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 洛弗10號地窖》出乎我意料外的好看。它的好看在於編劇如何把兩種截然不同類型「犯罪懸疑」與「科幻」完美結合,絲毫不感突兀;電影開場,女主角米雪兒打 包行李離開男友班,路上發生擦撞意外,車子翻覆在公路旁,當米雪兒甦醒,她已經身在某座農莊下方地窖,名叫霍華的中年男子說他救了米雪兒一命,說外面世界 已被不明生物佔領,空氣充滿毒素、人類全數滅亡,若想要活命,就要跟他還有幫忙他設計地下碉堡的年輕男子艾密特共同生活;米雪兒不相信霍華所言,多次想要 逃離地窖,直到她親眼目睹遭受病毒感染的受害者苦苦哀求著想要進入地窖,才相信事情的嚴重性.....。

(沒看過電影的朋友,底下滿滿都是雷喔!)




《科 洛弗10號地窖》的劇本寫的真好,前半場是《不存在的房間》翻版,透過米雪兒視角,我們(觀眾)陪著她一起挖掘真相,一開始對霍華覺得不放心而有所猜忌, 直到遭受病菌感染的受難者出現,才相信霍華所言,這是電影第一個轉折,讓顯而易見的壞人角色洗白,翻轉我們對角色的認知;接著電影進入第二幕,米雪兒為重 啟空氣濾淨機,意外發現恐怖真相,原來霍華是綁架年輕女孩的罪犯,這間地下碉堡最原始的設計初衷不單純是為安度世界末日,更是完美監禁女孩場所(伊甸園,亞當與夏娃),在這一幕我們看到米雪兒與同樣被蒙在鼓裡的艾密特的患難真情,他們攜手合作、試圖制伏霍華並逃離地窖;第二幕在米雪兒順利逃脫地窖後進入第三幕戲:外面的世界。
外面世界是否真如霍華所言的無法生存或只是一個巨大謊言?電影從外星戰艦與追捕人類的外星生物明白霍華所言不虛,好不容易逃離地窖的米雪兒,再次陷入險境,這次她要對抗的怪物不是監禁無辜女孩的罪犯,而是想要消滅人類的外星人。

三幕戲,每一場戲的轉折都下的恰到好處,我實在很喜歡電影安排的諸多線索,讓這個故事怎麼轉怎麼看都能自圓其說,例如三人一起玩猜謎遊戲時,霍華無法順利猜出「 Women」單字,對他而言,米雪兒在他眼中的形象就是「Girl/Child,女孩/孩子」,顯示霍華對於米雪兒的觀感以及對年輕女性的迷戀、或是米雪兒試著成為服裝設計師的夢想和霍華跟米雪兒示範如何讓威士忌瞬間變冰涼的把戲,都成為米雪兒離開地窖的關鍵要素;一個好的劇本就是能在劇情推演過程,巧妙置入主角所需線索,並在重要時刻發揮它「推動下一幕劇」的功用。
雖 然我對空氣濾淨機的設置地點感到不甚合理,從天窗上遺留的刻字可以推論前一個「受害者/年輕女性」也曾經試著從機房逃離地窖,點出地窖的監禁漏洞,另外, 假設霍華日後獨留地窖中,空氣濾清機再出問題,該由誰來重啟?但作為劇情推演的必要性,以及考量到霍華設計碉堡時,或許沒把外星怪客會進攻地球一事列入考 慮,也就不多計較了。




不過,《科洛弗10號地窖》劇本最精采的設計,還是在於人物經歷有足夠說服力讓觀眾跟著主角一起成長與茁壯。
《科 洛弗10號地窖》那場艾密特與米雪兒互訴心事的橋段安排的真好,艾密特說他從小運動超強,即使課業不佳仍順利畢業並獲得前往一流大學讀書的機會,但自卑的 艾密特擔心自己在一群聰明孩子中顯得不夠聰明,所以刻意錯過離鄉列車,給予自己留下的藉口;米雪兒說她在職場上,曾經看見一名父親對他的年幼女兒動粗,卻 因為膽怯而不敢出手幫忙。
艾密特與米雪兒的過往遺憾正是這部電影的主要精神:「相信自己」,不要因為害怕與自卑與膽怯而限制自身的可能性或是逃避與姑息暴力導致遺憾一再發生。

當我看到米雪兒把命喪地窖的艾密特那張未曾使用過的車票收在懷裡時,我內心感動不已,那既是米雪兒對艾密特的紀念,也是她決心完成艾密特生前未竟遺憾的體貼,更是「無論如何,我一定要走出去。」的勇氣展現;即使對外面世界狀況不清楚也不明瞭,米雪兒依舊選擇出走,因為與其在地底賴活著,不如轟轟烈烈闖一遭吧
電影結尾,逃過外星人追捕的米雪兒駕著車子離開農莊,她聽見廣播播報員疾呼:「如果您是生還者可以到某某地點避難,如果您有醫療技能,請前往休士頓,休士頓需要您的幫助。」,米雪兒在岔路上思考了一下,車子駛上需要她幫忙的戰區:休士頓。

是的,我們都知道編劇一定會讓米雪兒前往休士頓,但這個不意外的安排依舊打動了我。
《科洛弗10號地窖》開場,米雪兒打包行李離開男友班的身邊,已經暗示她「出走/改變」的決心與行動力;之後米雪兒在地窖裡的所有反應與行動(釐清真相、逃離牢籠),都在闡述米雪兒的核心精神:活著,不該只是「活著」,它應該還有更多意義!付出一己之力、不向暴力低頭,即是米雪兒對自身存在意義與價值的認同,也是她對當年沒有出手拯救遭受父親暴力對待的年幼女孩遺憾的救贖。




因此,米雪兒能夠順利逃過霍華或外星人的追殺,憑藉的或許是一點天生好運(一瓶酒毀掉一整艘外星戰艦實在是有點扯)、加上艾密特的暗中幫助,以及米雪兒從影片開場到結束,始終不放棄求生的強大意志力,才讓她得以順利存活下來。
電影結束時,工作人員字幕慢慢升起(這邊是我自己腦補啦),每個演員的名字都彼此串連,當下覺得字幕設計挺好,它呼應著米雪兒的選擇,訴說人類要想從外星怪客攻擊中生存,就得不斷戰鬥,而單打獨鬥並非最好的選項,團結才有克敵致勝的可能!

從《科洛弗檔案》的主角只能一味的逃逃逃,到《科洛弗10號地窖》的敢於反擊,我驚喜於故事沒有掉入前作窠臼,另闢一條有意思的路徑,也讓我對日後一系列的《科洛弗》電影,有了期待。
《科 洛弗10號地窖》劇本有驚喜、導演Dan Trachtenberg首次執導長片,氣氛節奏都掌握的精準,即使出場演員不多、場景有所限制,但電影一路看下來完全不會覺得沉悶與乏味;本片演員同樣 也有突出表現,飾演霍華的John Goodman,把這個正邪難分的角色詮釋的到位精采,而飾演米雪兒的Mary Elizabeth Winstead,下一集仍會繼續演出《科洛弗》系列作品嗎?她的演出兼備堅毅與溫柔,成功贏得我對這個角色的喜愛與認同。
對我來說,一部電影有沒有成功,在於角色能否贏得觀眾的好感,當我看到片尾米雪兒與外星怪物對峙時,我內心響起好大的加油聲:「拜託,讓她活下去吧!」,我想這多少說明了我有多入戲而且有多麼愛這個不氣餒也不服輸的角色了吧!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