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記得法院外的正義女神雕像嗎?她蒙著雙眼,手中拿著天秤,很多人沒注意到的是,她另一隻手拿著寶劍,我們檢警就是那把寶劍,經過六十多年風雨已經生鏽,而我們要把劍上的鏽給除掉,回歸寶劍的明亮鋒利。」

《缺 陷正義》改編自2008年發生在印度的真實事件,敘述14歲少女舒提被發現陳屍家中,中年男佣金波陳屍屋頂天台,警方態度礙於破案壓力,草率推論此為「榮 譽殺人」事件,做出舒提父親發現年幼女兒和男佣發生不倫關係,一時衝動遂對兩人痛下殺手的結論;中央調查局小組隊長亞施文庫馬率組員蒐集證據,提出截然不 同看法,然而新任中央調查局長官不願接受亞施文說詞,派遣心腹組成新團隊,以「有罪推論」(「看看那對父母的眼睛,難道不像殺人犯嗎?」)對抗亞施文的「證據推論」;真相能否水落石出,正義能否獲得伸張?!

《缺陷正義》令我想起《謀殺犯的形成》的司法恐怖或人們評論「小燈泡事件」,提出:「父母該要有怎樣的反應才叫做正常」 的偏執冷血想像;《缺陷正義》不是懸案,它很清楚讓觀眾看到「兇案的結果」,就像亞施文曾對破壞兇案現場證據又做出不負責任推論的警察教訓道:「只要有一 點點常識,這件案子早就破了!」,然而一件「簡單」的兇案何以變得如此「複雜」?並非真相的難以釐清,而是兇案背後牽扯的可能「利益」:不想丟面子、滿足 大眾輿論胃口、快速升遷的機會....,所以黑的可以漂白,白的也能瞬間染黑。
以為無價的正義,終究「有價」




「我的叔叔是警察,只要我們逃回老家,一切就沒事了。」

《缺 陷正義》透過檢警單位多組不同人馬的調查,引導觀眾思考正義的意義,礙於破案壓力胡亂推論的警方或是先定罪再來找出符合理論證據的第二調查小組,手段粗糙 也粗暴;那麼做為正義方代表的亞施文,為能破案而對關鍵證人處以私刑,不也有道德「瑕疵」?私刑若被濫用,同樣會成為另一種恐怖,電影中,關鍵證人在聽到 亞施文說:「現在瞄準他吧」(攝影存證),嚇得立刻求饒:「不,不要殺我」(以為會被槍殺),證人的即時反應,不正凸顯人民對公權力的「畏懼與不信任」?
亞施文在課堂上曾對學生說:「蒐集情資是非法執行的法律」,點出追求正義過程必會面對的灰色地帶,以及找到平衡點的困難。

《缺陷正義》裡,亞施文與妻子婚姻不睦,他們前往法院訴請離婚,法官問他們:「為什麼要分開?」,亞施文說:「我想不出分開的理由。」,妻子回應:「沒有為什麼要在一起,就沒有為什麼不分開的理由。」;亞施文的回應點出他對生活的「消極」,過一天是一天(亞施文不斷玩著手機電玩,是他與世界保持距離的防衛機制); 而妻子的回應是她對丈夫(消極生活)的控訴,若對生活欠缺熱情與行動,那麼在一起也就沒有意義(活著的意義為何?);《缺陷正義》在片中安插這條故事線, 一方面讓我們看見亞施文在追查舒提兇過程,重新燃起對生活的熱情(因為耗費心力試圖改變,才有後來的沉痛與無奈),一方面也是提點銀幕外的觀眾,生活或許 殘酷無情,我們可以放任世界腐爛(讓正義女神手中的寶劍繼續蒙塵),也或許,我們願意試著改變(即便結果不盡如人意,但那終究是個開始),盼望同樣的悲劇 不再發生吧。




Meghna Gulzar導演把《缺陷正義》拍的流暢好看,有精采的邏輯推論,也有對人性與制度的深刻批判與省思;本片的演員群戲非常整齊突出,主角配角都有鮮明的存 在感;過去幾年看了不少印度電影,他們不只擅拍商業電影,議題嚴肅的作品如《披薩的滋味》、《等待判決的日子》和《缺陷正義》等,同樣很有可觀。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