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Light-Shines-Only-There-01

一樁意外,導致同事死亡,達夫自責不已,從此買醉度日,直到遇見性格開朗熱情的拓兒,並愛上拓兒姐姐千夏,在得知千夏一家的生活困境後,達夫決定振作精神,盼能帶著千夏與她的家人走出困頓陰霾,然而悲慘命運如影隨形,時刻就要反撲與摧毀可能幸福.....。

「你應該更珍惜你的家人!」達夫。
就是因為珍惜他們,我才會變得這麼奇怪。」中島先生。

《陽光只在這裡燦爛》從達夫妹妹的來信揭開故事序幕,妹妹在信中說希望能幫逝去父母親找塊墓地,指責孤家寡人的兄長無法理解與體會她的心情;然而認識千夏家人後,達夫開始明白/了解「家/家人/家庭」的兩難與衝突與矛盾,一如千夏難忘童年與父親共享冰淇淋的快樂回憶,對照到她為幫助弟弟,而跟有著暴力傾向的有婦之夫中島先生交往,以肉體作為交換條件、為安慰精神瀕臨崩潰的母親、為「幫助」重病父親,而做出的許多犧牲。
《陽光只在這裡燦爛》是一部關於「家」的電影,家,不只共有快樂,也共享苦痛,既然割捨不下對家人的關心與在乎,只能陪著一塊下地獄。
忍不住要想,這樣的付出,這到底是愛或是責任?

The-Light-Shines-Only-There-02

應該是愛吧,我想。
達夫之所以能夠掙脫內心的自責枷鎖,除在千夏身上看到自身欠缺的勇氣外,更多的是看見(體悟)千夏對家人的「愛」,因為愛,千夏才能咬牙吞忍悲慘生活點滴,因為愛,千夏才會拖著疲憊步伐,一步步拉著殘破的家緩步前行,因為愛,達夫才懂著體貼懂著振作,因為愛,千夏才在達夫身上,找到遺失多年的「安全感」;《陽光只在這裡燦爛》沒有解決任何問題,但它有一份攜手往下走去的希望,希望看來單薄又弱不經風,但它同時廣大而包容,我接受妳的過去現在未來,妳接受我的過去現在未來,只要有愛,就不孤單。

導演吳美保把沉重的《陽光只在這裡燦爛》,拍的細膩動人,既有令人莞爾一笑的幽默,也有力道直竄人心的直視殘酷現實,影片有幾個段落令人眼睛一亮,例如繡球花的汁液與「精液」的對照、例如蹲在路邊牆腳旁的千夏母親身影(這個畫面實在太悲慘了!!!)、例如重病在床的父親呼喊出女兒名字一刻,銀幕上滿滿的不知道該欣慰該愧疚該羞愧的多樣情緒紛擾、例如千夏在片中與三個角色發生性關係,我們看見性愛的曖昧性,它可以充滿恨意、充滿無奈、也能充滿愛意,性愛的醜陋與美好,一如家庭的醜陋與美好,一如人生的醜陋與美好,無法被簡單歸類。

《陽光只在這裡燦爛》從技術面(攝影、配樂)到導演到劇本到演員都有可觀,飾演達夫的綾野剛、飾演千夏的池脇千鶴、飾演拓兒的菅田將暉和飾演中島先生的高橋和也等人,都交出令人激賞的表演成績單;另外《陽光只在這裡燦爛》有令我想起張作驥導演的《醉生夢死》,兩部影片都在關注底層人生,都在講家人間糾纏牽扯不清的愛恨情仇,而菅田將暉飾演的拓兒一角,用極度外放的情緒來掩蓋極度愁困(壓抑)的心情,剛好與《醉生夢死》裡,李鴻其飾演的老鼠一角遙相呼應。

雞蛋挑骨頭。《陽光只在這裡燦爛》拍得迷人,但我對中島先生一角有些許不滿,這個角色在電影前段有其複雜矛盾曖昧處,卑劣可惡又可憐可悲(「就是因為珍惜他們,我才會變得這麼奇怪。」是電影最傷感的對白),然而電影後段,中島先生在祭典上當眾羞辱拓兒一幕,讓我稍感錯愕,我們當然可以解釋中島先生已經喝醉或因為被千夏拒絕而見笑轉生氣,但我總覺得這個平常遮遮掩掩秘密情事的有婦之夫、這個八面玲瓏懂著幫自己留後路的中島先生,突然在人前抖出自己與千夏的潛關係,有些不太合理,也與那句「就是因為珍惜他們,我才會變得這麼奇怪。」互相矛盾。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