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編劇/導演查理考夫曼(Charlie Kaufman)的過往作品,《安諾瑪麗莎》怪的很有個性、怪的有些讓人摸不著頭緒;我不敢亂推薦這片給大家,只能說:我喜歡。
《安諾瑪麗莎》劇情簡單說:知名作家麥可史東對一成不變的生活感到索然無味,他與妻子的婚姻關係陷入冰點,麥可受邀至辛辛那提演講,他在辛辛那提短暫停留的兩日,認識女孩麗莎,兩人談了場意料外的戀曲.....;故事乍看彷彿辛辛那提版《愛情不用翻譯》,都是關於寂寞靈魂的相互碰撞與迸發璀璨火花,美好地令人目眩神迷;然而《安諾瑪麗莎》又不是《愛情不用翻譯》,電影除麥可和麗莎這兩名角色由不同演員配音外,其他配角皆是相同長相(髮型和服裝不同)、幕後配音都由Tom Noonan負責發聲(不分男女),彷彿這個世界只有我們倆才特別,其他人全是一個模子刻印出來的呆板無趣與千篇一律。
不管這世界如何地擁擠與吵雜,只有你/妳才是我的唯一。
當我準備用如此浪漫方式解讀《安諾瑪麗莎》,查理考夫曼才慢慢揭露他的意圖。

(底下會提到關鍵劇情喔)

聲音,是《安諾瑪麗莎》的線索。
聲音象徵人的獨特性。麥可之所以被麗莎吸引,因為她的聲音與眾不同;麗莎的「異」來自於她的欠缺自信(臉上傷疤令麗莎深感自卑),那樣的脆弱與無助;麥可喜歡麗莎帶給他的「新鮮感」,儘管兩人認識不久,麥可已經向麗莎提及跟妻子離婚的可能性。

麥可為何如此渴望麗莎?
因為她是「反常麗莎」(電影片名的由來,「反常」單字Anomaly和麗莎名字的結合),她跟其他人不同。
其他人是指誰?
麥可寫一本暢銷書《待客之道守則》,人們常常跑來跟麥可說:「我們根據你書裡的指示改善公司客服,果然業績成長多少多少趴」,《待客之道守則》是本關於「人」的書(如何與人互動,如何善待他人),但大眾好像都只看到「如何生財」,好似生活裡只有錢沒有愛,只有一種標準。
其他人是指誰?
當人們看見麥可史東時,莫不帶著崇拜的語氣低呼著他的名字的狂熱粉絲心態。

麗莎也是如此,不是嗎?
是啊。麗莎也是如此。
麥可一開始沒有看出麗莎的不同,他跟她度過浪漫夜晚,隔天早上,麥可提議要跟麗莎長相廝守,麗莎說:「我們今天也許可以去動物園走走看看.....。」;麥可抵達辛辛那提那日,計程車司機也跟他說過同樣的話:「如果你只在辛辛那提待一天,那你應該去動物園走走看看。」。
銀幕上,麗莎的聲音突然分成兩軌,前軌是麗莎本來的聲音(Jennifer Jason Leigh配音,女性),後軌是Tom Noonan的聲音(片中所有配角的幕後聲音,男性),兩種聲音逐漸重疊,當麗莎說完最後一句台詞,「女性」聲音已經被「男性」聲音取代。
很奇妙的設計,不是嗎?
麥可耳中聽到的麗莎聲音的轉變,訴說著:所有的感情都是如此喔,剛開始或許很特別很新鮮,可是相處久了,就會發現特別開始變得不特別,就會明白曾經以為的「不平凡」,原來很平凡,就像其他人一樣

是誰剝奪了麗莎的不平凡?
陌生的彼此相處久了,所有的美好都將變得平淡無奇。生活中所有的激情都只是激情(無法持久),我們最終都會回歸生活裡的「常態」。《安諾瑪麗莎》可以跟查理考夫曼的編劇作品《王牌冤家》對照著看(金凱瑞和凱特溫絲蕾的愛情變化)。
我們也可用另一方式解讀麥可與麗莎關係的快速惡化。麥可和麗莎有過一夜情後,隔天他們一起享用早餐,麥可邊吃東西邊責備麗莎說:「妳有控制慾、妳不要用叉子敲打牙齒、妳吃東西時候不要講話....」;麥可調教著麗莎,而麗莎「乖乖地」遵守他的指示。
麗莎從一個唱著辛蒂露波歌曲的特別女性,慢慢變成為討「男性/麥可」歡心的「女性/粉絲」。
「每個人都比較喜歡艾蜜莉(麗莎友人)。」麗莎曾經這樣跟麥可說。艾莉莎代表的是一種典型,一種社會大眾較能「接受」的典型,而為了被接受,人們很容易向那個「典型」靠攏。
麗莎也是如此,一旦進入「主流圈子」,「反常麗莎」也就不再反常不再特別

電影結局,麥可回到妻兒身邊,回到他一成不變的生活。
麗莎寫了封信給麥可(聲音再次變回女性聲音),她說很抱歉只能眼睜睜看著麥可離去,很抱歉兩人沒有結果,她在信末署名「反常麗莎」。
《安諾瑪麗莎》可以被視為「女性電影」?麗莎離開麥可後,才又重新找回「自己的聲音」;電影裡,麗莎說她在麥可書中學到「反常」(Anomaly)單字,而「反常」一詞在日本語中有著「天神」之意,麥可在社會中的地位,不正似「天神」般,受到眾人景仰與崇拜,麗莎離開麥可,其實是離開「神/男性」的控制;當然,麗莎聲音的恢復,也可從愛情角度切入閱讀,沒有結果的愛情,才讓麗莎再次變得「特別」,得不到的愛(麥可對「不一樣人生」的想像),總是格外美好吧。
《安諾瑪麗莎》也是關乎寂寞的電影。麥可的幸運,源於他的成功,擁有美滿家庭與成功事業;然而麥可的不幸也源於他的成功,
他渴望找到與他同樣「不甘於平凡」的另一個人(生活),卻哀傷地發現,身邊每個人都試圖要「成為他」(一整個社會對於成功的想像都如出一轍)

《安諾瑪麗莎》是一部奇妙的電影(《安諾瑪麗莎》是雙導演作品,除查理考夫曼外,另一位導演是Duke Johnson),玩偶表情與場景設計都相當突出細膩,故事絲毫不童趣,充滿成人式的幽默與成人式的無奈與傷感;每次觀賞查理考夫曼編劇/導演作品,往往不知道該期待什麼,看過一次電影,總覺得有些東西看漏看偏了,日後重溫,常會有不同的想法出現!
我喜歡《安諾瑪麗莎》,它絕對會是我日後反覆重溫的作品之一(但電影台大概會「剪很大」吧)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