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愛我的妻子。」
「如果你不愛她,為何還跟她結婚?」
「因為.....不費力吧。」

戴 維斯的妻子車禍過世後,他說他全身上下都喪失知覺,他沒有痛哭流涕,只想要拆開所有一切,檢視每個小小物件,查看究竟是哪個地方(環節)出了問題?因此一 台會漏水的冰箱、一扇會發出嘎吱聲響的門、一盞閃爍的廁所燈,以及一張又一張手寫的便條紙....,所有的尋常物件通通成了隱喻,這些物件即是戴維斯面對 生活的態度:問題如此明顯而他卻視而不見。
戴維斯妻子說他:「總是心不在焉」,我想妻子內心肯定受著傷吧,才會把「心不在焉」說的這般輕描淡寫,其實她真正想講的是:「我在這裡,你看見了嗎?我們的婚姻關係、我的心房就像那台漏水的冰箱,而你什麼時候才會看見我們的狀況以及我的痛?」。

《崩壞人生》從一樁突來的意外拉開故事序幕,讓觀眾跟著戴維斯腳步,一天一天拆掉舊有的生活,一天一天撤除內在的心防,一天一天褪去所有包裝,逐漸看見問題的癥結,只是破壞容易而拼組困難,該如何把散落一地的零件(自己)拼組回去,才是戴維斯最大的挑戰
《崩壞人生》很適合跟導演Jean-Marc Vallée前作《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對照著看,主角都經歷巨大傷痛,都在一趟艱困的「旅行」中,找到徬徨與迷失多年的自我。
然 而不同於《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讓女主角「獨自」上路,《崩壞人生》裡「壞掉」的角色不只是戴維斯一人,透過戴維斯與人的接觸,發現劇中角色都如戴維斯 般,受困於生活裡的種種挫敗與打擊,而感到喪志、惶恐,並對自己欠缺信心;幸運的是,他們並沒有沈溺在各自的哀傷中,而是相互舔舐傷口,用體諒與包容幫助 彼此走出憂鬱與哀傷的低潮,或許是在凌晨兩點打電話安撫另一個同樣寂寞的人(寂寞原來是會相互吸引的啊)、或許是開設基金會紀念逝去的親人、或許是開著五 門老式轎車,默默跟隨著被突來意外摧毀原有生活的受害家屬....。
《崩壞人生》的動人在於劇中角色看似孤單卻不孤單,他們都在需要被「拉一把」的時刻,獲得適時的幫助,並將同樣善意釋放給另一個受傷的靈魂,幫助人們(與自己)坦然面對問題,找到各自的「EXIT 出口」(旋轉木馬那場戲非常動人啊!!)。




《崩壞人生》不如《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的私密與動人,但它依然情感力量強大。
Jean-Marc Vallée導演總是悉心照料他的角色,沒有醜化任何人也沒有簡化人物間的衝突與難處;而且片中出現的物件,都能在某個關鍵點上成為觀眾情緒的重要出口, 例如戴維斯妻子寫給他的便條紙,開場時不過就是妻子寫給丈夫的提醒(戴維斯甚至覺得這樣的交代有點煩人),但隨著戴維斯開始「用心」觀察/理解他的妻子, 這些便條紙之於戴維斯與觀眾,便能產生截然不同的力量,每一張交代事項與耍可愛語氣的便條紙,原來都是妻子希望能被看見的聲聲呼喚。
「雨天你看不見我。晴天你會想起我。」妻子的其中一張便條紙如此寫著,像是在告訴戴維斯,不管晴天或雨天,我都在;不管你看不看的見我,我都在;或許你已經淡忘我們的愛,但當雲霧散開當天空再次放晴,你會發現,愛依然在那裡

《崩 壞人生》一如導演過往作品,音樂選的超棒,這篇文章就是邊聽Spotify上的原聲帶邊打字完成,聽到感動處還會暫時停止書寫,只想溺在音樂中,好聽的不 得了;《崩壞人生》也如導演過往作品,演員陣容強大,Naomi Watts和Chris Cooper等人都是硬底子演員,演出精準到位;飾演戴維斯的Jake Gyllenhaal,近年交出頗亮眼的表演成績單,他將戴維斯的麻痺與拒絕溝通到後來逐漸「活過來」的情緒轉折,詮釋地細膩且動人;特別要提一下飾演男 孩克里斯的Judah Lewis,把這個愛罵髒話愛玩爆炸物的小大人角色給演的令人驚喜又令人心疼不已,Judah Lewis日後在銀幕上表現,值得好好期待!




最 後,這幾年看電影總會待到工作人員名單跑完才離開戲院(主要還是漫威電影養成的習慣,哈),或許是沈澱心情或許只是怕錯過些什麼,而偶爾會有些小小的驚喜 要在影片最後一刻才出現,例如《腦筋急轉彎》片末導演寫給孩子的溫馨留言,或是《崩壞人生》結尾,再次響起Jake Gyllenhaal的聲音,他只簡單說了句:「戴維斯敬上。」,既是跟電影中的戴維斯信件有所呼應,也像是這整部電影就是戴維斯(導演)寫給觀眾的一封信,而坐在漆黑戲院中看電影的我們,就是戴維斯傾訴心底話的對象,陪著他走過生命的低潮,並且一起迎向下個人生階段。
我很喜歡《崩壞人生》這個小巧的設計,非常的親密也非常的療癒。




難怪我覺得Jake Gyllenhaal在路上跳舞的場面很眼熟!!!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