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 歡白爛喜劇的朋友,大概都有看過Marlon Wayans主演/製作的作品吧,從《驚聲尖笑》到《小姐好白》到《鬼屋電影》,過去十幾年來的賣座電影、影劇八卦和當紅炸子雞,都被Marlon Wayans拿來模仿與嘲弄一番;我個人還蠻愛看Marlon Wayans主演的作品,雖然影片成績參差不齊,不過偶爾也會出現像《小姐好白》這樣看過N次依然不嫌煩的佳作,一再被劇情逗的捧腹大笑;新作《格雷的五 十道黑影》,當然是拿《格雷的五十道陰影》電影和小說來開刀囉,劇中男主角懲罰女主角的「酷刑」,是逼迫女主角聽他一頁一頁唸完《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小 說,而且邊唸邊罵:「這本小說誰寫的啊?小學生嘛?!」,哈哈哈哈,好狠喔!此外,影片輔以《進擊的鼓手》、《舞棍俱樂部》、《畢業生》、黑白種族笑話、 酸一下伍迪艾倫往事、上流社會貴婦的造做等等,端出一部劇情七拼八湊(也七零八落),純粹博君一笑的白爛之作;《格雷的五十道黑影》之於我最大的驚奇(驚喜)是飾演男主角養母的竟是珍西摩爾(Jane Seymour),年輕時候氣質取勝的珍西摩爾(《似曾相識》),年紀越長越放的開,白爛喜劇一部接一部拍,毫不扭捏啊!



只 是觀賞《格雷的五十道黑影》時,我又再一次被翻譯搞得很煩躁,譯者再次將片中美式笑話改成台灣觀眾熟悉的人事物;面對文學,譯者難道會將西方小說中的人物 與地點改成台灣讀者熟悉的人事物嗎?為何電影翻譯就要這樣處理?因為它(電影)更通俗,想要觸及的觀眾層更廣?想問問看過本片的朋友們,您們喜歡這類「貼 心或自作聰明」的翻譯嗎?這到底是對觀眾的體貼或是不相信觀眾能力(看的懂美式喜劇)呢?

我們來比較底下兩段翻譯的差異。
『原文』
男主角抱怨說:「我不想再看到Kevin Hart出現在每一部電影中。」
女主角說:「為什麼,他很好笑啊。」
男主角說:「拜託,好萊塢明明還有很多其他的黑人演員,他們怎麼辦?!」

『加工翻譯』
男主角抱怨說:「我不想再看郭雪福拍電影了。」
女主角:「為什麼,她很漂亮啊。」
男主角:「拜託,還有其他漂亮的女生啊,她們怎麼辦?」

比 較原文和加工翻譯差異,乍看只有性別和姓名稍作更動,呈現出來的意思頗為相近,但再仔細推敲一下,原文對白的趣味點在「黑人演員」這個哏,一來 Marlon Wayans自嘲他的(或其他黑人演員)演出機會都被Kevin Hart搶走,二來酸好萊塢對黑人演員的選擇很狹隘很侷限,一切向錢看,並點出Kevin Hart近年走紅的程度;反觀翻譯後的對白,嗯,郭雪福自然不可能跟男主角Marlon Wayans產生任何對照趣味,再者,我很難理解郭雪福對台灣電影的影響力,她有演出很多電影嗎?看似「意思差不多」的翻譯,其實「意思差很多」啊!(感覺把Kevin Hart換成彭于晏還比較貼切些,只是對照趣味依舊不足。)

《格雷的五十道黑影》iTunes線上租片:https://itunes.apple.com/tw/movie/ge-lei-wu-shi-dao-hei-ying/id1121641402?l=zh

Well Go電影粉絲團,提供新上架的iTunes電影資訊,以及iTunes的各項優惠活動,如果各位對iTunes線上租片有興趣,歡迎加入Well Go電影粉絲團啦:https://www.facebook.com/wellgodigital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