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 使沈默,我仍像病毒般感染妳。」茱麗葉在筆記上寫下自白。偶然聽聞十多年未見女兒安提亞消息的她,放棄與情人前往葡萄牙旅行的機會,繼續留在馬德里,盼能 與女兒再次重逢;原本已對找回女兒不抱希望的茱麗葉,重燃希望,並憶起那些深埋內心30餘年的祕密,關於愛,關於嫉妒,關於愧咎,關於......無可預 期的人生。

(底下有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沈默茱麗葉》 講「愧咎感」,年輕的茱麗葉搭乘火車時,曾拒絕跟一名陌生男子交談,她說:「那個男人的眼神讓我覺得不舒服」,怎料這名男子最後以自殺結束生命,茱麗葉為 此感到愧咎,覺得自己是壓垮男子生命的最後一根稻草;多年後,茱麗葉從女管家口中得知丈夫佐安可能跟好友艾娃有染,面對丈夫懇求原諒的羞愧,她拒絕寬恕, 憤而奪門而出。哀傷的佐安不顧狀況極差的海象,執意出海捕魚,最終命喪大海;不管是陌生男子或心愛丈夫,最後都走上相同道路。茱麗葉忘不了男子和佐安死前 凝視她的眼神,透露著愧咎,以及對「希望/活著/原諒」的渴望,然而作為可能「改變結局」的關鍵人物的她,沒能在第一時間對兩人伸出援手(服膺於世俗規矩下的「正常」反應),使得這兩個死亡角色的眼神,直接注入茱麗葉的靈魂中,逼使她用漫長生命學習:當生活只有仇恨、嫉妒、悔恨、無處不在的界線時,原來心會如此苦痛;當活著變得令人不抱希望,走向死亡彼端,變得如此誘人。




《沈 默茱麗葉》後段,茱麗葉眼神的逐漸黯淡,一如佐安和自殺男子。至於片中僅只出現在回憶畫面的女兒安提亞,安提亞在得知父親的死亡或許跟母親有關時,她沒有 對母親惡言相向,而是選擇在某天永遠離開母親生命;安提亞像是母親的翻版,對於沒能在第一時間阻止可能憾事也對於父親過世時,自己正在經歷的「幸福人生」 深感抱歉(母女倆都在面對人生中第一個死亡時,同步上演生活裡的「喜劇」),最終投向宗教懷抱,以譴責自己作為懲罰。
《沈 默茱麗葉》設定的精采也在於此,它先讓觀眾覺得自己正在看這對母女逃不開的宿命悲劇(正如茱麗葉熟悉的希臘悲劇故事),然而影片後段透過安提亞的來信,我 們似乎看到「解套/救贖」的可能性,女兒在來信中提及9歲兒子的死亡,提及她如何的悲傷與難過,並終於理解自己的出走,或許帶給母親同等程度的痛,而學會 原諒與寬恕;是的,《沈默茱麗葉》表面講述愧咎與遺憾的哀傷,影片最終核心精神卻是導向「接受」生命中必然有不完滿、必然存在道德上無法簡單二分的衝突與 抉擇,若能學會理解學會寬恕(原諒他人與原諒自己同等重要、接受他人與接受自己亦是同等重要),也許希臘悲劇有可能變成一齣喜劇吧。




儘管《沈默茱麗葉》有著阿莫多瓦導演一貫熟悉擅長的通俗劇情與滿滿滿的女人戲與對故事角色抱有著的溫柔胸襟(我一直覺得阿莫多瓦導演的世界觀很寬容), 但《沈默茱麗葉》欠缺阿莫多瓦導演過往作品常見的直率風趣和幽默,主要是劇中角色不約而同選擇以沈默面對內心祕密,使得影片節奏或角色互動,未能碰撞出令 我驚喜的火花;不過,我非常喜歡大雪紛飛中,茱麗葉和佐安看見一頭在火車旁奔馳的求偶雄鹿畫面,像是在說:「追求愛情/生命的冒險,本來就是一件既美麗又 危險又不可預知之事啊!」;另外,飾演女管家瑪麗安的Rossy de Palma,每次出場,銀幕都會馬上亮起來,讓有些沉悶的故事節奏都瞬間鮮活起來,瑪麗安這個角色為觀眾示範保守傳統衛道人士,如何藉正義之名,輕易對他 人施予批判懲罰並冷眼旁觀人們的苦難而自滿的恐怖。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