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衣,你可真是不瘋魔不成活啊,可那是戲!」

(雖是有點年紀的電影,但底下有雷,沒看過電影的朋友請斟酌閱讀喔)

虞 姬為何要死?虞姬不死不能成就傳奇,「從一而終」的傳奇;《霸王別姬》的故事時空設在動亂年代,改朝換代轉瞬間,一如無法永恆的青春、繁華富貴、親情與愛 情,就連想跟一個人唱一輩子的戲或是簡簡單單地過一輩子的夢想都難實現,時代變化太快,人心也跟著快速變動,不變,就等著被大時代的潮流吞噬;《霸王別 姬》裡有兩個女人,一個菊仙,一個蝶衣,她們是一個個體被拆成兩塊,一個在舞台上擁有楚霸王,一個在現實生活擁有段小樓,她們都無法擁有完整的愛/完整的人,所以她們只能彼此對抗,爭一個專屬於自己的愛情,只是爭到最後,兩個女人都敗給了怯弱(敗給了時代),「你這楚霸王都跪下來求饒了,這京戲它能不亡嗎?」蝶衣指控師兄段小樓,其實把京戲兩字換成愛情也是適用。

《霸 王別姬》是個關於身份認同錯亂的故事,段小樓不是蝶衣想像中的楚霸王,也不是菊仙想像中的段小樓,或許就連段小樓都不知道他該是蝶衣的楚霸王還是菊仙的段 小樓吧,到頭來,段小樓就只是顆頑強且什麼時代都能生存的「小石頭」吧(逆來順受的石頭才是他的本質),同樣的,菊仙該是青樓紅牌還是良家婦人還是霸氣妻 子,或者小豆子該是女人還是男人,她們同樣找不到自身定位,只好隨時代不斷更動身份(就連身份的選擇都無法做到從一而終的無奈);電影最後,菊仙和蝶衣不約而同選擇以自殘離開人世,留下曾經風光一時的楚霸王以及曾經有過幸福家庭的段小樓,這麼一想,剛烈女子為了愛情犧牲性命,懦弱男子為了偷生而苟且,《霸王別姬》倒也能跟張國榮和梅艷芳合演的《胭脂扣》對照觀賞(剛好也是改編自李碧華小說)!




陳凱歌導演的《霸王別姬》是好看的電影,它的好看在通俗,敘事節奏和情緒拿捏的精準,《霸 王別姬》最精采的一場戲落在紅衛兵掌權,蝶衣帶大的孩子「小四」竟搶走蝶衣的虞姬角色,段小樓礙於面子決定棄演楚霸王,小四威脅段小樓:「而今台下坐的都 是勞動人民,唱不唱,您自個惦量著。」,說罷,小四登台唱戲,眾人苦勸小樓別嘔氣害了自己與家人,蝶衣即便心有不甘,也只能幫小樓著裝,讓他粉墨登場,銀 幕上,蝶衣打理好小樓後,背對著小樓走回自己座位,此時,他聽見舞台眾人喊著:「大王回來了」,蝶衣心頭一緊,或許還暗自希望他心目中的楚霸王不會向恐懼 (死亡)低頭,可是當舞台傳來小樓高呼:「來也!」,失望之情瞬間湧上蝶衣肩頭,段小樓不再是楚霸王(老早被時代磨光他性格的稜角),一如走下舞台的自己,不再是眾人傾慕的虞姬,演了大半輩子的戲,這一刻,真假分的太清楚也太殘酷

《霸 王別姬》的好看在奇觀,梨園甘苦,要想人前顯貴,必得人後受罪的激進訓練手段(包括讓外貌突出演員去「伺候」權貴的「規矩」),或者文化大革命帶來的浩 劫;《霸王別姬》的好看也在演員,張國榮精確演出的蝶衣傲氣、狂戀、無奈、失落,稍稍可惜的是張國榮的京劇身段並不特別打動我(不禁要想,小樓眼中的蝶 衣,究竟是男人是女人是師弟是愛人還是虞姬?)、張豐毅把段小樓的霸氣與懦弱詮釋的到位、葛優的袁四爺,念白口條相當迷人,至於鞏俐,完美詮釋菊仙的愛恨 情仇,我覺得鞏俐的表演是《霸王別姬》的亮點,但也因為菊仙這個角色太過立體搶眼,反而蓋過虞姬/蝶衣與楚霸王/小樓的風采,《霸王別姬》成了《小樓別仙》。




最 後,飾演蝶衣母親的是蔣雯麗耶!!蔣雯麗出場不多,但非常有存在感,她懇求戲班老爺收容小豆子一幕,從苦苦哀求到色誘再到斷指(小豆子有11根指頭),情 緒轉折之豐沛,很令人驚嘆啊,而小豆子被斷指一幕,看了好疼,表面是斷手指,其實是斷了.....,閹割意象好強烈,難怪小豆子入了戲班很自然地成了女伶 (閹人)。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tsocks1975 的頭像
hatsocks1975

香功堂!!PIXNET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