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01.jpg 

「生命,微不足道。」A少年這樣說著。
他,未成年,殺一個人,沒關係。少年保護法會讓我免於殺人償命的刑責。

L,愛上A少年,她在他的身上,看到孤寂,看到對母親的思念。
她告訴前任班導師:「A少年不是壞人,他只是寂寞。」

B少年在學校老受欺負,他沒有朋友。直到A少年跟他搭訕,孤單的生活,方才豁然開朗。
他們兩個,一起看書、談天、討論「挑選受害者」的樂趣。

高中,班導師森口,先生是著名作家,可惜罹患愛滋/癌症,即將不久人世。
他們育有一女,年紀尚小,貼心可愛。
森口用盡所有心力保護著女兒,希望她能在沒有父親的環境下,依然健康地長大。
可是,悲劇在某個平凡的一日降臨,女兒小小的身軀漂浮在校園游泳池上,氣息已失,空殼。
警方判定小女孩失足跌落泳池,意外死亡。可是森口卻發現:「女兒的死,並非意外。」
結業式當天,她當著全班同學面前,發表「告白」宣言,她說我女兒被班上同學殺害,不是一個,而是兩個,我稱他們為A、B少年。
她說:「兩名同學都已經跟我坦承犯案,礙於少年法,他們都將無罪開釋,我多想殺死他們。雖然我不打算跟警方翻案,可是我要用自己的方法報復。剛剛大家都喝了學校發的牛奶,我在他們的牛奶中,注入我的先生的血液,沒錯,愛滋病毒已經被你們一口飲盡。三個月後,你們可以去醫院檢查,看看自己有無受到感染。我這麼做,是為了教導你們尊重生命!」

告白結束,天台上,一名受同學欺負的男孩,落寞。
一隻美麗蝴蝶飛到他的指尖上,男孩看地入神,突然一把將蝴蝶抓入掌心,揉碎。

軟弱的人,習慣欺負更軟弱的人。

看完《告白》,內心激動不已,以至於步出戲院後,必須散心二十分鐘,試圖穩定心緒。
《告白》是一部情感強大的作品,它看似冷酷、變態、扭曲,可是,它傳遞的訊息,卻擁有驚人熱度。
中島哲也導演,你深深撼動了我。
影像構圖、畫面節奏、故事鋪陳、演員、技術、音樂表現,皆讓我倒抽口氣又深感佩服。
劇本實在聰明,保有強大的推理樂趣、兼顧娛樂性、還有「教育性」!
《告白》改編自湊佳苗的同名暢銷小說,呵,我已經購入手,希望文字能有如影像般強大的魅力。

週日早場,觀眾清一色是高中學生,他們嘻笑入場,卻在電影映演過半後,慢慢噤聲。
待最後一個畫面結束,全場響起陣陣討論耳語,不少人說:「日本人真變態,只有他們拍的出這種電影。」
嗯,變態?是嗎???我以為《告白》是愛情電影哩。
這是一部關於母愛的電影,也是一部關於戀母的電影,更是關於友誼之愛、青澀戀情的影片。
有這麼多的愛,怎麼會變態?
電影裡,沒有半個壞人,每個人,都在意著某些事情、都在意著某個人。
電影裡,卻也沒有半個好人,好矛盾啊!
我們生活在一個怎樣的世界?充滿正義感或是偽善的世界?
看到班上同學被欺凌,我們選擇仗義執言、冷眼對待、還是,聯手欺侮?
眼見他人的苦痛,我們能否感同身受?我們能否明白別人的失落?能夠了解心底被挖空的感覺?能夠體會所有相信地、熱愛地、在乎的事情,在他人眼中,不但毫無價值,甚至可以被糟蹋、丟棄的感覺嗎?

(以下會有關鍵劇情喔!)

《告白》從森口導師的宣言揭開電影序幕,她用極端手段懲罰學生,她宣佈在學生的牛奶中注入病毒、她讓A、B少年在校園被孤立、她讓兩人受不了良心或精神的折磨,迫使他們了解生命的殘酷。
森口,求的是什麼?
正義?報復?
都不是啊!她求的是:感同身受!
是的,她只要求A、B少年做到這一點。她送給全班同學的人生課題,也是這四個字。
森口,不是變態。
她愛女兒,就像A少年深愛著拋棄自己的母親、就像L愛戀著A少年、就像B少年對A少年友情的渴望、就像B少年的母親對兒子的溺愛......。
每個人都有愛,為何這個世界還是如此殘暴?
為何學校裡總有霸凌、欺負弱小的事件發生?為何社會上,有權者會欺壓底層的人?為何每個人都有愛,卻都不懂得愛?
因為,我們都只在意自己在意的人或物、都以為只有自己深愛的人才重要,其他人都是屁、都是笨蛋、都是廢物。
當A、B少年決定拿森口的小女兒開刀時,他們沒想過森口可能會有的苦痛;就像天台上受欺負的同學,輕易解決/決定美麗蝴蝶的命運。
A少年操著自以為成熟、世故、不凡的語氣說出:「生命,微不足道」。
他真的了解自己說了什麼嗎?如果生命如此微不足道,為何他發現自己可能意外殺了母親,竟會崩潰?
微不足道的生命,只代表某人在我們生命中的份量,不代表他/她們在別人心中的份量。
所以,森口,變態嗎?
不,她讓A少年/觀眾認清一個再簡單不過的事實:沒有生命,微不足道。

記得電影散場時,觀眾席間發出的「這部電影好變態。」的評論嗎?
我想,觀眾會有這樣的認知,大概是因為電影不留情面,讓大人、小孩全部無一倖免,一個小女孩的死,牽引出一群人的死亡。
哇,這真離奇、這真過份、倒楣的人真多。
嗯,想清楚吧,所有的一切,都有脈絡可循,劇中沒有半個無辜死者或受害者,每個人都在生命中的某個點,做了某件事,成就/引發劇中發生的連串悲劇。
A少年的母親若無拋棄他、B少年的母親若能多些同理心、L少女如果對家人、新任導師沒有心存惡意、霸凌同學若懂得罷手.......,如果,每個人都在某個時間點上,多想一點,多做一點、善意多一點,悲劇,是否有阻止的可能性?
如果時間可以倒轉,如果一切可以重來,我們願意,多了解、多尊重一下他人嗎?

我喜歡《告白》,它讓我想起《即刻救援》。
可是,它比《即刻救援》更讓人覺得痛快卻也更沈重。
這是一部從故事到劇本到演員、導演、攝影、美術、音樂各方面都出色的佳作。
我從來沒有像這部電影般如此深愛著松隆子的演出,她有一場戲,揪地我心好痛。
雨天,她走出餐館,手從風衣口袋伸出,一顆糖果,是剛剛餐廳內,一名男孩給她的小禮物,啊,人生是否像糖果一樣甜膩美好?顯然不是吧。
悲從中來,她哭泣,雨水、淚水,分不清,跪倒雨中。
可是,事情還沒結束,兇手還沒得到他應該有的報應,她緩慢從路上起身,罵了一句「白癡」。是罵自己的軟弱?罵L的純情?還是罵A少年終將逃不過她編織的報復計畫????
短短幾分鐘,松隆子展現她豐沛又複雜的母性情感,啊,那一刻,我覺得她在發光。

看完《告白》,我聽著Raidohead的音樂,以前老覺得他們的音樂好冷調,今天卻覺得特別溫暖,真怪,一部電影竟能改變人們對音樂的觀感?(導演選用Raidohead的「Last Flower」當作插曲)
《告白》輕易躍升我年度喜愛的影片名單中,它,為我帶來震撼與感動,在此,大力推薦了。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