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看過人們冒著生命危險,爭取坐上午餐桌的權利。如果你我現在不爭取生存權,以後的孩子還是得做。」《藍調石牆T》
《同樂演劇社》記錄一群在「真彩演劇社」擔任表演者的孩子們的故事,他們多是同志與跨性別者,有些團員選擇出櫃有些人依舊躲藏在櫃子中、有人跟家人出櫃而被接受,有人跟家人坦承性向而被趕出家門;他們在「真彩演劇社」裡找到歸屬感,卻也害怕離開演劇社後將要面對的大眾、他們透過表演一邊演出他人故事,一邊書寫自己的故事,他們希望被認識被理解被接受,他們想要高聲疾呼,不管性向、外貌如何,我與你們沒有不同。
《同樂演劇社》從一場舞台上男孩與男孩的吻戲揭開影片序幕,又以一場女孩與女孩的吻戲收尾,訴說劇中孩子在公眾面前「當自己」的勇敢,只是,那終究還是「舞台」,最難的是下戲後的現實,社會大眾有無氣度接受多元選擇的存在。

《同樂演劇社》有淚水有傷感有笑聲有幽默,還有愛;影片恰巧記錄到2013年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悲劇,訴說「恨、暴力」的恐怖以及「愛」的可能救贖;近日剛好讀了Leslie Feinberg的《藍調石牆T》,對《同樂演劇社》劇中幾個跨性別孩子的徬徨與迷惘,有著較多共鳴,儘管時代不同,社會氛圍也在轉變,但對自身的「異」,依然感到焦慮與不安;《藍調石牆T》主角潔斯幼時在課堂上唸了一首愛倫坡詩作,藉詩闡述隱密心事,我覺得《同樂演劇社》的孩子們若是讀了這首作品,應該也會很有感觸吧。

「自小,我便不是
像其他人那樣,我沒有看到─
其他人看到的,我沒有辦法─
從共同之泉提煉我的熱情。
我也沒有從那兒汲取過
我的憂傷;我不能喚醒
我的心雀躍於同一聲調;
而所有我愛的,祇能獨愛。」
另外,潔斯跟朋友的年幼兒女唸的睡前故事,也非常的動人傷感,一併分享給大家:
「我往哪兒去,我不很清楚。
走下小溪旁的驢蹄草邊,
爬上山峰頂的松柏間,
任何地方,什麼地方,我不知道。
若妳是鳥兒,住得高高的鳥兒,
風來了,妳便能依偎著風,
風帶著妳走時,妳將對它說:
『那就是今天我想去的地方。』
我往哪兒走?我不很清楚。
去哪兒,與人們又何干呢?
就去藍鈴草生長的森林吧,
什麼地方,任何地方,我不知道。」

酷兒影展官網:http://www.tiqff.com/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