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朋友推薦《西遊記孫悟空之三打白骨精》,出於好奇,特去戲院瞧瞧。
話說孫悟空大鬧天宮後,被如來佛祖鎮於五行山下五百年,因唐三藏的到來而解開封印。重獲自由的孫悟空奉菩薩之命,領著豬八戒和沙悟淨等人陪伴三藏法師前往西方取經,途經雲海西國,遭遇千年白骨精挑撥離間,使得三藏法師和孫悟空反目成仇,究竟他們一行人能否化解恩怨並順利離開雲海西國呢?
答案是:可以喲。
哈,既然是《西遊記》改編作品,就沒有爆不爆雷的問題啦。

《西遊記孫悟空之三打白骨精》確實是一部熱鬧逗趣的作品。
視效做的相當華麗,幾乎每分鐘都在玩效果,以鞏俐飾演的白骨精為例,每次現身銀幕,幕後團隊不斷在她臉上手上身體上堆疊各式特效,一下子是臉上長出羽毛一下子是手指變成細長白骨一下子以煙霧現身一下子又成飄動的薄紗等等,我認同中國電影在技術面的快速成長,片尾大型白骨精對戰孫悟空一幕,整場戲處理的行雲流水,極具水準,然而《西遊記孫悟空之三打白骨精》的特效實在塞太滿,每一分秒都在展示/誇飾「我特效很好喲」,讓我有些受不了,總覺得視效要是可以更壓抑些不要那麼張牙舞爪,影片調性會更細緻些(但導演就是想把電影拍的熱鬧華麗與誇張吧);另外,《西遊記孫悟空之三打白骨精》的虛擬動物角色還是做的不夠到位,不管是白虎或白龍或鬃豬,毛髮雖有做出質感,但動物奔跑時的姿態卻很僵硬,類似缺點也可在周星馳導演的《西遊降魔篇》中見到 (技術的大方向抓到了,但細節仍是不足)

視效做出水準,劇本亦緩步跟上。
《西遊記孫悟空之三打白骨精》的故事不像周星馳的《西遊降魔篇》或《東西遊記》那樣徹底顛覆,它比較貼近《西遊記》原型架構,並從中提出些有意思的觀點。我喜歡編劇挖掘孫悟空與唐三藏的師徒心結,頭戴金箍的孫悟空覺得自己像是耍猴人的猴子,一舉一動都受制於他人(他可是齊天大聖啊)、唐三藏自問若無孫悟空的幫忙,能否靠自己力量抵達西方取經,度化眾生?唐三藏和孫悟空的衝突在於兩人處事態度與力量與階級的差異,一如孫悟空透過火眼睛金見得事物的「真相」,卻老被師父責備他濫殺無辜(唐三藏看不穿妖怪原形),然而覺得受挫受辱的孫悟空,同樣苦於無法見得師父眼中的「心相」,對他來說是妖就該殺、是惡人就該殺,未曾理解成妖成惡的背後原因(殺戮不該是唯一解決途徑);孫悟空的業障在於他只相信眼中所見表象(執著於恨,白骨精亦是如此)、唐三藏的業障在於他不知該如何化解他人胸中的恨(只能眼睜睜看著惡發生卻無力阻止).....,每個角色得要學會放下歧見,彼此合作,才有達成和解的可能性。
《西遊記孫悟空之三打白骨精》後段透過唐三藏的犧牲小我以及孫悟空理解奉獻犧牲的重要性,終於化開糾結於白骨精胸中千年的怨懟。

我們都只會相信我們眼睛看見的。」唐三藏。

《西遊記孫悟空之三打白骨精》劇本小有新意,部分橋段幽默可愛,武打場面和演員搭配皆有恰如其分的表現,作為商業電影(或賀歲影片),算是高標過關;然而我對這部影片仍是無法全心的擁抱與接受。
一來我不太欣賞「真相」與「心相」的對辯,菩薩要孫悟空放下執著,學會看見唐三藏眼中的「心相」(惡的良善面);我認同凡事不能只看表面,但我不認同唐三藏拒絕相信孫悟空眼中見得的真相;是否作為「師父/掌權者」,就一定不會犯錯?(唐三藏始終沒有對他誤會悟空一事道歉) 是否孫悟空跟著唐三藏取經,就不能保有自己的意見,就只能:「我以後只會相信師父一個人的話。」;唐三藏不該是完人,他和孫悟空之間的關係也不該是上對下的階級分明,最好的師徒關係應是互助成長,補齊各自眼界的不足;盲目地接受「師父說了算」,其實才更恐怖
電影裡,觀音菩薩對孫悟空說:「五百年前你大鬧天空,就是因為你只相信自己眼中的真相,五百年後你又犯了同樣的錯誤!」(翻成白話就是:你太有自己意見、不服從長官命令,你壞壞!);嗯,唐三藏不也只是相信他眼中所見的「真相」嗎?還是上面欽點的人說的話一定都對,是不容被質疑與挑戰的呢?(覺得唐三藏和孫悟空的上對下關係非常地「主旋律」吶!)

二來電影裡的白骨精因為生前遭人類欺負,化身為妖,憎恨人類千年;眼看千年大限已到,妖身即將雲飛湮滅,唐三藏跟如來佛祖求情用自己性命換白骨精投胎為人的機會,白骨精對唐三藏說:「你以為你在幫我,可是我拒絕再次成為人類。」,語畢,她自毀元靈,眼看白骨精就要消失於塵世間,唐三藏要孫悟空快快將他打死,這樣他才能順利送白骨精進入輪迴道轉世。
這場戲描述的自是唐僧「度一人即是度眾生」的執著,但我莫名覺得好煩,如果我是白骨精,發現自己當不成妖便罷,還要被逼的重新「做人」,我應該會一肚子火吧!
是怎樣,做人就一定比較好逆,做妖就一定該死嘛?為什麼白骨精不能只是妖?為什麼她已經很明白說了:「如果不能繼續當妖,我也不要當人,因為人類很卑劣、當人很辛苦!」,你(唐僧)還非得要用自己的性命送我一程?
這到底是要拯救我(白骨精)的靈魂,還是要滿足你(唐僧)「普渡眾生」的榮譽(虛榮)感啊?
我們換個方式來看白骨精和如來佛祖和唐僧的關係,若把白骨精視為同志(或任何遭受打壓的弱勢族群)、把如來佛視為保守團體領袖、把唐僧視為傳教士,那麼《西遊記孫悟空之三打白骨精》的故事像不像一群有著宗教狂熱的人,想盡辦法要把「同志」改造成「異性戀」的偏執與偏激?而且電影尾聲,還送上即將投胎的白骨精的感激笑容,像是跟唐僧說:謝謝您「痊癒/治癒」了我,我可以「重新做人」了。
不免覺得:矮油,不舒服

好啦,我們也可以用正面的態度來看唐僧的犧牲,一輩子不信任人類的白骨精,終因唐僧的不離不棄與犧牲,而願意重新接納人類、重新投身人世間;只是《西遊記孫悟空之三打白骨精》片中的雲海西國並未被消滅,掌權的國王還是有可能在唐僧一行人離開後,繼續捕捉幼童並用童血滋潤他腐壞的肉軀,要是白骨精不小心投胎到雲海西國,那...................(白骨精:「我不是說我不要投胎嘛?!厚!」)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