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囉。」
「我只是打電話告訴你我沒事。」
「人們只在有事的時候才會說自己沒事。」
.
很快在Netflix看完《馬男波傑克》兩季(第三季仍未開播),原以為會是純粹的白爛動畫情境喜劇,後來發現全然不是那麼一回事,劇情持續堆疊角色厚度,讓觀眾看見主角波傑克從青年得志到中年失落的心境變化,隨故事發展,揭露波傑克的童年往事,明白他的不快樂不單只是「過氣了」的表面原因,還有兒時父母親加諸在他身上的壓力,持續累積成龐大的自卑怪物,波傑克說:「我不知道怎麼讓自己快樂。」,令我想起《史蒂夫賈伯斯》片中,賈伯斯跟女兒承認:「我心裡有障礙」,同等的哀傷與無奈。
那麼快樂是什麼?《馬男波傑克》都沒有給出一個簡單答案,反而透過不同情境逼問波傑克(還有螢幕外的觀眾),擁有成功就快樂了嗎?擁有財富就快樂了嗎?擁有一個伴在身邊的人就快樂了嗎?
我想,波傑克的不快樂,或許就在於他太努力想要「找到快樂」這件事吧。

非常喜歡《馬男波傑克》的埋哏方式,往往要經過很多集數鋪陳,才會理解早前看似無關緊要劇情的真正作用;《馬男波傑克》第一季結局,導演將波傑克丟入一個最寂寞孤單的狀況中,第二季更讓他經歷過一堆爛事,才終於看清自己的真正問題。
第二季開場,波傑克為即將開拍的電影進行減重訓練,他「打算」每天穿上運動短褲跑步,卻也一如往常地半途而廢;第二季每一集,我們都可看見一位猴男老是跑步經過波傑克家門口畫面,猴男默默跑著,沒有任何一句台詞,沒有顯著的意義;第二季尾聲,波傑克決定「再次」振作,他再次穿上運動褲跑步,但才跑一小段路便氣喘吁吁,波傑克倒在草地上唉嘆跑步好難,接著我們看到整季沒有出聲但一直在跑步的猴男走到他面前說:「這會變得更容易些。」
波傑克:「什麼?」
猴男:「每天都會更容易一點。」
波傑克:「是嗎?」
猴男:「但你得每天都做,那是困難的部分,但確實會變得更容易些。」
說完,猴男揚長而去。
波傑克面對鏡頭說:「好吧!」
想要徹底改變並扭轉生活困境,沒有捷徑。困境讓人覺得生活好難好難,但只要一點一點的去做,確實會變得更容易些吧。
《馬男波傑克》第二季結局看得我熱淚盈眶,這部觀點尖銳帶刺的動畫喜劇影集,每次耍溫馨,都能有效帶出溫柔的情感力量。

非常喜歡《馬男波傑克》用最不寫實的情境(人與動物共生的奇妙國度)講一個最寫實的故事,影片沒有為販售廉價熱血而將生活裡的困難給簡化,相反的,情境喜劇常見的絕地反攻熱血正面結果,常常被巨大的自私的無良的現實吞噬,例如女權不彰的困境或是媒體亂象的無法抑制等,甚至對於電影工業濫用CGI的現象都酸了一把。

非常喜歡《馬男波傑克》裡的每一個角色,他們的自大與卑微、他們的強顏歡笑與故作堅強等,都書寫的細膩動人,沒有任何角色被扁平化或無端浪費,例如我本來對花生醬先生(狗男)並無太多想法,但花生醬先生在影集中的存在感越來越強大,他與波傑克剛好是極端的反面,相較於波傑克表面開心但內裡受傷的靈魂,花生醬先生的自信與樂觀,還有他對人與事的絕對包容,都讓這兩名崛起經歷相當的人物,走上截然不同的生命道路。

最後,如果您有使用Netflix,千萬別錯過《馬男波傑克》。
現在,我滿心期待《馬男波傑克》第三季推出!!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