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歲男孩蓮的母親因車禍意外過世,由於生父與母親早已離異,蓮將由母親娘家親戚代為撫養,不想跟親戚生活的他,選擇逃家,在路上遇見來自怪物世界的熊徹,熊徹看著性格倔強的蓮順眼,他說:「不如你來當我徒弟吧!」;怪物世界「澀天街」的大家長兔子宗師即將晉升神明,「澀天街」準備選出新一任宗師,豬王山和熊徹各以突出武鬥技巧成為熱門人選,然而熊徹總是單打獨鬥,行事魯莽不夠穩重,豬王山不但是兩個孩子的父親,而且門下徒子徒孫眾多,被認為比熊徹更適合出任宗師;熊徹收蓮當徒弟,是要證明自己也懂著帶人帶心;這兩個性格剛烈的大男孩與小男孩,初識時爭執不斷,意見難有交集,經過磨和期後,蓮與熊徹都在對方身上找到他們欠缺的支持與愛.....。

細田守導演新作《怪物的孩子》批著奇幻外衣講父子關係。

性格粗魯又孩子氣的熊徹,自從找到徒弟蓮後,本來獨來獨往的心有了牽掛,令他手忙腳亂也讓他開始懂著付出,不再自私與自以為是;父親是孩子的人生導師,他們也同時在孩子身上看到自身的不足,要成為孩子模仿與學習的榜樣,得讓自己變得更好;如果熊徹與蓮是父子關係,那麼蓮和時刻旁在他身邊,陪著他一塊成長的多多良和百秋坊兩人,則是侄子與叔叔/舅舅關係吧(多元成家!);想來,我們若把《怪物的孩子》的奇幻場面抽掉,它其實是1987年的賣座喜劇《三個奶爸一個娃》的翻版哩!


《怪物的孩子》劇情有多組對照,熊徹與蓮對照豬王山和大兒子一郎彥的關係,前者吵吵鬧鬧,後者相敬如賓,前者透過爭執發現彼此的欠缺,後者掉入「沒有爭執等於萬事OK」的陷阱;重點不在於「誰愛兒子多一點」,而在「誰願意花時間多了解兒子一點」;旁人都說熊徹和蓮的關係讓人分不清誰是師父誰是徒弟,那是因為熊徹沒有用上對下的態度去命令或要求蓮該成為怎樣的人,他們教學相長,相互砥礪也相互體諒;加上蓮與熊徹有著相近背景,所以懂著彼此的失落,熊徹第一眼看見蓮,就被他倨傲氣質吸引(大概想起獨自長大的寂寞童年往事吧),而蓮在熊徹和豬王山的對戰中,看見熊徹與他相同的孤單,「沒人為他(熊徹)加油,一個人孤軍作戰著」蓮說,因為理解而體諒,因為體諒而理解;反觀豬王山面對一郎彥對自身定位問題的徬徨,只懂著勸說:「你是怪物,你是我兒子」,錯失理解/挖掘兒子問題背後到底藏有怎樣的心意。

(底下會提到關鍵劇情喔)

《怪物的孩子》的另一組對照自是蓮與一郎彥;蓮與一郎彥即是《白鯨記》裡的白鯨與獵鯨船長關係翻版,白鯨是船長心魔,而蓮與一郎彥象徵著愛與恨、救贖與墮落、光明與黑暗的對抗;蓮和一郎彥都有:「我是人類還是怪物」的心境糾結,差別在於熊徹從未否定過蓮的人類身分,他全心接受蓮的本質,交由蓮決定他該要屬於人類世界或怪物世界;一郎彥則是在父親隱瞞他的人類身份中長大,像是在否定「一郎彥的出身」,讓他對「真正的自己」感到厭惡與排斥,最後被不斷增長的自卑吞噬,成為黑暗使者;蓮與一郎彥都在修行路上遭遇「黑暗勢力的誘惑」,他們讓我想起《星際大戰》的天行者路克和黑武士,蓮(路克)學會控制負面情緒,不讓黑暗力量操控他,而一郎彥(黑武士)則在不斷的挫敗中放棄自己,任憑黑暗力量控制心緒。

