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就要你好好的》敘述因車禍重傷導致半身不遂的富家少爺威爾,在性格樂觀開朗的看護女孩小露的陪伴與照顧下,重拾笑容,感受生的喜悅.....,嗯,如果電 影就這麼一路演下去,《我就要你好好的》會變成另一部《逆轉人生》,只是把《逆轉人生》的白人富翁和黑人平民換成帥哥少爺和平民女孩罷了。
然而《我就要你好好的》沒有尋著同樣的故事線發展,反而因為威爾的一心求死(安樂死),翻轉這類電影的觀點,讓「被照顧者」成了「照顧者」; 電影前半場,我們看到小露對威爾付出諸多心力,用心呵護他的生活作息,隨著劇情發展才發現小露其實才是「被照顧」的那個人,威爾隱忍著他的病痛,陪伴小露 看馬賽聽音樂會出國旅行,都是為了「拓展」小露的視野,希望透過這些經歷,讓小露明白生活不會只有一種模樣,不是只能賺錢養家糊口而沒有其他的可能性。

即便《我就要你好好的》以小露作為故事主述者,這仍是一部男性觀點的作品,它述說失去生活主導權的威爾(一切都得仰賴他人幫助),在與「性格單純」的小露相處後,找回「正常男性」(這裡是肉體的不自由)的自尊心。
《我就要你好好的》其實是「王子拯救公主」的童話故事變形,表面上是小露進入城堡拯救王子,實際上是城堡裡的王子拯救了公主,讓她得以展翅高飛,追尋人生的多種可能性。

我 不討厭《我就要你好好的》,它是一部「Feel Good」作品,只想讓觀眾或笑或落淚或感受溫暖與窩心,導演Thea Sharrock把現實人生的種種殘酷給細心藏了起來,威爾的辛苦(痛苦)只在對話中帶過、病人與親友相處的難,也在「主角家不缺錢」的設定下,而顯得不 那麼辛酸與悲苦(如果今天重病的是小露,這則故事肯定會悲慘許多.....)




我 不討厭《我就要你好好的》,但我也沒有大愛,一部分原因在於劇情的避重就輕(畢竟是浪漫愛情類型)、一部分原因在於飾演小露的龍后(Emilia Clarke),電影前半場還覺得這個角色討喜可愛,看到後半段,開始覺得小露好像只有兩種情緒:大喜與大悲,欠缺更細膩點的情感表現(哭戲絕對是Emilia Clarke一大罩門);還有一部分原因是Emilia Clarke和男主角Sam Claflin的對手戲,未能擦出令我信服的愛情火花。
嗯,仔細想想,小露與威爾之間的感情,或許也不能用「愛情」解釋吧。
小露愛的是「我可以幫助威爾活下去」的信念,而威爾愛的是「我可以讓一個女孩過的更好」的重拾自信心
電影裡,小露曾經跟威爾說,如果他沒有重病,也許兩人完全不會有機會,他(威爾)根本不會多看她(小露)一眼,如果他們兩人同時出現在一場宴會中,威爾眼中只會看到金髮長腿美女,而她(小露)只是在兩人身旁端盤子的服務生罷了;這段自白是《我就要你好好的》裡,少數觸碰到現實人生的時刻




最後,即使我知道《哈利波特》裡的奈威(Matthew Lewis飾演),長大後有變瘦變帥,但是當我看到他在《我就要你好好的》的身影,還是忍不住要想:「嗯,小時候胖不是胖,小時候帥也未必日後就會真的帥,女大十八變,男大同樣變很大!」。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香功堂!!PIXNET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