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趟家族旅行,遺傳母親精神疾病的卡琳,宣稱在樓上房間聽見上帝呼喚的聲音;她的丈夫馬丁悉心呵護妻子,不敢表露任何負面情緒;卡琳的父親大衛是名作家,靈 感枯竭的他竟想以女兒的疾病做為題材;卡琳的弟弟正值青春期,對世間一切的運轉(姊姊的病、父親的冷漠、愛情的模樣)存有著好奇、焦慮與不安......

柏 格曼導演的《穿過黑暗的玻璃》令我想起《秋光奏鳴曲》,大概因為人物組合數字都是四,《穿過黑暗的玻璃》是卡琳夫婦和父親與弟弟,《秋光奏鳴曲》則是伊娃 夫婦和母親與妹妹;兩部影片的父母親都享有盛名,《秋光奏鳴曲》的夏洛特是知名鋼琴家,《穿過黑暗的玻璃》的大衛是知名作家,兩人各有一名重病(且病情無 力扭轉)的孩子,夏洛特的幼女瑪蓮娜行動不便,卡琳則時常進出療養院;另外,夏洛特和大衛碰到困境時都習慣逃跑(害怕面對問題與承擔責任),夏洛特曾對友 人說:「我希望瑪蓮娜可以快些死去。」,大衛則跟馬丁討論過:「你(馬丁)難道沒想過讓卡琳早點死?」;不管是夏洛特或大衛,他們都因為刻意疏離重症家人 而感覺愧疚,差異是,《秋光奏鳴曲》一路黑暗悲情到底,而拍攝時間比《秋光奏鳴曲》(1978年)早17年的《穿過黑暗的玻璃》(1961年),則留給觀 眾一線希望(?)。




《穿 過黑暗的玻璃》裡的卡琳罹患精神疾病,情緒暴起暴落並有幻聽現象,她常在半夜醒轉,爬上樓上空屋聆聽牆壁背後傳來的神祕聲響,卡琳跟弟弟說牆壁的另一頭有 著一群等待進入另一個閃閃發光的世界的人,卡琳說她迫不及待想要進入那個世界,卡琳的話語令我想起宮本輝小說《幻之光》裡的一段話:「看,海面上又閃亮起 來了。由於風和日光的某種聚合,大海一角突然躍起點點光芒。難道說,那天晚上,你也看見了鐵軌前方閃爍著類似的光燦?」;罹患憂鬱或躁鬱症或長期飽受疾病 折磨之苦的人,或許會對現下身處的世界感到無助,轉而向「未知」求取解脫,那個未知可以是對宗教信仰的寄託與依賴。

卡琳說上帝會從一扇緊閉的門中走出,向她顯像自己的形象,後來房門被風吹開,卡琳見到的上帝竟是一隻蜘蛛,她害怕地放聲尖叫;大衛和兒子小米在片末討論起上帝,父親說上帝就是愛,各式各樣的愛,小米說上帝如果是愛,那麼卡琳就在上帝的懷抱中,因為我們對卡琳擁有愛;劇中角色不斷強調卡琳的病無藥可醫,那麼死亡之於卡琳和她的家人是暴力或慈悲?努力活下來之於痛苦的卡琳和長期照顧她的家人,又是慈悲或暴力?卡琳擁有愛她的弟弟(但姊弟倆卻有曖昧情愫)、想要彌補錯誤的父親(或只想要自己良心更好過些)、不離不棄的丈夫(但不懂妻子內心的狂亂),某方面來說,她又是幸福的(或依然是悲劇的)?




因 此,上帝是有著冰冷面孔的蜘蛛或是各式各樣的愛的化身、是救贖亦或墮落?《穿過黑暗的玻璃》沒有給出答案,也許上帝既是希望與救贖也是虛無與絕望,也許上 帝就是我們,我們觀看世界的方式,決定了上帝(世界)的面貌;此外,大衛在片中也可被視為如上帝般的存在,對卡琳與小米來說,姊弟倆都崇敬著父親渴求著父 愛(卡琳想像中的上帝是美好壯盛的),可是父親習慣性的逃避責任與冷酷無情(想要以女兒的病當作故事題材),導致卡琳眼中的上帝(父親)變成一隻蜘蛛(現 實與想像的落差);電影結局,卡琳被送往醫院治療,小米向父親坦承內心的焦慮,父親對他說出一番愛的道理,對話結束後,小米欣喜地說:「爸爸跟我說話了。」,沉默的上帝/父親不再沉默,或許那是一個轉機,一個穿越黑暗看見光明的機會,又或者只是另一個充滿希望(但什麼都改變不了)的假象。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tsocks1975 的頭像
hatsocks1975

香功堂!!PIXNET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