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戀銅鑼燒-01

就算自己覺得活的理所當然,世人的不理解還是能毀了一個人。」德江姨。

看電影時,有些看來無足輕重的橋段,要到電影接近尾聲或散戲後回想,才能看出箇中奧妙。
一如河瀨直美導演的《戀戀銅鑼燒》開場未久,一群女學生在太郎開設的銅鑼燒店吃著香甜的銅鑼燒,女學生們聒噪地聊著生活點滴瑣事,其中一名女學生忽然高喊:「我的銅鑼燒裡有一枚櫻花辦耶,好噁心好不衛生喔。」,太郎聽了有些不耐煩,多給女學生們一片銅鑼燒,隨意打發她們走人。
出了戲院,回想電影種種,這個平凡片段,在我心中慢慢發酵開來;那些青春正盛並承受著課業壓力的年輕孩子們、那些很容易隨年紀增長而逐漸消散的八卦記憶、那些午後時光在銅鑼燒店吃著甜點的短暫自由等,這幾名女學生的自在與歡愉,都在比對著劇中另一群不自由不快樂的角色們,例如銅鑼燒店老闆太郎,不愛甜食卻經營著甜食店,訴說著經濟遭受箝制的無奈;例如年輕女孩若菜的母親對女兒的欠缺關懷,無視若菜的寂寞與無助;例如年邁的德江姨,她在電影開場未久便跟太郎應徵要在銅鑼燒店工作,我們不清楚德江姨何以年紀一把還要工作、何以如此在意著生活周遭環境的細微變化、何以總能帶著愉悅心情面對陽光、微風、鳥兒的鳴叫聲等,直到德江姨的身世被揭露,我們才明白所有理所當然的幸福,其實一點都不理所當然,我們才明白女學生們挑剔著銅鑼燒裡的櫻花辦片段、太郎不耐煩的隨意打發,在在隱喻著生活中,那些不被接受不被理解的人的美麗與哀愁(片尾的井吉野櫻實是神來一筆的設計)

戀戀銅鑼燒-02

「熬豆沙是看心意啊。」德江姨。

單看《戀戀銅鑼燒》片名,我以為這會是一部愛情片,完全沒料到影片講的是社會裡存在許久的歧視與排擠與偏見,我們在德江姨身上看見弱勢者遭受社群壓迫的哀傷與莫可奈何,然而,這個理當鬱鬱寡歡的人物,卻是全片最有活力也最樂觀的人,她沒有被生活的難所擊倒,她笑著說:人活著,就是要聽就要是看。
電影裡,德江姨教導太郎烹煮好吃的豆沙餡,第一次煮食時,太郎埋怨烹煮過程太過耗時費神,德江姨說:「三兩下就煮好,是會對不起豆子的喔」,接著太郎問德江姨為何要一直觀察鍋爐內的紅豆狀況,德江姨說她在聆聽紅豆訴說它的生命歷程;德江姨對食材的用心,讓太郎的銅鑼燒生意得以大幅成長,掌廚者「用不用心」,顧客其實是吃的出來啊。
《戀戀銅鑼燒》的豆沙餡,可以有多重不同含意。
一個人有沒有好好經營他的生活(食材),是看/嚐的出來的啊!
一個人有沒有好好聆聽他自己的心聲(食材),是看/嚐的出來的啊!
一個人有沒有好好對待生活中的人事物(食材),是看/嚐的出來的啊!

(底下會提到關鍵劇情喔!)

戀戀銅鑼燒-03

德江姨對食材的用心,引伸出她對人的用心,因為對人懂著關心,才能看見隱藏在表象背後的哀傷(德江姨說太郎的眼神透著哀傷);而德江姨說她喜歡聆聽紅豆訴說它的生命歷程,既是她對生命的禮讚,因為「有所限制」才更懂著珍惜「自由」的可貴,亦是德江姨對生活的失落,由於罹患癩病,長年遭受歧視與排擠,被日本政府隔離於隱密處,眼不見為淨(強制隔離政策直到1996年才廢除),而這些無法與外界接觸的癩病患者,期待著的,不就是希望大眾願意放下偏見,靜心聆聽他們的故事他們的心聲嘛!

戀戀銅鑼燒-04  

我們也想在有陽光的地方生活。

河瀨直美導演把《戀戀銅鑼燒》拍的幽默、溫柔又帶點傷感,結局收的清淡,沒有刻意的救贖,卻有做自己並重新出發的勇氣;演員部分,飾演德江姨的樹木希林,一如往常的強大,不見《我的母親手記》、《橫山家之味》的強勢,多了份直率的坦然、飾演若菜的內田伽羅,這是我第一次觀賞她的演出,儘管覺得若菜這名角色不夠完整(總覺得她和母親的篇幅要多些),但一隻籠中鳥,足以道出若菜的心境與處境,另,我很喜歡內田伽羅的氣質,給人很舒服的感覺;最後,飾演銅鑼燒店老闆太郎的永瀨正敏,從開場的冷漠到後來的溫柔轉變,有著層次豐富的適當表現。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