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之前.jpg 

你/妳敢坦然面對真實的自己嗎?

On and In劇團新作《畢業之前》,改編自美國劇作家Stephen Belber的作品,同一劇本曾被搬上舞台及改編成電影(電影名稱叫做《甜蜜強暴我》,導演是Richard Linklater,拍過愛情經典《愛在黎明破曉時》!)
《畢業之前》的場景及故事相當節制。主要場景是一間廉價旅館的房間,兩個多年不見的好友林秉宗和高利達相約見面。一開始,兩人僅是互訴家常,可話題慢慢脫離常軌。一樁隱藏多年的祕密,在對話中被迫(引導)曝光。
原來,秉宗始終忘不了他的高中女友曉晴,也忘不了兩人才分手,利達和曉晴馬上湊成一對,然而利達和曉晴的戀情並未維持太久時間,分手地頗為草率。秉宗疑心畢業前夕,利達和曉晴之間發生過不可告人的祕密,他懷疑利達曾經強暴過曉晴。
秉宗此次約見利達,便是為了套話,引誘對方吐露實情,並將所有對話錄在隱藏錄音機中;秉宗同時邀約曉晴會面,意欲逼迫利達承認自己年輕時犯下的錯誤。
究竟,利達有無強暴曉晴?而秉宗的動機是出於高尚情操還是忌妒?至於曉晴的造訪,能否釐清事實真相,或,反而陷入更龐大的謎團?

我沒看過《甜蜜強暴我》,故對《畢業之前》情節並無太多認識,驚喜連場。我挺喜歡這個劇本哩。
它的精彩,在於透過劇中三個主角的會面,不斷變換主控立場,挖掘出每位主角心底最脆弱、也最真實的一面。
初始,利達帶著贏家姿態前往拜訪秉宗,他剛拍完一部電影,準備在高雄電影節放映,事業正要起飛、意興風發;相較之下,秉宗剛和女友分手、生活沒有重心、天天嗑藥渡日。
利達見秉宗生活靡爛,忍不住教訓起對方,他先責備秉宗性格粗暴的一面,導致多任女友離他遠去;後責備對方沒有責任心,成天吸毒,浪費生命。
事業成就的優劣,比對出兩人間的差異。

(底下會提到關鍵劇情喔!)

然而,利達的優勢沒能維持太久。秉宗為查出利達是否強暴過曉晴的真相,咄咄逼人,迫使利達在震怒中,承認當年他和曉晴做愛時,確實行為比較粗暴。
賓果!!!秉宗拿出暗藏的錄音機,他說:「我把我們的對話都錄下來了,你要不親自跟曉晴道歉,要不我把錄音帶直接送給對方。」
強暴案在前,利達就算事業小有成績,也蓋不過人生中的一塊污點。
主控角色互換,原先自傲的秉宗,變地氣急敗壞;處於弱勢的利達則搖身一變,化身道德警察,笑看秉宗的狼狽。
然而,當曉晴出現在兩個男人中間,主控角色再次起了變化。
曉晴的出現,豐富了劇本的曖昧性。
我說曖昧啊,在於凡事沒有絕對的對錯、也非黑白兩色分明。
劇中的角色們,各有一張屬於自己的光鮮面具,方便他們行走於社會之中,方便人們辨識他們的階級地位。(律師、檢察官、義勇消防隊、電影導演、正義之師.....等等等)
然而,躲藏在面具底下的那張臉,才是最真實的他們,也是他們最不願意面對的自己。
一如秉宗逼迫利達跟曉晴道歉,來自他的正義感?或試圖挽救受創的男性自尊?(曉晴和秉宗雖是一對,但曉晴一直暗戀著利達;她和利達有過性關係,卻從未和秉宗做過!)
一如利達在曉晴出現後,鼓足勇氣跟對方道歉,卻反而換來對方的質問:「如果今天沒有錄音帶、我人也不在此地,你還會跟我道歉嗎?」。
哇!!!多麼有力的指控啊!!直接戳破利達虛偽/掩飾的一面。他的勇於認錯,是為了補償曉晴?還是為了安慰自己:「瞧,我不是壞人!!!」?
再來看看曉晴吧,我以為她是所有角色裡最成熟的一位,她沒有和秉宗做愛,是因為她本來就不想;利達和她做愛時的粗暴動作,曉晴一笑置之:「我本來就喜歡做愛時,男人動作比較粗暴,我很享受。」。
曉晴的氣度,更加比對出兩個男人爭面子、爭男子氣概、爭地位、爭階級...的幼稚。
可是,劇本至此,竟又轉了個彎。
曉晴承認:「我,一直是喜歡利達的,我也知道利達跟我在一起,只是為了惹你(秉宗)生氣。」
啊!!!所以誰才是傻瓜?
三個人,兩段錯愛,橫跨十年的羞於承認,終於在一捲錄音帶的曝光,讓每個人不得不面對自己性格/道德/慾望上脆弱的一面。

