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不是要把自己融入作品中,而是在作品裡找到自己。」

《意 外心房客》敘述劇作家艾倫班奈特先生和一位名叫瑪麗(或是瑪格麗)的女遊民,共同生活15年時間的故事;我喜歡《意外心房客》劇本的趣味,它從劇作家角度 切入影片,既是象徵作家如上帝的身分(全知,操控一切),也在探討創作與生活、真實與虛構間的關係,電影中有兩個艾倫在對話,一個是寫作的艾倫一個是生活 的艾倫,訴說人心與事件永遠不會只有單一面相,真實背後有謊言,光明背後有陰暗,善良背後有私心,拒人於千里之外者或許渴望著被原諒與接受;因此,艾倫對 瑪麗付出的關懷,可以是就近觀察「角色」好完成創作的私心、可以是艾倫對人的善意之舉,也可以是艾倫對母親的愧咎彌補等。
一個出色的創作或一齣精采的劇本,在於角色的繁複性、人物互動的衝突與對立以及不願輕易給出答案的小心翼翼




我喜歡《意外心房客》把瑪麗一角寫的如此輕盈又如此沉重,她的輕盈源於她的直率,總是在我行我素的行徑中,揭露世俗社會的虛偽面具(社區居民對瑪麗的熱心幫助,多少有著藉此肯定自己「人性光輝」的虛榮), 而瑪麗的沉重是對現實人生的控訴,她的離群索居最先受制於威權社會的壓迫,以宗教、正義之名迫使瑪麗背離所愛事物,後來是瑪麗個人的自卑(膽怯)與苦行僧 式的自我懲罰,盼望有朝一日能夠獲得心靈的救贖與解脫;當我看到瑪麗跟陪伴她15年的艾倫(或說艾倫需要瑪麗的陪伴)說:「握住我的手,我是乾淨的」,不禁感動萬分。
電影裡,瑪麗是社會底層遊民,骯髒惡臭而難以接近,但事實是瑪麗扛下社會加諸在她身上的罪(家人的遺棄、宗教的迫害、權力單位的勒索等),由她代替所有人承受懲罰(一如扛著十字架的耶穌),她的惡臭其實是汙穢之人懼怕接近的聖潔香氣




我喜歡《意外心房客》,因為它貼近人性(真實)卻又極具戲劇性(虛構),一如艾倫班奈特本人在片末的驚鴻一瞥,既凸顯電影本身的虛構,又諷刺地彰顯出它的可能真實;我喜歡《意外心房客》,因為艾倫班奈特的自言自語,其實是我們對生活種種道德難題的不斷自省與詰問。
我 喜歡《意外心房客》,因為我的2016年金馬奇幻影展就收在這部影片,看完電影只想說,Nicholas Hytner導演把這部作品拍的幽默溫柔,節奏舒服而迷人、偉大的Maggie Smith飾演瑪麗一角,沒能憑這部影片入圍奧斯卡最佳女主角,證明全世界的電影競賽獎總是有所遺憾與不足,《意外心房客》單看Maggie Smith一邊嘴賤一邊拒人於千里外一邊又顯露出她的在乎與傷感的動人演出,就值回票價囉,而飾演劇作家艾倫的Alex Jennings,他和Maggie Smith的對手戲有擦出令人信服的火花,旗鼓相當的好看。
最後,我喜歡《意外心房客》,因為編劇艾倫班奈特(Alan Bennett)的劇本誠實而動人,英式幽默對白常令人笑開懷,溫柔時刻又有撫慰人心力量;《意外心房客》從導演到劇本到演員到技術面都有可觀,台灣沒能登上院線不免有些可惜。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