人際亂象,影片用網路廣播揭開故事序幕,華勒斯和泰迪在節目中嘲笑出糗的陌生人,並以此為樂(維生),他們躲在小小的密閉空間,透過節目對他人進行語言暴力,而節目深受歡迎,說明整個社會大眾都噬血,都在看他人笑話(藉以安慰自己過的不差),卻沒有思考過網路暴力對現實人生可以產生怎樣的後座力,人性的惡,勾勒出影片第一道問題:「華勒斯遭受郝爾浩的虐待,到底是倒楣與無辜,或是罪有應得?」。

接著,郝爾浩跟華勒斯講述他奇幻人生故事,我們逐漸拼湊出郝爾浩的生命經歷(真假混雜),父母意外過世後,年幼的他被丟到孤兒院生活,先被不健全的國家政策剝削,又遭受神父與院長等人的不斷性侵與暴力對待,導致他對人感到失望,郝爾浩的悲慘經歷,是影片的第二道問題:「郝爾浩是絕對的罪無可赦的壞人嗎?或是被社會逼瘋的可憐人?」。

故事繼續開枝散葉,導演交叉剪輯華勒斯與女友艾莉的對話,探討為求成功,該否不擇手段打壓他人以達成目的?以及艾莉背著華勒斯與泰迪交往,她的出軌是對華勒斯的不滿與報復,或是艾莉對華勒斯的舊情難了,糾纏在一個疼她的男人和一個她愛的男人之間,無法做出最後抉擇;艾莉的出軌是卑劣、自私,抑或寂寞與情有可原?

誰是罪人、誰又該接受懲罰?

Tusk-02

試想,華勒斯會變成海象,真的只是「運氣差」,或是根本躲不過的劫難?假如他本來想要採訪的「追殺比爾小子」沒有自殺,華勒斯是不是就會逃過一劫?或者換個方式說,華勒斯會變成海象,跟整個社會有沒有關係?如果沒有網路罷凌就沒有「追殺比爾小子」,華勒斯就不會去加拿大,就不會遇到恐怖的郝爾浩;或說,如果國家對人民、權勢者對弱勢者、夫妻和親友對彼此多付出些關愛,是不是郝爾浩的心靈便不會扭曲變形?
年輕時的郝爾浩在人類社會找不到溫暖,後因沉船災難而漂流到荒島上,並在一頭海象身上找到慰藉,又因為拋不開求生天性(飢餓)而殺掉並吞食海象,「人類是野蠻的動物,為求生存不擇手段」郝爾浩這樣說,替《人型海象》下了悲觀定論:人類,自稱萬物之靈,遲早會為求生存(動物天性)而背叛與傷害他人,一如郝爾浩傷害華勒斯來安慰自己(個人的心靈救贖)、華勒斯對「追殺比爾小子」落井下石來拉抬節目收聽率、艾莉背叛華勒斯與泰迪暗中交往,只是希望能夠擁有「更好的生活」;由此來看,如華勒斯與郝爾浩的悲劇,將永遠不會自人類社會中消失;因為愛的力量,往往壓不過求生本能。

(底下會提到結局喔!)

Tusk-03

「人類太殘忍,不如當一隻海象吧。」

《人型海象》之於我最微妙的設定是郝爾浩對華勒斯進行「改造」手術的心情。
郝爾浩的行徑或許讓人覺得不安與恐怖,但郝爾浩殘忍行徑背後,其實是想把華勒斯從「萬惡的人類世界」拉出來,給予他「重生」的機會,也就是說,郝爾浩不識自己的殘忍(將個人需求強加在他人身上),反而覺得他的改造行徑是「善意」舉動。(不覺得有種父母將他們的個人慾望強加在孩子身上的味道嗎?)
電影尾聲,華勒斯用長牙刺死郝爾浩,那是華勒斯的報復,也是郝爾浩內心的救贖(年輕時殺害海象的彌補),此後,華勒斯沒有返回人類世界,而以海象姿態繼續生活著。