看完《畢業之前》後,導演說:「開場和結尾,是新增加的段落,原來版本並沒有。」
剛看完表演,我對開場和收尾沒有太多想法;可當心情沈澱、細思之後,我發現自己並不喜歡這樣的安排。
開場,高中時期的利達拿攝影機拍下他和秉宗的對話。
秉宗對著攝影機說「20年後,如果我變成如何如何的人,我要你拿著球棒來好好教訓我.....。」
這對白讓我有所期待,讓我以為結局時導演會重複播放同樣的畫面,會為觀眾帶來「純真老早遺失」的喟嘆。可惜最後導演反補上另一段高中時期的攝錄畫面,曉晴期待和利達見面的愉悅、秉宗瞧見曉晴笑容的失落、和......利達瞧見曉晴時的茫然。
嗯......利達的眼神應該看向秉宗才對啊!!因為他沒愛過曉晴,他真正在意、在乎、愛捉弄的人,一直是好兄弟秉宗,不是嗎?
前、後兩段不同的高中時期攝錄畫面,並未讓我產生太多的情感連結,是我覺得可惜之處。

再者,故事未在曉晴離開旅館後收尾。導演讓秉宗在「旅館事件」過後五年,打電話給利達,希望能跟對方再見上一面,他同時表示自己已經不再吸毒、生活已經步入正軌;又過了五年,利達準備成為奧修門徒,他打開錄像機,錄下過去十年來反省「旅館事件」的看法....。
導演用他的溫度包覆兩位主角,讓他們脆弱一面被撕裂、揭露的時候,尚能找到了癒合的契機。
可是,這樣的寬容,反倒壞了我喜歡的「曖昧」感覺。
如果演出在曉晴離開後結束,這會是一部沒有絕對「對、錯」的「灰色」作品。
留有空白的結局,會逼迫我思考:「如果我最醜陋的一面被人挖掘出來後,我還會願意面對自己嗎?我還有勇氣再次面對看到我陰暗面的人嗎?我是否會成為更好的人?或者反而戴上更厚重的面具,試圖掩飾自己的心虛?」
我承認自己是個悲觀的人,一如我希望《AI人工智慧》能讓機器男孩永困水底,一輩子祈求一個永遠不會實現的夢。
畢竟,「現實」本來就不完美啊、「人/本性」啊,本來就.......很難改。
(我其實還蠻想看到秉宗、利達和曉晴多年後再次聚首,這三個人的反應,應該會有很衝突與尷尬的戲感吧!)

雖然我對《畢業之前》的開場和結局有著不同的意見與想法,可是這仍是一部很有「羅生門」風味的人性探索之旅。
必須大力感謝包子(哈比人)的邀約(他是本劇的製作人),這次觀賞整排的感覺跟上次非常不同,由於距離演員更近、觀眾更少,所以觀賞時的張力更迫人!
老實說!!!我一開始頗尷尬,想說怎麼只有我一個人坐在前面看表演啊!可是入戲後,便很享受這樣的經驗,會覺得自己好像躲在劇中主角身處的房間牆角邊,窺視著他們慢慢剝開身上的保護膜、逐步呈現出不加掩飾的自己。
我也要感謝導演/劇本改編陳家祥先生,謝謝你對場地和表演過程的解說,讓我可以在腦海勾勒出日後在小劇場演出時,可能會有的大概模樣。
劇中三位演員,飾演秉宗的莫子儀、利達的高英軒和曉晴的蘇鈺晴,都有精彩演出。
我特別喜歡莫子儀的演出,秉宗確實是一個很討喜、又極具戲劇張力的角色,可動、可靜、可溫柔、可殘暴、還可以很機車(坐在椅子上表演嗑藥大High那段,就是很賤的表演!),讚啦!

如果各位看過《甜蜜強暴我》、或是喜歡莫子儀、高英軒的影迷、或是想近距離觀賞一部人性試煉的精彩表演,那麼,《畢業之前》在此推薦了!
《畢業之前》將於12月3~12日,牯嶺街小劇場演出,票價:600,早場75折,購票可洽兩廳院售票系統。

後話:
1.觀賞《畢業之前》時,有一場戲莫子儀坐在椅子上,頭低垂著,從我位置看過去,忽然覺得這人長得好像某個人,然後,潘安邦的臉,啪擦,忽然出現在我的腦海裡.......,好啦,這是無聊的聯想,我只是想提出來而已,哈哈哈哈。

2.包子,真的要再次感謝你的邀請,兩次觀賞劇團整排,都讓我感到震撼且印象深刻!感恩感恩。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