「無論何時,我們都不是孤軍奮戰。」楓。

《怪物的孩子》維持細田守導演的一貫水準,劇情精采又引人入勝。
這套作品像是導演過往作品的議題延伸與總和,它讓我想起《夏日大作戰》,蓮因為有熊徹、楓、多多良和百秋坊等人支持,才能戰勝心魔並擊敗大白鯨(「人劍合一」是非常動人的設計,熊徹對蓮的影響不只是外在技巧更是內化成他的精神力,象徵死去父親對孩子永生的影響),一如《夏日大作戰》結尾,女主角集眾人之力方能戰勝電腦怪物,生存於社會,我們都需要那個願意相信我們並且願意給予我們前進力量的人,寂寞的熊徹如此,寂寞的蓮如此,寂寞的楓也是如此。
《怪物的孩子》也讓我想起《狼的孩子雨和雪》,都是單親家庭、都用奇幻題材包裝家庭與成長議題,前者講父子關係,後者講母子關係,兩片都有父母親對孩子的不捨,也有放手讓孩子長大的信任。

為何只有人類的心會長出可怕的黑洞,而熊徹與怪物世界的居民不會?
看完《怪物的孩子》後,我如此自問。
我想,怪物的世界即是未受污染的自然環境,動物們的世外桃源;當人類秉持良善的心去愛護世界,人與自然(怪物世界)可以和平共存,當人類內心充滿仇恨、暴力與爭權奪利,那麼人類發動的戰爭,將不只影響人類社會,也將帶來自然/地球浩劫;《怪物的孩子》其實是有環保與反戰意識藏在其中吧。

《怪物的孩子》不是細田守導演作品中我最喜歡的一部,但它保有導演一貫水準,動畫技巧高超、劇情前後呼應完整動人;只是,我對片尾的蓮與一郎彥對戰有些失落,場面震撼度不夠強悍不夠動人,各位若有看過宮崎駿導演的《魔法公主》,片尾憤怒的山獸神吞噬整座森林一幕,或是沖浦啓之執導的《給小桃的信》,成千上萬的妖魔鬼怪幫忙主角小桃打造出一道可以遮蔽風雨的大隧道一幕,或是細田守導演的《夏日大作戰》結局,眾人齊心對抗電腦怪物一幕等,或許就能明白我對《怪物的孩子》高潮大戲的失落心情了。

觀點補充:
「你覺得《怪物的孩子》裡的怪物世界是真的嘛?」朋友看完電影後這麼問我。
我說:「以電影的設定應該是真的啊。」
朋友:「我覺得《怪物的孩子》裡的怪物世界其實暗指日本黑幫。這是一個關於男孩捲入幫派派系鬥爭的故事。」

嘿?

小男孩蓮在街上流浪被幫派大哥熊徹看上,熊徹帶他入門(一入門,就不容易「離開」),訓練他成為幫派的中堅份子,由於蓮受到大幫主(宗師)賞識,讓熊徹的分派忽然增加許多慕名而來的小輩;然而,不管蓮變得多強壯多受敬重,他內心總有個聲音反覆詢問自己:我真的想在黑道待一輩子?還是想要尋回平凡人生?
而另一位幫派大哥的弟子一郎彥,由於過於貪戀權勢,失去本性,竟然狙殺前輩熊徹,引起幫派內亂;為了報仇也為了平亂,蓮出馬對付一郎彥,讓內鬥幫派重新回歸穩定狀態。
決鬥結束後,蓮由於熊徹已經不在人世,對於「澀天幫」不再有所眷念,遂離開幫派,回歸平凡。
而蓮與熊徹的故事,從此成為幫派小弟們口耳相傳的「傳奇」。

朋友沒有看過細田守導演過往作品,沒有先入為主的觀念,沒有在第一時間接受「奇幻」設定,所以能用不一樣的方式閱讀《怪物的孩子》,聽完朋友的描述,覺得很有意思啊!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