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裡,邁爾士這樣對採訪記者說:「別叫我的音樂『爵士』,那是人們創造出來的『框架』」; 而唐奇鐸(Don Cheadle)自導自演並參與編劇的《瘋狂邁爾士》,便用別於以往的方式講傳奇樂手邁爾士在揮別樂壇五年後,重回音樂懷抱的心路歷程;電影片名叫《瘋狂 邁爾士》,影片也確實拍出邁爾士「狂」的一面,前半場一邊讓觀眾看見死命巴著邁爾士不放想要取得獨家採訪內容的記者大衛布列克,為幫邁爾士「搶回」他的全 新創作帶子,與唱片公司老闆和保鏢爆發口角爭執、飛車競速與火拼槍戰、一邊看見邁爾士回憶他和前妻法蘭西絲的愛情從初始的純粹,一路走向淚水與倉皇逃離, 想來,未受到矚目前的創作不也如初生愛情般的燦爛美好,只是後來很容易遭名聲與商業氣息感染而色澤愈發變得沈重混濁,《瘋狂邁爾士》用現在與過去兩條支 線,將愛情與財富與創作的關係,巧妙地串連起來。

《瘋狂邁爾士》捕捉到邁爾士腦海中無處不在的音樂(隨口哼唱的曲調),音樂即是邁爾士的思想,亦是他看待世界的方式(一如電影迷們習慣把電影情節拿來跟現實生活的大小事比對著看),邁爾士長久以來將創作視為「理所當然/輕而易舉」之事,因此他用對待音樂的方式(獨佔)來處理愛情問題也就不算意外,只是邁爾士滿心以為愛情應該要像他腦海中的音樂般,只專屬於他一個人獨有,卻在走過愛情一遭後才發現腦海中的想像(譜寫的曲子),對每一個聽眾都有不同意義(邁爾士最自傲的創作,未必是歌迷心中最喜歡的作品),經歷愛情挫敗的邁爾士,體會生活的難以掌握,進一步影響他對創作/自我的信心,《瘋狂邁爾士》後半段讓 觀眾看見失去「音樂」能力的邁爾士的困境,既然音樂是邁爾士的思想(「我的音樂是社交音樂」邁爾士說),那麼失去音樂的他,也就喪失話語/溝通能力,只能 躲在空蕩大宅舔舐悲傷;《瘋狂邁爾士》的精采,在於影片安排一位年輕的樂手朱尼爾,他儼然是年輕時期的邁爾士翻版,有著高超的演奏技巧與對音樂最純粹的 愛,失去話語能力的邁爾士,唯有在面對「以前的自己/對音樂的熱情初衷」,才能喚醒(點燃)他對內心曾有過的熱情;《瘋狂邁爾士》說是邁爾士的傳記電影,但導演只擷取邁爾士近90歲人生中的一小段經歷,乍看不夠完整,不過細想一下,這樣挫敗又爬起又挫敗又爬起的反反覆覆,不正是生活常態?




「音樂一旦沒有前進,就是死了,死的徹底。」

老實說,我一開始沒有很喜歡《瘋狂邁爾士》,總覺得導演處理現在與過往回憶畫面的過場搞的太花俏,讓我有些出戲,例如邁爾士在電梯裡憶起往事,一推開門,馬上從現代時空走入舊時空,或是用拍立得照片來推演劇情等,這樣的手法雖然讓影片較有變化,但太過精準的場面調度(不夠從容隨性),會讓我想起《紫色姐妹花》時期的史蒂芬史匹柏導演;幸好電影後半場,拳擊賽場上,邁爾士的過去與現在、顛峰與低潮同處一個空間的混亂,音樂與畫面與剪接搭配完美,看的我情緒激昂,邁爾士音樂的狂,從音符滲入他的生命/生活分秒;《瘋狂邁爾士》是唐奇鐸的導演處女作,電影不如《進擊的鼓手》的一氣呵成與神采飛揚,但它仍是夠水準之作,演員表現、畫面剪接、美術陳設、音樂使用等方面都有可觀。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