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life-kj-01.jpg

「音樂人生KJ」以紀錄片之姿,一口氣拿下去年金馬獎的最佳紀錄片、剪接和音效。
入圍三項、三項全中,讓我對影片有著無限好奇。
如今電影在台北華納獨家上映,抽了空去戲院觀賞。首先,讓我嘆口氣吧,在華納看電影,好貴!!!!要價290元,眼淚差點沒掉下來,只能暗暗祈禱電影值得一看。

未看「音樂人生KJ」前,我以為這會是一部關於音樂神童如何征服世界樂壇的故事。
導演張經緯耗費六年時間,記錄香港年輕的音樂天才黃家正的成長過程,看他年紀輕輕(11歲)便在國際樂壇嶄露頭角、拿獎無數、灌錄多張唱片。在校園內,他是風雲人物,擔任樂團指揮,帶領團員為學校爭光。
17歲的家正,不再滿足於對獎項的渴望,他想要追求更高的境界,一個完美、充滿純粹音樂、一個人人良善、正直的世界。
但隨著年紀越增長,越發現理想和現實的差異...。

我常在想,一部短短兩小時不到的影片,如何架構一個人的生命?如何精準捕捉他的喜、怒、哀、樂?
「音樂人生KJ」做了一個良好的示範。
電影前半場,我們看到家正盛氣凌人的模樣,誇說自己有「領袖」魅力、對音樂的了解比兄長、朋友還要通透、深信自己有能力讓所有跟隨他的人,在音樂的感受力上獲得長足進步等等。
我們也看到他對著銀幕說:「做人」是最重要的事情。要成為一個好的音樂家,就要先學會做人。
但我們同樣看到他不斷提問:人是什麼?人為什麼來到世上?人為什麼要存活在世上?
一個強說愁滋味的少年????我這樣看待家正。
明明很有自信地對著鏡頭說:我人生很有意義!!!卻又自打巴掌,好像非要說出個深奧哲理,才能彰顯自我的出眾與不凡。
另一方面,導演大量剪接家正身邊朋友、兄長對他的看法,人們對他的看法似乎很一致:「難搞」但很有「才華」。(觀眾不也是如此看待他嗎?)
這麼自負的角色,我通常不會喜歡。
可是,隨著影片的推演,觀眾慢慢看到家正的孤獨,當所有人為了贏得比賽而喝采時,他卻是落寞;當所有人祈禱上帝的恩惠時,他總是帶著輕微的鄙視看待一切。
他不渴望成功嗎?不渴望成為人群的一份子嗎?他要的是什麼?求的是什麼?
電影頭一個小時演完,我們理解故事主角多少?我們看到這人的多少面向?答案是:七零八落。
可是,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就在影片結束前十分鐘,年幼的家正對著鏡頭說出他對於世界的看法,導演這時穿插剪輯17歲的他,細訴著這幾年家庭的變化、還有他曾經放棄音樂兩年的原因。
17歲的他,冷靜又無奈地說:這件事(家庭事件)讓我學到很多很多。
另一方面,11歲的他說:人都不完美,世界如果要美好,就必須所有人同時死去。
導演問他:那你呢?你要活多長?
他說:自殺吧,我們遲早都要走到這一步。
說完,11歲的家正忽然哭了起來,就這一刻,影片的任督二脈全部打通了,原本看似散落各處的線索,忽然間都接上了線。
一個活生生的人,立體地,站在所有觀眾面前,赤裸裸地,毫不掩飾。

(有結局的討論,還未欣賞影片的朋友,可以先閃人了)

 musiclife-kj-02.jpg

年幼家正的眼淚,讓我倒抽了一口氣。
「音樂人生KJ」不是關於神童的電影,而是關於「男孩」的影片。
一個敏感的男孩,在年幼的時候被逼迫練習鋼琴,征戰各國音樂比賽、贏得無數榮耀,可是,他要的不是一座座金碧輝煌的獎座。
他要的是「音樂」,純粹的音樂。因為,他覺得音樂很「美」,他覺得音樂可以讓世界變得更好。
可是,他錯了。
音樂,沒有讓世界更美好,反而更殘酷。
音樂讓他跟兄長有了距離,哥哥受不了弟弟的壓力,選擇疏遠。
音樂讓他跟學校師長、朋友有了距離,他想要人們跟他一起追求音符的單純,但師長、朋友們只想追求比賽的短暫榮耀。
而他的父親,帶領他進入音樂世界的人,則有了外遇,導致家庭分崩離析。
人生,不會因為你/妳是天才,而特別優惠你/妳。
當家正說出父親外遇的事實,導演穿插剪接幼年和青年的家正話語,實是神來之筆。
年幼年家正的眼淚,不光因為他是個性格極端敏感的孩子,他突來的啜泣,更隱藏了對生活的無奈(比賽比賽比賽)、父親在飯桌上只願意談音樂和足球,未曾給他正常的童年(親情的渴望)。
難怪他不斷問自己:人為什麼存在?
難怪他故意在比賽的時候,選擇超時的曲目,只為了跟朋友、世界證明音樂的價值。
難怪他老是說:做人,最重要。
對家正來說,人生是為了讓珍愛的「事物」,更美好與可貴。而珍愛的「事物」,包括音樂、家庭、友情、親情。
家正對父親情感的矛盾、一如他對音樂的愛與恨。讓他歡笑、也讓他憂愁。

「音樂人生KJ」讓我想起「偷天鋼索人」,兩者都在結束前,藉由一個小小的事件,瞬間厚實影片的深度。
但「音樂人生KJ」更讓我想起李安導演的「綠巨人浩克」。
強勢的父親、身懷龐大能量的孩子、對自身能力從抗拒到接受、期望能靠一己之力,團結眾人、改變世界的面貌....。
黃家正,跟那名有著悲劇性格、孤獨、又不被理解的綠巨人浩克很像,不覺得嗎?
少有電影可以將父子間,親密又疏遠、感恩又怨恨的關係,講地既動人且傷感,想不到,我竟會在一部紀錄片上看到了這樣強烈的戲劇情緒。
人生如戲,果真不假。

 musiclife-kj-03.jpg 

李安導演曾說過(鄭有傑導演亦說過類似的話哩):我常覺得不是我在拍電影,有很多時候,都是電影自己找上門,我只是那個把「它」拍出來的人罷了。
不曉得「音樂人生KJ」導演張經緯先生是否也有類似的感觸?
我想,影片最後的成品,肯定跟導演一開始預期的模樣,有著極大的差異吧。
「音樂人生KJ」目前在華納威秀獨家映演,僅有晚上8點的場次,電影可能這星期就會下檔。
想看這部影片的朋友,這兩天(週四前)趕快去威秀報到吧!!!!

後話:
(一)我真覺得家正是一個太有理想、太敏感、也太單純的人。我好怕這樣敏感的孩子,會有想不開的衝動。
家正有很多的無奈都來自對「人」的期待,期待人們更懂得欣賞音樂、期待朋友對他的認同、期待跟父親有更多的互動....。
因為期待多,失望自然就大。
所以,他對生命有如此悲觀、虛無的看法,都在於放不下心中對理想國的追求。
如果家正出生在平凡人家,那麼,他會怎麼看待生活的種種苦難呢?(人,會因為環境的差異,而有觀念上的巨大改變嗎?)

(二)家正彈琴的模樣很動人,而且,他的手指頭實在長的不像話,太漂亮了!!!!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