華勒斯真的變成海象了嗎?
他生活在陰暗洞穴、吃著生魚、不再過問人類世事,他活的像是一頭海象,卻不是一頭海象,內心依舊保有人類的情感(片末的落淚畫面)。
郝爾浩死後,華勒斯「選擇」(?)以海象方式生活,我想最大原因是他清楚明白,即便外貌可以透過整形手術盡力修補回人類「大概」模樣,但和社會大眾認定與接受的「正常人」仍然有著極大差異,他永遠會是別人眼中的異類,永遠都是他人口中的笑柄或口耳相傳的怪物(一如影片開場,華勒斯對「追殺比爾小子」的嘲笑)。
經過郝爾浩改造過後的華勒斯,早已喪失選擇權,他「被迫/強迫」成為海象,正如郝爾浩童年經歷強勢者的剝削與壓迫後,「被迫/強迫」成為心靈扭曲的狂人;弱勢者遭剝奪的選擇權。

Tusk-04

我們回頭再看華勒斯的「變形」,他在片中經歷過兩次「改造」,一次是外貌與生活方式都變成「海象」般的存在,另一次是華勒斯與艾莉曾經有過的一段對話,艾莉抱怨「新」華勒斯很混蛋很惡劣,一點都不像「舊」華勒斯,是個宅在家的善良男孩;為了要成為社會認可與欽羨的「成功人士」模樣,華勒斯老早對自己進行過改造,將原本的自己掩蓋掉,換上一張自大自傲的全新模樣;由此可知,《人型海象》不過是藉華勒斯變成海象的故事來演繹生活在勢利與貪婪社會中的你我,如何被大環境(教育/氛圍)一點一滴給改造成模樣醜惡的怪物過程。
想來,我們都是那隻海象啊!

《人型海象》結局有兩段隱藏片段,我覺得第一則片段相當有意思,總結了影片精神。片段搬演導演凱文史密斯(Kevin Simth)以廣播劇方式(呼應電影開場)跟同伴(泰迪?!)聊起《人型海象》,並用誇張嘲笑口吻訴說主角華勒斯的悲劇,他們說華勒斯和郝爾浩的「長牙」對決、以及華勒斯變成海象後,只願吞食生魚的行徑非常爆笑愚蠢云云,從兩人的對談中,我們未能感受到導演對華勒斯與郝爾浩的同情,反倒有著事不關己、消費他人悲劇好獲得「你好慘,我好棒」的優越感;這個隱藏片段,或許正是華勒斯無法重返人類社會的主因,也讓《人型海象》沒有淪為販賣奇觀的剝削式電影。

Tusk-05  

話說,觀賞《人型海象》過程,我一度覺得電影有著柯恩兄弟早年電影味道,血腥、恐怖、黑色幽默、人性探討,有趣的是,《人型海象》片中曾經提及《謀殺綠腳趾》一片,剛好就是柯恩兄弟的作品,所以凱文史密斯導演有藉影片跟柯恩兄弟致敬的意思嗎?
另外,本片幾位演員都表現突出,飾演華勒斯的Justin Long,扮起人面海象毫不含糊,我對他的撕吼聲印象超深刻,即便離開戲院,腦海仍持續迴盪著Justin Long的淒涼哀號聲、驚喜串場人物強尼戴普,把鬥雞眼調查員演得搶戲,再次展現強尼戴普特有的獨門喜劇風格(目前還沒有人學的起來)、飾演艾莉的Genesis Rodriguez,一場直視鏡頭訴說華勒斯對她的傷害,表演一氣呵成又精準到位,可以來期待她的未來發展(已經預定和凱文史密斯導演合作他的下兩部作品);當然,得要特別提一下飾演郝爾浩的Michael Parks,把一個心靈已經扭曲變形的老人給演的令人不寒而慄,無論是坐在輪椅上的年邁老者、或裝扮成海象的「格鬥家」、或是假裝成傻氣農夫等,每次出場都驚喜滿滿,對了,《人型海象》裡有「追殺比爾小子」,而Michael Parks剛巧有演出昆汀塔倫提諾導演的《追殺比爾》系列喔。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無名實習生
  • 变成这样,我宁願死掉啊…
  • 確實是非常殘酷的改變啊!

    hatsocks1975 於 2016/01/04 10:27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