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幕。

「那是一種難堪的相對,
她一直羞低著頭,
給他一個接近的機會。
他沒有勇氣接近,
她掉轉身,走了。」

重看王家衛導演的《花樣年華》,17年時間過去,片中每一顆鏡頭每一個轉場每一分秒的氣氛處理,依然叫人讚嘆不已,發現自己沒有寫過《花樣年華》,決定寫篇雜想以及記錄喜愛的電影對白。

蘇麗珍與周慕雲第一次相遇。1962年,香港。
他們在同一天前往孫太太家租屋,蘇麗珍先到,租了孫太太房間,周慕雲後到,租了隔壁顧先生的房間。兩人同一天租屋又選在同一天搬家,雙方僱請的搬運工不斷錯搬對方傢俱,暗示兩人關係終會攪混一起,。

蘇麗珍的姓。

「還沒請教妳貴姓?」周慕雲。
「我先生姓陳。」蘇麗珍。
孫太太也問過同個問題,蘇麗珍的回應從來都是只提先生的姓,是尊重,是男性主導社會的風氣,也是蘇麗珍不敢也無法做自己的隱喻。




蘇麗珍的旗袍。

張曼玉飾演的蘇麗珍在《花樣年華》裡換了多套旗袍,導演在片中多次剪輯蘇麗珍下樓買麵畫面,她總是編個理由婉拒,孫太太有次忍不住說:「連下去買麵都穿的漂亮呢。」,蘇麗珍的旗袍不只是奇觀展示(服裝與美學),也在表現蘇麗珍的拘謹,一絲不苟,精神層面的潔癖,深怕穿著打扮不得體會被人說嘴,蘇麗珍對自己外貌的重視也表現在情感上,面對丈夫和周慕雲妻子偷情一事,蘇麗珍即便生氣憤怒想報復,卻也一次次壓抑下想要踰矩的衝動;某天蘇麗珍晚歸回家(與周慕雲窩在飯店裡寫武俠小說),孫太太刻意對她提點:「年紀輕呢,出去散散心是應該的,不過要有分寸。」,蘇麗珍聞言,強作鎮定,轉身後才顯出一臉哀戚,再完美的生活,終會被流言與背叛與慾望所傷害。

蘇麗珍與周慕雲的痛。

「冒昧約妳出來,是有點事想請教妳。妳今天下午拿著的皮包,不知道哪裡有的買?」周慕雲。
「你為什麼這麼問?」蘇麗珍。
「喔,我看款式很別緻,想買一個送我太太。」
「周先生對太太真細心。」
「哪裡,她這人很挑剔,過兩天她生日,不知道買什麼送她才好,妳可不可以幫我買一個?」
「要是一模一樣的,她會不喜歡吧?」
「說的也是,我倒也沒想到。女人會介意,對吧?」
「會的,特別是隔壁鄰居。」
「不知道會不會有別的顏色?」
「那要問我先生才知道。」
「為什麼?」
「那皮包是我先生在外地工作的時候買給我的,他說在香港沒有賣的。」
「那就算了吧。」
「其實.....我也有一件事想請教你。」
「什麼事?」
「你的領帶在哪裡買的?」
「我還真不知道,我領帶全是我太太幫我買的。喔,我想起來了,有一次她公司派她出去,買回來送我的,她說香港沒有賣的。」
「倒有這麼巧....。」
「是啊。」
「其實,我先生也有條領帶跟你的一模一樣,他說是他老板送他的,所以天天戴著。」
「我太太也有個皮包跟妳個一模一樣。」
「我知道,我見過,你想說什麼?......我還以為只有我一個人知道。」

這段蘇麗珍與周慕雲的對話寫得真好,話語中滿滿的試探與傷感。周慕雲和蘇麗珍都想知道對方知道多少真相,並在得知事實如他們所猜想後,又同時感到受傷,同一款式的皮包與領帶,訴說著:「原來我與他/她沒有任何不同,原來我並不特別。」的哀怨,不禁要想,蘇麗珍的丈夫和周慕雲的妻子,兩人毫不避嫌地送對方跟自己妻子與丈夫相同款式的皮包與領帶,究竟是少一根筋,偷情(外遇)還不懂擦嘴,亦或者,他們只是膽怯,只能用這樣的方法暗示彼此伴侶:我們在一起了,你們會不會主動提分手?




