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爆焦點》敘述環球報「焦點小組」成員,聯手揭發教會掩蓋包庇神父性侵醜聞案過程。
劇情令我想起不久前才看過的《贖罪俱樂部》,《贖罪俱樂部》從下放至偏遠地區的神父與修女生活,看見他們如何扭曲是非以原諒自身犯下的過錯;《驚爆焦點》則反過來,透過外部人員(記者)契而不捨的追查,逐漸挖掘出醜聞真相。

我欣賞《驚爆焦點》劇本,它的層次豐富飽滿,電影前半場就像所有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勵志電影,一邊讓觀眾看見受害者的悲情、一邊呈現「大鯨魚/教會」滲透不同權力單位的龐大勢力、一邊瞧見新聞記者沒日沒夜的追新聞翻資料,承受外在與自身的重重壓力。

《驚爆焦點》的精采在於影片觀點的變換。
第一個讓我覺得有意思的點是下令追查神父性侵醜聞的是新上任老闆馬帝拜倫;馬帝拜倫是猶太人(非天主教徒),他不是波士頓土生土長孩子,對波士頓沒有太多的人情包袱,想到什麼就做什麼,比較不怕得罪人;拜倫的「局外人」身分不斷被「在地的」資深律師和地位崇高的神父說嘴:「局外人懂什麼?樞機主教或許不完美,但他為社區做出過很多奉獻,我們千萬不能忘了!」;資深律師和神父批判外地人來了又走,不會對社區付出關心,然而真正生活在這塊土地、對城市有著高度認同感的在地人,卻又因為人情/金錢/權勢壓力,面對不公不義也不敢仗義直言不敢妄動(或者不願),豈不諷刺與矛盾?

《驚爆焦點》裡的「焦點小組」成員,一開始著重在「個人,抓出有過性侵前科的神父」,後來性侵名單越來越長,人數越來越多,「焦點小組」主管羅比決定改變報導方向,改以「控訴整個體系」為出發點,這是電影第二個撼動我的點。
《驚爆焦點》裡的受害者接受訪問時,皆不約而同地說:「像我們這樣貧窮的孩子,看到地位崇高的神父拜訪家裡,那彷彿是上帝現身!(性侵神父專挑低收入戶、父親已經死亡的弱勢孩子下手)」;受害者為何願意和神父發生關係?受害者親人即使知道孩子遭受性侵,為何閉口不提?《驚爆焦點》讓觀眾看見人們如何地敬畏(信仰)權力,甚至包庇權力!
天主教是美國主要宗教之一,宗教影響力深入每個家庭,信仰進入每個父母孩子的思想中,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精神寄託),當從小信仰的美好遭受摧毀時,少部分人選擇勇敢站出來對抗,更多的受害者不是心靈受創而自甘墮落(酗酒、磕藥,甚或自殺)、就是將秘密埋在更深的角落,因為他們明白,一旦跟大眾信仰相牴觸(指責神父與教會敗德),將讓自己成為社群團體共同對付的目標(敵人)。(延伸觀賞Netflix紀錄片《謀殺犯的形成》,把人們對教會的信任/信仰,轉換成對警察的信任/信仰,越是傳統保守的組織,越是拒絕接受質疑與檢視。)
《驚爆焦點》片中一再提出「利出一孔」概念,教會高層只會找拜倫或羅比等人「談條件」(而非次要職員),他們明白:「若能安撫幾個重要人物,便能順利壓制住底下職員的反彈聲音」。
「焦點小組」的主管羅比這樣跟教會友人說:「原來是這樣的感覺,一個人換邊站,突然全鎮的人都換了異樣的眼光!」;石頭和雞蛋擺在一起,站在石頭那邊總是比較容易的抉擇。

「有這麼多神父曾經性侵孩子,為何沒有媒體報導?為何醜聞沒有爆發?為何很多人知道真相,又沒有人願意去改變現狀?」。
《驚爆焦點》的角色們不斷發出類似質疑,每個人都覺得事件規模大到「不可思議」,但「性侵案」就是大喇喇地存在不同城市與社區與其他國家,教會包庇神父、利益團體睜隻眼閉隻眼、大部分民眾不是噤聲就是逃避;那大概也是某種程度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一整個社群都被宗教綁架,看見了惡,卻又包容著惡。
《驚爆焦點》第三個打動我的點,即是電影沒有單方面指控誰該為這件事負責,而是讓觀眾看見「共犯結構」,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在這起事件中,成了冷眼旁觀的加害者;我頗欣賞劇本後段的「轉折」,它說新聞記者不僅只是找資料、寫文章、報導刊出即可,記者的「眼界/議題的選擇」,更是至關重要;看似根深蒂固無法撼搖的結構,並非全然不能改變,如果媒體人願意擔負起揭發真相並引導讀者思考的責任。

《驚爆焦點》拍的不花俏不取巧,它甚至連恐嚇電話或暗夜攻擊的戲劇性情節都沒有,但是片中的「焦點小組」成員,時刻散發著迷人的老派氣息,一邊批判人與體制,一邊不忘自我反省:「我是不是哪裡沒做好?」。
同是新聞類型影片,《驚爆焦點》和《真相急先鋒》的差異在於,《驚爆焦點》用「焦點小組」成員的努力揭發真相,說服觀眾:「新聞人該有如此氣度。」,《真相急先鋒》則是透過「完美無暇的」勞柏瑞福角色告訴觀眾:「嘿,我們(新聞黃金年代)曾經有過一個很棒的時光。」;一個是刮別人鬍子也刮自己鬍子,自我反省的同時不忘改正錯誤並繼續追求進步,一個則是緬懷過往,停留在老時代的美好想像;兩部影片擺在一起,格局高低很容易就比較出來。

《驚爆焦點》獲得奧斯卡六項提名,身兼導演/編劇/剪接多職的Tom McCarthy(全部獲得提名),電影拍得穩當,沒有明顯缺失,只是看完影片後,覺得導演和剪接的得獎機率應該不高吧,劇本或許還有機會拿獎,至於最佳影片,嗯,我不確定「保守」的奧斯卡會不會把獎頒給批判教會的作品;演員部分,我不太理解Rachel McAdams何以能獲得女配角提名,不是她演的不好,而是少了一場讓觀眾印象深刻的關鍵演出,整體看來略顯平淡;入圍奧斯卡男配角的Mark Ruffalo,演的用力也用心,我喜歡Mark Ruffalo刻意改變他原本的走路姿態與說話語氣;最後,飾演羅比的Michael Keaton,雖然未能獲得奧斯卡提名,但他反而是電影裡,我覺得表演最深刻的一位。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