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迷宮》那具命運離奇的屍體,到《路邊野餐》打破時間線性,讓過去現在未來同時存在於蕩麥村落,再到《枝繁葉茂》裡,人跟鬼魂跟會走路的石頭跟嫁女兒的老鼠共生的萬物皆有靈世界,我得出一個結論,即是中國鄉村沒有極限,什麼事都可能發生。

「冬天枯死的樹,一開春就又活過來了。」

中國導演張撼依的處女作《枝繁葉茂》,講述果園的樹枯死了,照顧果園的五叔跟著逝去;農村逐漸沒落,男子明春死去十年的妻子秀英附身在兒子磊磊身上,希望丈夫可以幫她移走果園那顆父親送給她的樹,為了移樹,明春帶著磊磊/秀英走了一趟拜訪各地親友小旅行.....。

《枝繁葉茂》是個奇妙的作品。它的妙在於電影世界觀的獨特,如此魔幻如此寫實,一邊抱持平常心看待靈魂轉世或是老鼠嫁女兒等鄉野傳說,一邊又用鏡頭記錄下中國農村的變遷,不管是土地的被過度開發或是人口外移農村沒落的現況等;電影裡,秀英想要移樹,她說是要作為紀念。樹,可以是秀英(也可以是導演)對過往日子的思念與不捨;樹,也如電影開場與果園共存亡的五叔,代表著生命,樹(自然)的枯萎,即是環境的枯萎(為了挖礦而被掏空的土地),即是人類生命的枯萎;而電影中樹的移動,呼應秀英的附身、投胎轉世的明春父母親、會走路的石頭、以及社會形態轉變,述說人與萬物靈魂的不斷投胎(軀殼轉換),正似環境地景因為社會形態與開發而被改造(轉換)成截然不同的樣貌!
《枝繁葉茂》用一則鬼故事講過去日子的已然消逝,而新的生命與變化仍在持續進行中,未曾停歇。




「大年三十,母親游魂走了,父親為我叫魂。」

我 喜歡《枝繁葉茂》的劇本設計,喜歡人鬼共存的世界,喜歡秀英看似為了一棵枯樹而回魂,直到電影後段,才在她和丈夫的對話裡,透露出她對先生的疼惜與不捨; 《枝繁葉茂》有社會觀察、有魔幻寫意、也有人情溫度,可惜電影並未帶給我如《路邊野餐》或《心迷宮》的偌大感動,我想差異在於《心迷宮》的故事千回百轉, 驚喜連連、《路邊野餐》讓我有種被吸進畢贛導演設計的夢境迷宮的錯覺,彷彿跟著主角走了趟時空之旅,有重逢喜悅也有再次前行的感傷;然而我在觀賞《枝繁葉茂》過程,始終有種站在一定距離外觀看故事發生的感覺,儘管有趣也不沉悶(對部分朋友或許會感到不耐煩吧),但又覺得事不關己,無法對角色產生太多共鳴。

《枝繁葉茂》映後請來張撼依導演談他的作品(導演處女作呢),導演回覆有解開我心中幾個謎,解釋的挺有意思。




其一,聞天祥老師說《枝繁葉茂》完全沒有配樂,更凸顯銀幕裡的環境聲音,導演為何選擇這樣呈現?
導演回答,拍攝地點是他的老家,回去拍攝時發現現在農村的聲音是以前沒有聽過的,以前只有人聲風聲動物鳴叫聲,可是現在多了工業聲,機械運轉聲音等,所以就想把這樣的聲音給保留下來。

其二,電影結尾突然出現三個穿古裝的人是誰?
導演說既然秀英可以回魂,那個村落或許就不只有一個遊盪的靈魂,三個古裝的人代表其他同樣沒有投胎的遊魂,只是秀英完成了她的心願而得以離開,這些穿古裝的人或許已經在人間飄蕩了百年,心願卻依然無法實現。(我喜歡這個答案,悲傷而迷人,只是如果不聽導演說這番話,我應該無法參透這三個人的意義)

其三,為何會有走動的石頭?
導演回應,電影想表達萬物皆有靈的概念,既然片中提到炸山,那麼他想那些被炸開的石頭應該很哀傷,所以他就賦予了石頭一些戲份。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