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we-tell-01

再看一次《莎拉波莉家庭詩篇》,入場觀眾約莫20人,稀稀落落分坐在戲院四方角落。
一如往常,我把自己丟在前方靠走道的座位,試圖讓自己與人保持點距離卻又不致於相隔太過遙遠。
電影開演約十分鐘後,內心忍不住呵呵笑了起來,我是說片中有許多顯而易見的「不對勁」畫面,但是我第一次觀賞時完全沒有看出這之間的不合理與破綻,或說我「看見了」,但我的腦袋傳遞訊息給眼睛說:「兩者之間是有關聯的喔,相信影像,相信看到的一切吧。」
假如我可以將片中諸多不合理畫面給合理化,那麼我們又怎能確信我們對人對事的觀察,就是「唯一」的真理與真相呢?

《莎拉波莉家庭詩篇》講述導演莎拉波莉訪問她的父親、哥哥、姊姊以及母親的友人等,試圖拼湊出早逝的「母親的形象」,她在拍攝過程中,發現人們對母親的「大概」形象有著差異不大的描述,可要深入了解母親的人與細節時,說法卻常是南轅北轍,有時相互映證,有時又相互矛盾。
想來趣味,人的一生或多或少都保有些許秘密,我們有時選擇將秘密揭露在他人面前,又時又刻意保留,決心帶著秘密共赴黃泉,因此我們展現在他人眼前的自己,未必是最真實的自己。
再者,人們觀看同一件事情(對人的觀察、或對電影、小說、音樂的感想),會因為生活環境與教養背景的差異,而產生截然不同的觀點與結論;因此莎拉波莉將她拍攝的影像素材剪輯成《莎拉波莉家庭詩篇》,她是否順利拼組出母親的「真實樣貌」?又或者她也只是揀選出自己喜歡或信服的說法,拼湊出一個「想像中」的母親模樣?

Stories-we-tell-02  

人們說:「所謂的真相,只有當事人才知道。」;我們或許也可以再辯稱:「即便是當事人,也未必看的清真相,因為真相只有短暫存在,剩下的都是人們各自想像的填充的故事。」
既然真相存在(它就在那裡)又不存在(認知的偏差),那麼我們該如何面對這觀點無法統一、充斥荒謬色彩的生活呢?
《莎拉波莉家庭詩篇》給了觀眾一個老套卻也理所當然的答案。
對,就是愛。
因為在撥開所有背叛、謊言、壓抑、傷心、怨懟、憤恨的謎團雲霧後,我們終將看到
那份愛與在乎與寬容,一直都是確切而真實的存在,讓寂寞孤單的人們得以相互扶持,放下憎恨與怨懟,走完短瞬人生。
又或者,關於愛與包容,也只是另一種形式的「謊言」,好讓殘酷的生活與真相不那麼的難以忍受吧。

《莎拉波莉家庭詩篇》是一部關於莎拉波莉和她的家人的故事,但它也是一部關於你關於我關於人與家庭的通俗劇,我們在莎拉波莉的故事中,或多或少撇見了與自己相似的情感,所以我們開懷大笑、感慨長嘆又不免痛哭流涕。

延伸閱讀:
金馬50《莎拉波莉家庭詩篇》:說一段人生故事。
http://hatsocks1975.pixnet.net/blog/post/54058838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