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狂野的歡愉,將會有殘暴的結束。」

HBO新影集《西方極樂園》,靈感來自1973年同名電影(《侏羅紀公園》作者Michael Crichton自編自導作品,他好喜歡這種遊樂園災難作品喔),劇情令人想起《侏羅紀公園》(哈)、《銀翼殺手》、《駭客任務》、《AI人工智慧》、《異次元駭客》和《極光追殺令》等 等,遊戲世界的人物以為自己是真實的存在,但他們不過是一具具植入記憶的傀儡,他們的行為與反應都只是重複設計師設定好的劇情,然而,當這些機器人被賦予 更多擬真情感,甚至能夠自行產生「私人情緒」時,他們仍是沒有靈魂的空殼嗎?至於遊戲設計師們,自然也認為自己才是真實的存在吧?他們以造物主自居,輕易 替換機器人的記憶與職業,可是在設計者之外,是否有更大的力量在操控著他們(我們)?誰才是上帝?假如上帝與人類的關係是造物主與創造物,人類與機器人的 關係或許也是如此,那麼人類反抗上帝,也將迎來機器人反抗人類的結果。

稍稍整理一下《西方極樂園》第一集幾個亮點。
一,視效強大。
二,大牌如雲,主角配角們各個演技精湛,群戲非常整齊。
三,真實與虛構的不斷對辯:「你是否質疑過你眼前世界的真實性?」。
四,藉新住民角色(遊客),來看強者欺壓弱勢者的暴力,《西方極樂園》的「主題樂園」設在大西部,從新住民對機器人的殘暴行徑,批判美國的殘暴血腥殖民歷史!




五, 女主角 Dolores的機器人父親在看到「現實世界的照片」後,從此對自己的存在產生質疑,並在Dolores腦袋中植入懷疑因子,我愛死這個設定,它不僅為影 片日後發展埋下可以預見的轉折與衝突,這個設計更重要的意義在於遊戲創造者福特先生(造物主)與Dolores父親(機器人)的對話:

福特先生:「你叫什麼名字?」
父親:「彼得,艾伯納西先生。」
福特先生:「艾伯納西先生,你的目標是什麼?」
父親:「照料我的牲口、照顧我的妻子。」
福特先生:「你的最終目標是什麼?」
父親:「當然是我的女兒Dolores。我必須保護Dolores,是她造就了我,我.....我不會有......我不會有任何.......其他的...........我.....我必須警告她!」
福特先生:「警告誰?」
父親:「Dolores!他們對她做的事,他們對她做的事!!我必須保護她,我必須幫她,我.......她必須逃出去。」

Dolores父親被植入保護女兒的設定(天性),這樣的設定竟讓一個不該存有自我意識的機器人,因著對女兒的在乎而對自身存在世界的真實性產生懷疑,並依循這個設定(愛),做出超乎自己能力範圍外的事(突破程式限制),發展出一種或多種不同的可能性;「西方極樂園」崩壞(不受控制)的主因或許並不複雜,即是造物主讓機器人學會「愛」這件事

《西方極樂園》第一集埋下很多未解疑惑(例如Ed Harris這個角色與蒼蠅在片中的意義),讓我對這套作品的後續發展很感興趣,希望日後劇情能夠維持第一集水準,甚至帶來更多視覺與觀點的驚奇!
《西方極樂園》影集預告: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zZcBv0gPK0
《西方極樂園》1973年同名電影預告: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mbYjVy9Xcg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