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帝夫賈柏斯》被切割成三個故事塊面,第一部分是1984年,麥金塔電腦發表前夕,賈柏斯與前女友克利絲安爭論麗莎到底是不是他的親生女兒;第二部分是1988年,賈柏斯離開蘋果公司創立「Next」,新產品「Next電腦」發表前,賈柏斯和幾個曾經一起打拼的工作伙伴起了爭執;第三部分來到1998年,賈柏斯風光重返蘋果電腦,劃時代的iMac果凍機即將發表,但是他和朋友和女兒的關係依舊充滿著誤會與爭論不休.....。
 
我喜歡《史帝夫賈柏斯》的故事切入點(Aaron Sorkin劇本改編),用一種奇妙方式把賈柏斯的人與產品(電腦)與人際關係搭上連結
賈柏斯對電腦的想望,即是賈柏斯生活態度的反映。一如84年麥金塔電腦發表前,賈柏斯威脅工程師安迪一定要讓電腦發出「Hello」聲音,賈柏斯希望麥金塔電腦看來「親民可愛沒有威脅性」,然而賈柏斯自己本人卻毫不親民可愛,他甚至當著五歲女兒麗莎的面說:「麗莎電腦不是以妳命名!」;會說「Hello」的麥金塔電腦,點出賈柏斯的商業頭腦(獨特/討喜),也暗示(?)賈柏斯希望自己(或產品)「可以被接受」(小時候被原生父母拋棄的陰影)。
 
同樣的,賈柏斯和當年一起打拼的好友沃茲,一再因為蘋果電腦該使用「開放系統」「封閉系統」而起爭執,贊成使用「開放系統」的沃茲,個性較為「開放」,沒有太多的攻擊性,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很容易被使用,也很容易被「利用」,反之,堅持使用「封閉系統」的賈柏斯,一是自詡為「引導者」,不隨人群(市場潮流)起舞的自信,二是賈柏斯對「人」欠缺信任,他只相信自己,拒絕旁人(大眾)的意見,封閉系統,正是賈柏斯將可能背叛威脅他的人排除在外的「保護機制」(想要掌握全局的渴望,再次跟賈伯斯的童年陰影產生連結)。

後來沃茲三番兩次希望賈柏斯在他的電腦發表會上提及「蘋果二號」團隊的功勞(苦勞),賈柏斯一再拒絕沃茲,他說蘋果二號「曾經」風光,但它的時代已經過去,他不希望新產品跟「蘋果二號」有所牽連;賈柏斯否定「蘋果二號」的成就,既有賈柏斯只想追求「新局」的企圖心,也再次呼應到他的童年經驗,他對「蘋果二號」團隊的不聞不問,不正似當年原生父母拋棄他的行徑?對賈柏斯來說,唯有證明自己的「價值」,人們才會「愛上/珍惜」你,因此賈柏斯執意創造一台超凡的、藝術性高的、與眾不同的電腦,其實是在打造一個超凡的、藝術性高的、與眾不同的「史帝夫賈柏斯」。(對照到他在生父的餐廳用餐,默默享受著「我過的很好」的勝利感)

《史帝夫賈柏斯》用三個不同階段的產品發表會,讓觀眾看見賈柏斯如何從一個高高在上的「上帝/天父/Father」變成「父親/Father」,從第一次發表會將自己比喻為凱薩大帝與上帝(「上帝不也派他的兒子進行自殺任務?但是上帝能夠創造樹創造世界,所以人類依舊愛他」賈柏斯),到最後一次發表會,發現自己的不完美(盲點),學會用不同的角度觀看他所身處的世界(呼應iMac果凍機的標語:「Think Different.」),並試著成為一名「父親」(麗莎的父親,而非眾人/信徒眼中的上帝);《史帝夫賈柏斯》的特殊,在於劇本不僅提及賈柏斯的視界與眼光(聽到他跟女兒說:「我要把一百首、五百首、一千首歌放到妳口袋裡。」,莫名覺得好感動),也讓銀幕外的觀眾看見這名充滿爭議的傳奇人物,不完美與脆弱的人性面。
 