戲子。

蘇麗珍和周慕雲確認彼此伴侶偷情後,周慕雲故意扮演蘇麗珍先生,蘇麗珍故意扮演周慕雲妻子,藉此療傷,想要從虛構的做戲中找出先生/妻子出軌的原因,然而,角色扮演久了,也就慢慢分不清虛實,假戲真做,愛情就在相惜中逐漸發芽。

「怎麼會突然想去新加坡?」蘇麗珍。
「想換一下環境,免得聽太多的閒言閒語。」周慕雲。
「我們自己知道我們沒什麼不就行了?」
「原來我也這樣想,所以不怕別人說閒話,我相信自己不會像他們那樣,........原來會的。我知道妳不會離開妳老公,我想離開一下。」
「我沒想過你真的會喜歡我。」
「我也沒有想過,我一直在想,他們是怎樣開始的,現在我明白了,原來很多事情都這樣。我還以為自己沒有什麼,但是開始擔心妳老公幾時會回來,最好不要回來,我知道這樣想不對。」

周慕雲明白自己與蘇麗珍的愛情不會有結果,決心離開,他請蘇麗珍幫忙,他說他想要有心理準備,預先演練他倆最後一次見面的情況,因為是演戲,周慕雲才敢大膽牽起蘇麗珍的手,並在道別完後,假意離去,看著周慕雲起身走遠的背影,蘇麗珍忽然痛哭失聲,周慕雲趕緊安慰她:「這不是真的,別哭了,別哭了。」,戲假情真,當演出正式落幕一日來臨,無論是蘇麗珍或周慕雲,只能面對兩人無緣的真實。

紀念物。

蘇麗珍有次在周慕雲房間談事,由於房東太太等人突然返家,蘇麗珍怕人講話也就不敢離開周慕雲房間,一待就是整整兩日,後來周慕雲搬離香港前往新加坡工作,特意把當時蘇麗珍在他房裡穿著的繡花鞋給帶走,一年後,蘇麗珍前往新加坡拜訪周慕雲,當時周慕雲仍在公司,大樓管理員讓蘇麗珍進去周慕雲房間待著,蘇麗珍大概是雙子座吧,以為拿定了主意又開始反悔,不敢見周慕雲一面,離去前,取走了周慕雲屋內擺著的繡花鞋。周慕雲返家後,遍尋不著鞋子而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對他來說,那是他與蘇麗珍唯一的聯繫,對蘇麗珍來說,那也是自己與周慕雲的共同回憶,一雙鞋子輾轉不同人手,講的都是蘇麗珍和周慕雲對彼此的在乎與捨不得。




壓抑的愛。

《花樣年華》的好看,不單是攝影美術服裝的強大,還有觀眾得以在蘇麗珍與周慕雲的互動中,看到(體會)情緒/情慾在兩人之間的流動;電影裡,周慕雲邀請蘇麗珍共同創作武俠小說,他在旅館訂了一個房間,他說這樣蘇麗珍來找他就不用擔心被孫太太等人閒話;一開始,蘇麗珍打不定主意該否赴約,走入周慕雲租用的2046號房前,她在旅館迴廊與樓梯間來來回回上上下下不斷徘徊,說明她的心慌,心慌,是明白對方可能的心意,也是明白自己的對周慕雲的情意,不進房間是折磨,進了房間也是折磨,愛不愛一個人都麻煩。《花樣年華》上映那年的金馬獎入圍電影中,有兩部重要影片都在講壓抑的愛,一部是《花樣年華》,另一部是《臥虎藏龍》的李慕白和俞秀蓮。

最美好的時光。

《當哈利碰上莎莉》是比利克里斯托和梅格萊恩最美好的時光。
《流氓大亨》是周潤發和鍾楚紅最美好的時光。
而《花樣年華》是張曼玉和梁朝偉最美好時光,對我來說,早幾年拍《花樣年華》或晚幾年拍《花樣年華》,都不會是我們現在看到的《花樣年華》,一種剛剛好的時光的概念(幫忙時光之硯打他的電影書廣告,哈),年齡,氣質,演技通通到位,多一分太濃少一分太淡,穠纖合度,我喜歡梁朝偉的斯文優雅與惆悵,喜歡張曼玉精明精準精彩的細膩神色變化,她的表演完全就只能用「神」字形容。

如果。

「是我,如果有多一張船票,妳會不會跟我一起走?」
「是我,如果有多一張船票,你會不會帶我一起走?」
凡事只談如果,那麼遺憾就成了必然的結果。

秘密。

《花樣年華》尾聲,1966年,周慕雲在柬埔寨吳哥窟神廟牆壁洞口訴說他的秘密,他說了什麼?是他對蘇麗珍的思念?兩人愛情的遺憾?或是......?我想,《花樣年華》上映後,吳哥窟神廟牆面上的洞口,應該忽然多出很多很多的秘密吧。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香功堂!!PIXNET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