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地和中砂多年後重逢,他們在下榻旅店認識一名美麗藝伎,三人間有曖昧情份,不久後,中砂傳來結婚喜訊,妻子外貌竟神似那名藝伎;青地的小姑罹患重病在醫院修養,一天小姑跟青地說她看見(夢見)姊姊跟中砂有曖昧,聽聞妻子外遇卻苦無證據的他,只能按奈下焦慮情緒;中砂的妻子在生下一名女嬰後,因感染流行性感冒過世,中砂另娶外貌跟前妻一樣的藝伎,怎料中砂卻在一次旅途中猝逝,他的妻子三番兩次拜訪青地,表示丈夫生前遺留很多物品在青地家中....。

其一,鈴木清順導演的《流浪者之歌》看得我霧煞煞,幻象或現實,陽間或鬼界,人類或妖魅,全都分不清;片中有三名眼盲流浪藝人(兩男一女),他們看不見身處世界的樣貌,但是明眼的青地與中砂(與銀幕外的觀眾),就能把人心底的祕密看得更清楚嗎?青地等人多次揣測三位盲藝人之間的關係,兩位男子,一老一少,外加一名年輕女性,年輕的男女是夫婦或情侶或兄妹?年輕女孩與老人或是老人與年輕男子的是父女或父子或師徒關係?或者三人彼此間沒有血緣關係,女孩是兩名男子的共同伴侶?無法輕易釐清的盲藝人關係,暗指青地與中砂與中砂的兩位妻子與青地妻子和小姑等人關係的紊亂,而這樣紊亂的關係或許會在某個時刻達成微妙平衡,但只要天秤稍稍傾斜,便可能帶來崩盤危機(一如三位盲藝人的下場)。

其二,《流浪者之歌》裡有許多突來的、難被解釋的聲響,沒人知道這些聲響從何而來,詭異的聲響,代表的是看似尋常的事件(關係)背後,可能暗藏著弦外之音

其三,《流浪者之歌》片中,青地去中砂家途中,需要經過一個洞穴,他常在洞穴外遇見中砂妻子與女兒,洞穴之於青地會讓我想起《愛麗絲夢遊仙境》(或《神隱少女》),走入洞穴,就像走進異境,所有真實都染上一層迷幻色彩。




其四,真實與虛幻交錯的《流浪者之歌》,不只遊走於夢境與鄉野傳奇與真實之間,它也講愛情裡的真情與假意,中砂的妻子長得跟藝伎一模一樣,中砂對妻子到底是愛或將她視為藝妓的替代品?後來藝伎成了中砂妻子,她也在問:中砂愛的是自己還是前妻?同樣的,青地一方面懷疑妻子與中砂有染,一方面他也對中砂的兩位妻子懷有情意(慾望),使得青地質疑起愛情與慾望是否能被輕易區分開來。

其五,有些電影喜歡故弄玄虛,讓人看得煩躁,有些電影則是幫觀眾開腦洞,讓人讚歎:「原來有人腦袋裡淨裝這些奇妙想像啊」,《流浪者之歌》之於我屬於後者,電影看不是很懂,但構圖與色彩充滿想像空間,例如大紅燈光的妖媚忽然轉成綠色燈火的詭異風情,或是身軀白皙的女性胴體與身後暗色場景的強烈對比等。

其六,《流浪者之歌》不乏女性裸露上身畫面,然而影片最情色的時刻是青地妻子用舌頭舔中砂眼裡灰塵的畫面,親暱、詭異又不合常理(令我想起《下女的誘惑》裡,女僕幫女主磨牙的畫面);《流浪者之歌》讓我想起大衛林區導演作品,恣意遊走於現實與潛意識之間,《流浪者之歌》片中,中砂強硬闖入青地住家並與好友妻子發生關係一幕,從男追女逃的暴力與調情,到男女交纏並隱身黑幕之下,接著布幕落地,只見女方獨自一人攬鏡自照,這場戲看得我嘖嘖稱奇,簡直像在看魔術秀,不只呈現兩性關係的強弱變化,更像是鑽入青地妻子的內心,看見她對中砂慾望的壓抑與解放,以及對自我外貌的迷戀(鏡子/最愛的人原來是自己)。

其七,人是否有能力脫離:慾望、痴戀、嫉妒、佔有等情緒掌控?《流浪者之歌》前半場的三位盲眼藝人以悲劇結束他們的關係,影片後段,另外出現三名盲眼孩子,同樣是兩男一女的組合,彷彿暗示前者的悲劇結果,又將在這群年輕孩子身上重演,如果盲眼藝人暗喻的是人類心眼的盲目,那麼三位盲眼孩子會否是導演悲觀地認為人類將無法從歷史中學會教訓,不同世代的人類都將一再重複相同的錯誤?

其八,中砂的兩位妻子長相一模一樣,據說這個劇情設定啟發了岩井俊二導演的《情書》,傳言真假我不淒楚,如果是真,那麼岩井俊二導演能夠把一個如此詭異虐心的愛情關係順利轉換成《情書》的惆悵純愛,實在厲害。




其九,我對鈴木清順導演作品並不熟悉,但敘事非主流且劇情撲朔迷離的《流浪者之歌》,有帶給我不少驚喜,今年高雄市電影館將於7/14(六)~7/22(日),舉辦「電影歌舞伎:鈴木清順の鏡像迷」影展,共會播映導演五部作品,分別是:
《肉體之門》
《東京流浪者》
《流浪者之歌》
《陽炎座》
《夢二》
如果你也沒看過鈴木清順導演作品,可以趁此機會補上喔。
影展介紹與購票傳送門:http://goo.gl/F8ZGM7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tsocks1975 的頭像
hatsocks1975

香功堂!!PIXNET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