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條路不行,驢子過不了那通道。」阿邁德。
「那牠可以飛。」夏奇。

看完《我等行過阿特拉斯的幽谷》,腦袋出現一堆問號,看得有些茫然。電影分成兩條故事線,支線一是年邁教長死去,兩名男子塞伊德和阿邁德自願將教長遺體運回他的故鄉下葬;支線二是計程車行指派任務,副駕夏奇受命幫助一名教長橫越山脈;夏奇同時出現在兩個故事中,但這兩段故事似乎分屬於不同時空,彼此並沒有明顯交集,或說,我猜不透兩者間的關連。

試著理解《我等行過阿特拉斯的幽谷》,夏奇在片中說了個撒旦欺瞞上帝,獲得掌控人類弱點的故事,這個宗教故事應是電影的核心,關於誘惑與信仰,撒旦與神/真主之爭;影片中,夏奇、阿邁德和塞伊德自願將教長遺體運回故鄉埋葬,這是崇高而無私的行為(阿邁德和塞伊德原本打算行惡,最後以善意之舉來救贖自我),三人打算橫越山脈前往教長故鄉,卻在山中迷路,搞不清楚教長故鄉的真正方向,旅程若代表人生,那麼迷途便象徵著人的無法全知,容易對未來感到徬徨與茫然;《我等行過阿特拉斯的幽谷》片中有個橋段格外有意思,山頭上停駐兩隻鳥,阿邁德說兩隻鳥飛走的話,我們就把教長的遺體埋在荒野,如果兩隻鳥都沒飛走,就繼續前行,想辦法把遺體運回教長故鄉,結果一隻鳥飛走,另一隻鳥還停留在原地,該怎麼辦?人們內心面臨衝突(變得脆弱)時,常會把疑惑交給神/上帝/真主處理,希望神/上帝/真主能為我們做出決定,問題是,神/上帝/真主的初衷始終沒變(對於良善與承諾的堅持),唯有人心因為挫折或其他利益而選擇拋棄原則並背離初衷,阿邁德等人一路上遭遇的危險與困境,其實就是撒旦玩弄的遊戲,一點一滴消耗掉旅人/信徒對神/上帝/真主的信仰,畢竟選擇逃避與自保,是最簡單的背叛也最人性的反應。




《我等行過阿特拉斯的幽谷》藉一趟公路旅行,讓觀眾看見人的脆弱(阿邁德),卻也透過夏奇一角,重新燃起我們對人的信心;夏奇在片中有兩段台詞令人印象深刻,一是他不斷鼓勵阿邁德說:「如果你做得好,我會做得更好。」,意指群眾力量,要不互相拖累,一路沈淪,要不相互激勵,讓彼此變成更好的人做更好的事;一是夏奇領著意志不堅定的阿邁德勇闖惡徒巢穴,準備拯救被惡徒綁架的年輕女孩,夏奇說:「我們憑著愛行動,憑著愛,憑著愛。」,當我看見夏奇提劍衝向惡徒時,我內心想著:「真傻,他們死定了。」,接著又想:「如果這個世界沒有傻子,只有意志不堅見風轉舵的投機者,那會是個多麼自私又恐怖的國度啊。」。

《我等行過阿特拉斯的幽谷》的節奏緩慢,影像優美,電影不算難看(至少沒睡著),但就是一頭霧水,尤其最後阿邁德也出現在計程車故事線時,我的腦袋瞬間打結,所以阿邁德等人橫越山脈的情節是幻覺、想像、過去時空與現在時空的對照?我想有些電影是無法被完全理解的吧(尤其我對劇中角色的宗教背景並不熟悉),只能寫下這短篇文章,稍稍記錄我對影片的想法,也許日後有機會重看電影,會有不同的想法與見解;話說,不久前翻閱自己的部落格,發現有不少寫過文章的影片,記憶淡薄到我幾乎記不得電影在演些什麼,一方面覺得書寫文章,確實有留下一筆資料的價值與意義,但也忍不住想,如果我無法將看過的電影記在腦海中,那麼觀看電影這件事,到底是重要還是不重要?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香功堂!!PIXNET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