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herisson-01.jpg 

「我叫芭洛瑪,11歲,住在巴黎16區,有錢人的豪宅裡面,我父母很有錢,所以我和我姐也可算是有錢人,即使我這麼幸運又這麼有錢,但我很早以前就知道,命中註定,我們一輩子都會困在金魚缸裡面,跟老撞同一扇玻璃的蒼蠅一樣,大人也把時間都耗在金魚缸裡。
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金魚缸,我才不跳進去。我深思熟慮過,這學年結束,我12歲生日那天,今年6月16日,165天後,我就會自我了斷。
我不會因為決定要自殺,就任憑自己像根爛青菜腐爛敗壞,重要的不是死亡,也不是幾歲死,而是死亡的這一刻,你在做什麼。
在谷口的漫畫裡,主人翁死於攀登聖母峰;我的聖母峰,則是拍部電影,拍一部生命為何如此荒謬的電影:關於別人的生命,還有我的生命。就算這一切都沒意義,好歹精神上也得戰勝它。」

法國電影《刺蝟的優雅》改編自Muriel Barbery的暢銷小說,故事敘述心思細膩敏感的11歲女孩芭洛瑪,透過攝影機觀察生活周遭的人與物,揭穿大人世界的虛偽與虛無。
芭洛瑪居住的大樓管理員荷妮是名外表不修邊幅、孤僻、身材粗壯的中年寡婦。芭洛瑪對荷妮一直很有興趣,她認為荷妮雖然穿著拉遢、臉上總一副臭臉表情,但在其粗獷外貌下,必定藏有一顆感性優雅的心。
芭洛瑪跟剛搬來的日本房客小津先生形容她心目中的荷妮,她說:「米榭太太讓我想起刺蝟,渾身是刺,一座如假包換的堡壘,但我感覺她只是故意裝的懶散,其實內心跟刺蝟一般細緻,性喜孤獨,優雅地無以復加。」。
一個對死亡抱著浪漫想法的法國女孩、一個飽讀詩書卻自卑於低下身分的中年寡婦、和一個談吐優雅的日本鰥夫,三個不同背景的靈魂,交會於彼此人生道路上....。

法國人談起生命意義這般沈重議題,並不會讓觀眾喘不過氣,反而有著令人會心一笑的幽默,混雜著苦澀的洞見。
芭洛瑪的角色讓我聯想起《小王子》一書,對成人世界總有許多的疑問與疑慮,她的一心尋死/悲觀,究竟是過於早熟、還是過於單純?或者,正因芭洛瑪年紀尚小,方能直言不諱揭穿大人世界的層層假面?(猶如《國王的新衣》的男孩。)
有 場芭洛瑪父母的晚餐宴會,拍地頗有意思。坐在椅子上的芭洛瑪覺得餐桌上的話題無聊透頂,表面上主、客人彼此談笑生風,但當她望向餐桌底下,卻是另一番風 景,父親不耐的腳步動作、或客人偷拿食物餵食桌下貓咪....,導演Mona Achache僅用簡單幾個鏡頭,便清楚雕塑出芭洛瑪的直率性格與敏銳觀察。

(底下會提到關鍵劇情,不想知道結局的朋友,可以先閃人囉!)

le-herisson-02.jpg 

原以為《刺蝟的優雅》會是一部艱澀難懂的作品,未料劇情通俗好看,悲喜交錯。
一開場便昭告觀眾「死期」的芭洛瑪,跟管理員荷妮、鄰居小津先生越熟稔,對事物的看法也漸改觀。
她慢慢發現生活不是非黑即白的單調、事物往往不如表象所見:貧困者未必是不識丁的粗人;事業有成者,未必生活精彩豐富;物質水平較高的人,未必比較快樂;死亡,未必可以解決生活裡的種種難題.....。
當她看到荷妮答應小津先生的追求,開始逐步改變外貌(也象徵內在信心的重建),心情也跟著躍動了起來。
荷妮和小津先生的愛情,簡直是珍妮佛蘿培茲的《女傭變鳳凰》翻版,然而《刺蝟的優雅》拍地更加內斂好看。
荷妮原本礙於身分與地位,不敢接受小津先生的求愛。直到小津先生邀請荷妮外出用餐,他對自卑的荷妮說:「我們可以做朋友,甚至是所有我們想成為的關係。」,聞言,荷妮臉上再也藏不住幸福的微笑,神情盡現柔情。
返家後,荷妮拿起小津先生送她的小說《安娜卡列妮娜》,憶起兩人首次見面時,各自引用一句書中的台詞,她覆誦著:「幸福人家彼此都很類似,可是不幸人家的苦難卻各不相同。」
荷妮心想:或許愛情,真能克服所有難關;或許,外貌、經濟狀況平凡的自己,也能尋得真正的幸福。
豈料隔日一早,荷妮便踏上人生終站,車禍意外身亡。
靈魂彌留之際,荷妮看著往來路人和心愛的小津先生,她說:「死亡讓人方寸大亂,格郎(小津),我的心像捲縮成一團的小貓咪,我想跟您再喝最後一杯清酒....。如何定義生命的價值呢?芭洛瑪,但願妳的未來與妳的期許相當。」
好不容易找到生活的勇氣與力量,卻在瞬間被死神奪走,讓萌芽的愛情嘎然而止。
然而,荷妮的驟逝,不正是芭洛瑪對死亡的嚮往嗎?帶有浪漫色彩,以及對日本武士道精神的崇拜,寧願生命如櫻花般短暫綻放,也不願苟活地平凡無奇。
早夭的愛情與死亡,毫不浪漫,甚至殘酷。
憶起芭洛瑪對荷妮的論述:「米榭太太讓我想起刺蝟,渾身是刺,一座如假包換的堡壘,但我感覺她只是故意裝的很懶散,其實內心跟刺蝟一般細緻......。」
殘酷的命運,也是刺蝟啊,充滿芒刺、荊棘,讓生活在其中的人們遭受一次又一次的打擊、讓年幼的芭洛瑪痛苦地想藉由自殺來結束短暫的生命。
然而,在她見證小津先生和荷妮愛情的開始與殞落後,是否能看出:刺蝟般的殘酷命運(悲劇結果),內裡同樣充滿著細緻的溫柔?(一如小津先生的貼心付出、一如荷妮重拾對生活的熱情。)
荷妮的驟逝,未必能讓年幼的芭洛瑪徹底了解生命的意義(又有誰真能看透呢?),但她在落幕前的自問自答,揭示女孩的成長,她說:「重要的不是死亡,而是我們死的那一刻在做什麼。荷妮,妳死前那刻在做什麼呢?我想,您準備好要愛了!」
「準備好要愛了」是荷妮送給芭洛瑪的人生課程。
不被世俗規則的框架給限制住,時刻把握對夢想的追求,即是送給短暫一生最好的禮物。

