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你們沒有任何偏見。」
喔,我相信妳是這樣相信的。

《關鍵少數》講述60年代在太空總署任職的黑人女性飽受歧視,只能默默打拼以贏得白人同事或主管的認同與尊敬;《關鍵少數》令人聯想起《傳奇42號》,兩片都討論保守年代裡,一名(或多名)黑人主角進入白人主導領域,帶來衝突也看見人心(思想/社會觀感)的改變;《傳奇42號》裡,道奇隊經理布蘭奇瑞基堅持簽下球技精湛的黑人球星傑基羅賓森,我們或可說布蘭奇不以膚色為標準,賞識並認同傑基羅賓森能力,也可說他早一步預見時代軌跡,相信黑人在美國地位將會提升;而在《關鍵少數》裡,瑪莉想要成為太空總署工程師必須擁有一張學業證書,然而相關科系學校只收白人學生該如何是好?瑪莉只好跟法院申請入學資格,法官強調學校只收白人學生,瑪莉說所有事情都必須有個起頭,例如讓一名黑人女性進入白人學校讀書,她說每個時代都有先鋒,而我不得不選擇成為這個時代的先鋒,她接著問法官:您(法官)今天會審理許多案件,但經過百年後,您覺得哪個案件會讓您名留青史?
我喜歡《關鍵少數》這一幕,它說明幾件事,一是想要改變時代,必須有所擔當,擔當就是勇於扛起責任與壓力(做為開路先鋒總是辛苦),一是法官的判決或許是要消弭社會歧視問題,但也或許只是順應潮流,盼能在歷史上留個好名聲,有時社會制度的改變,例如美國對黑人態度不再像60年代那樣保守,不會區分「有色人種廁所、有色人種飲水機、有色人種通道、有色人種大門」等,那是否代表白人與黑人之間不再存有歧視?或只是礙於社會主流氛圍(黑人地位的改善),只能掩蓋內心的不快?
歧視,未曾自人類歷史消失過,有時只需換個「稱號」,就會看見人心的狹隘在另個領域重新升起。




「在太空總署裡,我們尿尿不分膚色(都是相同顏色)。」

《關鍵少數》該煽情該讓人熱血沸騰或打抱不平時刻,都能順利在觀眾內心激起些情感;片中三個主要角色:凱薩琳(數學家)、瑪莉(工程師)、桃樂斯(電腦程式設計師),看片前以為她們都在同個部門做事,觀影時才發現她們擅長的專業都不同,電影分線書寫這三個好姐妹在各自領域上的進修與努力,我欣賞這樣的劇情安排,要想改變社會對黑人或女性的態度,不能依賴「特例」,而是在不同領域都有傑出人才,才有機會撼動根深蒂固的權力結構
此外,《關鍵少數》以美蘇太空競賽作為故事背景,用新時代(科技的長足進步)講思惟的改變,「友誼七號」火箭升空前,太空總署請凱薩琳確認(計算)座標位置是否正確,太空人約翰獲得起飛核准後笑說:「要相信看不見的東西有點難啊。」,看不見的東西指的是對數學算式的信任,也指對人的信任(一如火箭名稱「友誼七號」),我們能否超脫眼界(膚色種族的外貌差異),看見背後更廣大的可能性呢?《關鍵少數》藉白人科學家(白人/男性)與黑人數學家(黑人/女性)的合作,闡述火箭(美國)要能順利升空(富強),必須拋棄對彼此的歧見,白人、黑人、男人、女人、科學家、數學家、工程師,以及各個不同階層的人攜手合作,才能迎來更美好的未來(更好的美國);可惜白人角色在《關鍵少數》裡顯得無足輕重,不免讓人有著火箭得以順利升空與返回,全靠片中幾位黑人女性主角達成的錯覺。




《關鍵少數》是一部好看的電影,《攻其不備》、《姊妹》、《傳奇42號》式的好看,沒有特別突出但有打動觀眾心房的力量;影片有幾個亮點,一是驕傲的謝耳朵(Jim Parsons)在數學競賽上慘輸對手(凱薩琳),他應該很不爽吧?(《生活大爆炸》中毒太深!)二是我很愛的女歌手Janelle Monáe演電影囉,看片前對她的表現有著高度期待,看完電影後覺得她的演出中規中矩,沒有預期中亮眼,Janelle Monáe也有參與《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演出,影歌雙棲發展值得期待;三是《關鍵少數》原聲帶很好聽,菲董(Pharrell Williams)貢獻多首創作曲,Janelle Monáe也在原聲帶獻唱兩首動聽插曲;四是Taraji P. Henson、Octavia Spencer、Kevin Costner、Kirsten Dunst等人,都有適切出色的表演,其中,飾演桃樂絲的Octavia Spencer,有望憑本片獲奧斯卡女配角提名,但我覺得她的演出並沒有比《姊妹》時期更厲害。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香功堂!!PIXNET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