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kyo_fiancee-01

「對不起。」凜吏。
「無需道歉,學習本來就會犯錯。」艾蜜莉。

來自比利時的艾蜜莉嚮往日本文化,一心想成為日本人,她在20歲那年搬到東京生活,並成為日本青年凜吏的法文老師,她教凜吏法文,他帶領艾蜜莉認識日本,一場異國戀曲,悄悄萌芽。

《東京未婚妻》是一部可愛的電影,它的男女主角很可愛,兩人性格都古靈精怪的討喜,艾蜜莉很外向很開朗很愛做白日夢,凜吏很內斂很崇拜黑道和日本武士精神,可能也很愛做白日夢;它的文化衝突很可愛,有日本特有的拘謹和禮節,也有西方人大喇喇的外放與直率,以及戀人雙方內心底各有的小小芥蒂與疙瘩,以及各自的體貼與關懷(很喜歡柿子那一幕);它的東京風情很可愛,琳琅滿目的藥妝小物和分工極其精細的生活家具品(烤披薩盤、電子狗寵物、機械人等等),看的人眼花撩亂;《東京未婚妻》的音樂很可愛、主角們的穿著打扮很可愛、影像與光影的捕捉很可愛、飾演艾蜜莉的Pauline Etienne和飾演凜吏的Taichi Inoue,互動、交談、應對都很可愛,就連兩人泡溫泉時自然大方「露三點」也很可愛,完全不覺情色吶

Tokyo_fiancee-02

電影這樣可愛,看片過程我也因為男女主角不斷上演的文化衝突劇碼而呵呵笑著,但《東京未婚妻》並未在我心中留下太深刻印象,清清淡淡,船過水無痕,一如片尾艾蜜莉寫下的話語:「人們深愛的事物終將成為幻影。」,對我來說,《東京未婚妻》就像一場夢,一個比利時女孩的日本夢,以為只要在日本生活、交個日本男友、說口流利日本話,就能成為日本人;或者,一個日本男孩的法國夢,以為只要學會法文、交上會講法文的女友、喝著啤酒和可樂而非日本茶,就能成為法國人;艾蜜莉和凜吏都做了場夢,夢中的他們告訴自己:我正朝著目標前進。
可是要成為日本人或法國人或比利時人哪那麼容易,某些根深蒂固的觀念難以被撼動、翻轉或接受,電影裡,凜吏舉辦一場晚宴,他邀請艾蜜莉出席,整個晚上,凜吏在廚房忙進忙出,根本沒有坐下來用餐的機會(沒有安排自己的座位),艾蜜莉獨自身處凜吏的朋友堆中,只好不斷找話題炒熱宴會氣氛,直到晚宴結束。
艾蜜莉生氣的問凜吏說:「你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讓我跟你朋友獨處?」,凜吏笑著回應:「如果我在妳身邊妳就無法認識他們啦。」;文化差異的鴻溝,遠比想像的還更深更廣,一如晚宴上凜吏友人與艾蜜莉的互動,一群自稱熱愛法國文化的日本人,面對侃侃而談的艾蜜莉,立刻顯露他們拋不去的「日式/拘謹/大男人」的一面,絲毫不見浪漫的法國風情啊。

(底下會提到結局喔)

Tokyo_fiancee-03

《東京未婚妻》尾聲,日本發生311大地震,造成重大災情。
這場地震,震出艾蜜莉和凜吏的差別,艾蜜莉的比利時身分再次被突顯出來,就算震後她想要繼續待在日本,但對日本民眾來說,她始終是個「外國人」;這場地震,也震醒艾蜜莉和凜吏的愛情夢,他們多少都在自欺欺人,艾蜜莉愛著凜吏,只是,她對他的感情從來沒有強大到願意放棄一切,就像艾蜜莉三番兩次拒絕凜吏的求婚,並說:「做日本女人真辛苦」,早已點明艾蜜莉的「理性面」對成為日本女性有著根本上無法克服的抗拒。

「我怕他把我當成法國人,而我把他當成日本人。」艾蜜莉。

一場地震,導致艾蜜莉和凜吏走上分手一途。
或說,這場地震其實幫了艾蜜莉和凜吏一個忙,他們都太優柔寡斷,不敢承認彼此的不適合、不願傷害曾經愛著的對方(某方面來說,他們的個性又是如此契合),311地震給了這對戀人一個離開彼此的藉口,給了他們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就像震後的日本,一切又得重頭來過,但只要繼續前行,未來仍是充滿希望。

Tokyo_fiancee-04  

最後,飾演凜吏母親的Hiromi Asai,她在片中的扮相根本就是《阿達一族》的魔帝女(Anjelica Huston)翻版啊。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