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 國舊金山的伊朗電台,節目內容深奧而不具娛樂性,電台經營困難,節目總監羅亞尼決定邀請家鄉首支搖滾團體「喀布爾之夢」與美國知名重金屬樂團「金屬製品」 同台演唱,消息傳出後,引來許多關注,電台廣告收益也因此大漲,只是節目從早上一路播到下午,金屬製品樂團遲遲未出現,羅亞尼和電台主管間的「藝術與商 業」之爭也越來越激烈與火爆....。

「有人想在金門大橋跳海自殺,旁邊有個緊急按鈕直接通到心理醫生,他按了按鈕,響過3秒後,你猜他聽到什麼?是飲料罐開罐的聲音:嘶~~,以及飲料滑入喉嚨的聲音。」

《夢想電台》最後以這則故事結束廣播。
是個笑話吧?一個理當開導自殺者不要想不開的救命按鈕,傳來的竟是毫不在意的開罐聲,按鈕另一頭的心理醫生真的在乎自殺者的生死嗎?或者醫生只想混口飯吃,有錢收就好?
這個故事精準描繪出《夢想電台》的樣貌。
作 為節目總監的羅亞尼在美國生活多年,希望伊朗文化可以在這個國家生根,可以跟美國文化融合而非排斥(或被吞噬),他想盡辦法在節目中演繹蘇俄民謠、失傳的 亞述語、一則又一則關於海外遊子在美國生活的軼事,以及牽線來自喀布爾的搖滾樂團與美國金屬製品樂團的合作等等,但不管羅亞尼怎麼努力,面對生存壓力,電 台主管根本不在乎節目內容到底能不能撫慰移民者的心,或者能不能讓他鄉成長的伊朗孩子更認識自身文化,大量沒有經過篩選的粗糙廣告,以及年輕一輩對自身文 化的欠缺研究與隨便態度,在在消磨羅亞尼的熱情與用心。
電影開場,羅亞尼自認為是心理醫生,可以醫治電台另一端心情低落或擔心文化消逝的同胞的心,但直到電影結束,我們才發現他其實是站在金門大橋上準備往下跳的自殺者,以為打了通電話(廣播節目),就能改變什麼,結果電話接通後,只聽見那冷漠的蠻不在乎的開罐聲

嘶..........。




今 年金馬奇幻影展神祕場是伊朗裔導演Babak Jalali的《夢想電台》,影片讓我想起阿基郭利斯馬基(Aki Kaurismäki)導演作品,冷調笑話,喜歡的人欣賞冷漠中帶有溫度的小幽默,不喜歡的人大概會覺得影片很有距離感而無法進入狀況;我沒有特別喜歡 《夢想電台》,它前半場確實讓我納悶許久,不知道導演到底想表達什麼,直到路上的詠嘆調、稱呼自己是詩人的伊朗選美小姐、一封青春可愛卻無法觸動佳人心房 的情書、清潔婦人訴說的既虛構又極度真實動人的故事,才扭轉我對影片的觀感。
我想, 若能再看一次電影,我應該更能享受與體會的導演的劇本安排吧。

話說,今年金馬奇幻影展放片前,除了戲院形象短片和金馬影展主視覺和關手機提醒外,沒有播放任何廣告,既無咕咕鐘聲和腳踏車聲和手機鈴聲串連起來的惱人旋律,也沒有過度溫情的Mind the gap或大明星不斷販售我很美的化妝品廣告等,一整個「清爽」很多
我的記性不好,往年的金馬奇幻影展都沒有放廣告的習慣?還是今年比較特殊啊?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