我沒讀過史帝夫賈柏斯(Steve Jobs)傳記,不清楚電影中的賈柏斯與現實生活中的賈柏斯,差異到底多大(距離真相多遠);其實差異很大也沒關係,畢竟Danny Boyle導演無意把影片拍成流水帳紀錄片,光是找來外貌跟史帝夫賈柏斯差異很大的麥可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扮演這位傳奇人物、以及單從三場廣受矚目的產品發表會,推測賈柏斯的性格對親友與蘋果電腦發展的重大影響,便說明導演與編劇只想利用片段事件拼湊與挖掘史帝夫賈柏斯其人其事其態度的多樣可能性,一如片中有名新聞記者詢問賈柏斯蘋果標誌的由來,他們聊起艾倫圖靈(看過《模仿遊戲》的朋友都會感到萬分驚喜吧),提及圖靈咬蘋果自殺的軼事,記者問賈柏斯:「所以被咬一口的蘋果標誌就是在跟圖靈致敬?」,賈柏斯說:「如果背後故事真是如此,豈不是更好?」。

「如果背後故事真是如此,豈不是更好?」,好故事往往比真相更吸引人,也更容易被人記憶。

 

我喜歡《史帝夫賈柏斯》,但我對快節奏電影真的很容易感到疲憊,《史帝夫賈柏斯》敘事偶爾突然快速跳接過去與現在時空,讓觀眾看見(比對)賈柏斯心境的變化(過往事件的影響),由於剪接之於我太過凌亂,常常反應不及,一時間忘了現在到底發生什麼事情,電影看完當下,腦袋一片混沌(有點像是看《大賣空》的感覺),直到書寫感想,才慢慢整理出頭緒來;我想日後若有機會再看一次《史帝夫賈柏斯》,應能看到更多有意思但不小心在快節奏敘事中錯過的細節與訊息吧。

 

最後,《史帝夫賈柏斯》入圍兩項奧斯卡演技獎,分別是飾演賈柏斯的Michael Fassbender和飾演賈柏斯紅粉知己兼好助手喬安娜的Kate Winslet;Michael Fassbender長得不像賈柏斯,但他完美演繹一個有血有肉有層次感的「父親」角色,我好喜歡!

 

至於Kate Winslet飾演的喬安娜,她不只是賈柏斯的好友、得力助手,更是賈柏斯與外在世界的溝通橋樑,如果沒有喬安娜的存在(與呵護),賈柏斯很可能老早迷失在他充滿憤怒的世界裡,無法與任何人產生關係;我以為Kate Winslet在《史帝夫賈柏斯》比她在《惡女訂製服》的演出更精準更有說服力;另外,《惡女訂製服》的Sarah Snook,也有在《史帝夫賈柏斯》驚喜亮相喔!

後話:
我覺得Michael Fassbender長得不像賈伯斯,他的扮相比較像《楚門的世界》的Ed harris,哈哈。
 

2016.02.25補充

當初看完《史蒂夫賈伯斯》,覺得電影資訊量龐大,多看幾次應有多些不同的收穫。
再 看一次電影,影片開場先剪入一段黑白訪談畫面,一名父親帶著年幼兒子拜訪科幻作家 Arthur C. Clarke,父親跟作家聊起電影《2001太空漫遊》(小說作者並參與電影劇本改編),父親說不知道未來(2001年)會是如何, Arthur C. Clarke闡述他對未來世界的看法,指出電腦將成為日後人類生活的重要工具,父親則憂心未來人類將過度依賴電腦而少了與人互動的溫度。

《史蒂夫賈伯斯》選擇Arthur C. Clarke和《2001太空漫遊》「破題」,有幾層意義。
第一,史蒂夫賈伯斯和Arthur C. Clarke都是先驅,都早人們一步預見未來的模樣。
第二,Arthur C. Clarke和《2001太空漫遊》對人類文化有著重要影響,《史蒂夫賈伯斯》不只跟電影與作者致意,也是將史蒂夫賈伯斯放在同一個位置上,承接上前人的棒子,成為影響另一個世代生活與思考方式的重要人物
第三,訪談影片中的父親對人類會否過度依賴電腦而遺忘如何與人交往的擔憂,正呼應史蒂夫賈伯斯在片中和女兒和工作夥伴的關係,電腦(事業成就)再強大,也大不過人與人交往的深層影響。
第四,2001年,正好是蘋果劃時代產品ipod誕生的年份。《史蒂夫賈伯斯》片尾就落在賈伯斯跟女兒說:「有一天,我會把一千首歌放在妳的口袋裡。」,巧妙地與影片開場訪談片段有了對照觀看的趣味。

《史蒂夫賈伯斯》沒有入圍奧斯卡劇本獎,但劇本確實寫得縝密而漂亮。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