le-herisson-03.jpg 

《刺蝟的優雅》相當迷人好看,看完本片,有點想找原著小說讀讀。
近期看太多改編小說的電影,害我買書清單越列越長,暈倒。
《刺蝟的優雅》在IMDB上的評價並不高,嗯.....難道改編的不夠成功嗎?我以為導演Mona Achache成功捕捉女孩成長過程的苦與樂;劇中兩段小動畫,篇幅僅短短數秒、卻有畫龍點睛之妙(芭洛瑪對心儀人物的想像延伸),很是精彩。
飾演芭洛瑪的Garance Le Guillermic,年僅13歲,演出讓我內心不斷擊掌叫好。
開場戲,Garance Le Guillermic躲在儲藏室拍攝自傳,她的口條清晰、神情混搭童稚與堅毅的模樣,瞬間打動了我,少有兒童演員能讓我第一眼見到便深有好感,《刺蝟的優雅》單看這個小女生的表演,就值回票價囉。
而飾演小津先生的日本演員Togo Igawa和飾演荷妮的Josiane Balasko,兩人對手戲同樣火花四射,表面上平靜淡然,內心底卻波濤洶湧。
《刺蝟的優雅》擁有動人的演員群,加上好導演與故事,讓我渡過愉快(也感傷)的觀影時光。
影片已經發行DVD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租來瞧瞧吧。

後話:
《刺蝟的優雅》能夠很快擄獲我的好感,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劇中女孩的生日。
居然跟我同一天哩,有種意外巧合的驚喜感,哈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香功堂!!PIXNET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戲迷
  • 我覺得不夠優雅

    我看過無數得獎或口碑甚好的電影,這部片的水準跟很多深刻的片子比起來,的確頗為一般.我不知道法國人怎麼定義優雅,但在我印象中,優雅是一種怡然自得和一種美態,我覺得女主角只是會附庸風雅和個性端正而已,稱不上優雅.我反而覺得電影Precious裡面Precious的沉默才是真正的優雅,因她的沉默蘊含了多少罪惡和哀傷,而她的內心竟還可以不受污染.
  • 我喜歡這部電影給我的感覺,簡單、不造作。
    至於何謂優雅,嗯....我不認為女主角附庸風雅,首先,附庸風雅是形容一個人缺乏內涵、故意結交或閱讀看來深刻的書籍。
    女主角的閱讀習性並非外顯與彰露,所以這四個字用在她身上,其實並不恰當。
    還有,她因為愛情改變了外貌,放軟了武裝,那份開始懂得接納他人的胸襟,就是一種優雅。
    這跟Precious予人的感覺,其實非常不同。 :-)

    hatsocks1975 於 2010/08/16 01:22 回覆

  • 戲迷
  • 小女生的外型

    還有,我總覺得那小女生的外型很像John Lennon, 是有點恐怖吧??
  • 呵呵~~~在我眼中,小妹跟John Lennon根本不像哩。
    不過,每個人對不同外貌者,總有自己的想法與意見吧~~:-)

    hatsocks1975 於 2010/08/16 01:23 回覆

  • 戲迷
  • 回Hatsocks: 真的很像啦,你要不要認真比對看看?我打從第一眼就馬上聯想到了.
    也許語言真的會導致誤解,其實我所指的附庸風雅沒有那麼負面(雖然和優雅還有段距離), 是說女主角有不錯的品味.但她在未被賞識之前... 還不是個愛看書泡茶的阿巴桑而已.你說她因為愛情改變了,這當然是.要是我穿那麼好的衣服,我也會粉優雅哼 :p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